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错爱之弃妃傲视天下

落雪的琴声(一)

错爱之弃妃傲视天下 yy901115 1237 2017-04-22 11:42:31

  夜凉如水,明月挂在树梢,清光流泻,将青灰色的小院映的一片皎洁。西墙边的翠竹在风里轻轻摇曳,发出清脆悦耳的声音,怪不得此间称作“清风阁”,却原来是由此而来。

慕容落雪站在院子里,微闭着双眼,感受着夜晚天空的宁静。经过一天一夜地休息,她的身体也恢复过来了。

清风徐来,月影朦胧,倒也是说不出的清怡。

慕容落雪坐在廊下,身前摆着一架古琴,抬头仰望着朗朗明月,似在想着什么。整个人沐浴在皎洁月色了,是那样清逸和静谧。

就在紫凝以为自家小姐快成了雕像时,慕容落雪素手忽然一探,轻轻抚在琴弦上。袖如云朵,指如兰花,玉指轮拨,轻拢慢捻抹复挑。

一时间,气宇悠扬的琴声自她的手中缓缓益处.似更古般神秘怅然,眉宇间透露着望不穿的空灵.如墨的青丝隐隐划过浅浅朱红的唇,

琴为心声,此时的慕容落雪,是无论如何也弹不出欢快澎湃之音的。她爱上一个人,却没有得到过他的哪怕一个正视,她自己心中也从没有得到过一丝欢喜,这是多么悲哀的一件事。一时间,只觉得自己如云端寂寞的孤鸿,一声声凄怅哀鸣,然,却无人听到,无人在意。

今夕何夕兮,搴舟中流。今日何日兮,得与王子同舟。蒙羞被好兮,不訾诟耻。

心几烦而不绝兮,得知王子。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不知。

紫凝从未听过自家小姐弹过如此悲凉之音,怔在那里,不知如何是好。

一曲弹毕,流霜以手扣弦,琴音戛然而止。

月华当空,清风徐徐,余音袅袅。

慕容落雪的眉目回复了恬静和淡然,但是心是否真的静下来了,也许只有她一人知道。

“你倒是好兴致啊!”院门口忽响起一声清冷冷的声音。

慕容落雪回首,月光如水流泻,笼罩着一抹白衣飘荡的身影,缓缓走了进来。

慕容落雪有些愣然,他从不曾深夜驾临她的小院,偏今夜就来了,是又要给他心爱之人来兴师问罪吗?由他去好了,又不是第一次了,反正她在他眼里,始终一无是处。

垂首继续抚琴,好似没事人一般。

宁风若却没有预想那样发怒,手中把玩着一把玉骨扇,唇角挂着一抹似有若无的笑意。不知是真笑还是假笑,那样讳莫如深的表情,令人更加难测。

一曲终……

小院瞬间安静了下来,慕容落雪停止抚琴,淡淡望向宁风若,心想,这接下来的戏码,该是骂她或者罚她了吧。

等了片刻,却没有动静,回首看时。

只见他唇边一抹微笑,笼在姣白的月色里,好似春冰解冻,越寒而来。

这什么意思,慕容落雪再也想不到,面对她的竟会是宁风若难得一见的笑容,不禁有些错愣。没听说有人发火前,先微笑的。

宁风若也不说话,悠然坐到椅子上,淡淡道:“为本王弹奏一曲吧。

他愈是这样,流霜愈是狐疑,眼见得他悠然自得躺在那椅子上,要让他为她奏催眠曲么?

他倒是想的美!

慕容落雪憋着一股气,银牙轻咬下唇,手指一轮,一串乐音逸出。这次却不是温情脉脉,也不是悲情切切,而是金戈铁马,暴风骤雨。

一时间,满院皆是风雨之声,琴音如马蹄声声拨云见日,如刀剑交鸣直冲霄汉。

竟是千古名作——破阵子。

这样的琴音,纵然是死了的人,说不定也能被吵的从坟墓里爬出来。何况是他呢,早知道她不会乖乖地为自己抚琴,只是倒没想到,她能想出这样的法子污染他的耳朵。

这个女人,有点意思……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