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错爱之弃妃傲视天下

他的最爱(一)

错爱之弃妃傲视天下 yy901115 1831 2017-04-26 11:10:56

  天色将明未明,慕容落雪再也无法入眠,索性穿戴整齐,到院里散步。

晨光朦胧里,隐约可见纷繁馥丽的景色在跳跃着,热闹着跃入眼帘。夏天的来临,似乎也只是一瞬间的事。

连雨不知春去,一晴方觉夏深。

慕容落雪斜斜坐在院内的石凳子上,闭上眼睛,呼吸着清晨的花香。

清冽,雅致,馥郁---

静静地,什么也不去想,只觉得脑中空灵一片。

她就这样静静地坐着,直到宁风若走入院内。

他从朝雾中走来,清俊的脸上带着淡淡的疲惫,大约是整夜没有歇息的缘故。看到慕容落雪的一刹那,他狭长的凤眸中,有波光一闪而过,瞬间回复深邃。

“怎么这么早就起来了,为何不多睡一会?”他站在那棵栀子树下,淡淡问道,语气平静的很。

慕容落雪自嘲地笑了笑,他以为她能睡得着吗?

本来,她还可笑地等着他来解释,如今,看他那悠然平静的神色,顿觉自己有些傻。

纵然他已经当她是他的妃,纵然他有些喜欢她,又能怎样?他一夜未归,她怕也没资格管的。

她还指望他为自己低首归心,多么可笑。这与她想象的恩爱相守相差何其远?

宁风若望着晨雾中的慕容落雪,她身边繁花烂漫,但,却不能夺去她一分的风华。

她坐在那里,就如一朵默默绽放的白莲,静美如斯,清纯若斯。

宁风若心中忽然涌起一股歉疚,但,道歉的话,却是万万说不出口。所以,他决定忽略自己心中的感受,修眉微皱,转身向屋内走去。

他转身时,那雪白的衫映着晨光,刺痛了慕容落雪的心。

她不愿再拖下去了,她要问个清楚。

?“她---没事了吧?”慕容落雪忽然开口,极力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平静而淡然。

宁风若背脊明显一僵,良久缓缓转过身,深邃的眸中划过一丝复杂的神色。他还不是一个懦弱到要逃避的男子,遂缓步走到落雪身边的石凳上坐下来。

“伤势已经稳定,估计过两天伤口便可愈合。宁风若唇边溢出一抹笑纹,优雅迷人地笑着道。

“她如何受伤的?慕容落雪知道,她的姐姐爱慕的是靖王宁风绝,这一点怕是大娘和爹爹都知道,故而才让他顶替慕容落霏嫁给寒王的。

“她被冷月宫的刺杀,受伤的。本王绝不会轻易放过冷月宫。宁风若俊美的脸上显出阴狠的表情。

“那么,王爷打算如何处置呢?”落雪静静问道。

慕容落雪是那样一个心地纯善的女子,为何对霏儿一点同情的意思也没有,反而一大早就来质问他?更何况,霏儿还是她的亲姐姐。

想到这里,心中不禁有了一丝气恼。冷然说道:“她受了伤,冷月宫没有如愿杀了她,后面肯定会有后招,总不能现在就赶她走吧。”

慕容落雪呆了呆,她自然听出宁风若有些生气,但还是继续问道:“那王爷的意思是,待她伤好了,便会送她回相府了?”

宁风若没想到慕容落雪会趁热打铁,只觉得自己的心,此刻乱的很。

“雪儿,她的受了很严重的伤,又有冷月宫杀手在虎视眈眈,难道你就一点也不同情她吗?让她出府,难道让冷月宫再派杀手去杀他吗?我打算让她留在府中。”

“相国府一样戒备森严,杀手又怎么能够轻易进去相府杀人”。落雪平静的看着宁风若道。”

“相国府的防范还能强过我寒王府?”就这样决定了,宁风若语气里隐隐有一些恼怒。

慕容落雪点了点头,果然啊,果然,她其实是不用问的,这个答案早就知道的,不是吗?留在府中,只是简单的留在府中吗?

“雪儿!”宁风若知道,他还是伤到她了。

伸手想要搂住落雪的双肩,却被罗雪不着痕迹地避开。

他的眸中,划过一丝怅然若失的神色。

清晨的风,轻轻吹拂,流霜的裙也被风一搭一搭吹起,轻飘飘地无声无息。

落雪眸中莹光流转,渐有水雾凝聚。

既然,他们之间的感情,是他决意不要的,她也不会厚着脸皮去祈求。毕竟,他都不要的东西,她也不会捡起来的。

落雪忽抬起头,唇边勾起一抹凄美的笑意,道:“王爷,既然你的梦已经成了现实,那么就请王爷将你我之间近来的一切,当作一个梦好了。落雪就当什么也没发生过,希望王爷能放落雪离开王府!”

早就想好了该如何说,但是真正说出来,还是觉得极是艰难。她只觉得自己的语气飘忽无力,细若游丝,似乎是从地下冒出来的。

心里还是痛,但是落雪极力隐忍着,微笑着,尽量让自己的语气平静起来。

宁风若静静望着流霜,眸中的高深莫测渐渐郁结为阴霾。他的脸,就好似暴雨来临前的天空。

他慢条斯理地站起来,深邃的眸,直视着她的脸脸,一字一句,冷声道:“慕容落雪,你已经是我的妃了,这一生,你都不要再妄想逃离。我说过,我会让你成为侧妃,即使是侧妃,我也会对你好的,我是决不会允许你走的。就是恨,我也要你留在身边恨我一辈子。”说罢,不等落雪言语,转身走到室内。

“侧妃吗?言下之意就是他要娶慕容落霏,她的姐姐为正妃了?落雪扬起一抹苦笑,眼眸内聚起的水雾再也忍不住,顺着脸颊流了下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