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错爱之弃妃傲视天下

蛊毒再次发作(二)

错爱之弃妃傲视天下 yy901115 2412 2017-05-05 13:39:50

  慕容落霏的视线,移到了他紧握着的手。

他的手中,拿着一方锦帕,里面包裹着那个羊脂玉杯子的残片。

方才,他亲自蹲在地下,一片一片捡起来的。

她曾唤丫鬟帮他去捡,却被他冷声拒绝了。

当时,他极其专注地捡拾着,那神情,好似在捡拾着世间最珍贵的宝贝。一片一片,一片也不肯放过。

待所有的碎片捡拾完,他修长白皙的手指已经被扎的鲜血淋漓。可是,他却连眉也不曾皱一下,就那样站在窗前凝立着。

他到底还打算立多久?慕容落雪狂躁的心在叫嚣,但是,她却根本不敢去打扰他。

院外忽然传来一阵脚步声,很快很急。

终于有人要打破这沉默的压抑了。

“什么事?”急促的脚步猛然顿住,花娇的声音传了过来。

“我要见王爷!”紫凝冷眼瞧着眼前的丫鬟,冷声说道。

“王爷和落妃已经歇息了,有事明日再说吧!”花娇漠然说道。

王妃蛊毒发作,若是出了意外,你能担待的起吗?就是王妃有罪,也轮不到你来行刑。”气恼之下,紫凝一巴掌甩了过去。花娇没料到紫凝会动粗,一时没防备,脸上被甩了一巴掌,紫凝用尽了全身的力气,花娇白皙的脸上瞬间肿起一个掌印。李胜从暗处闪身出现,沉声对紫凝道:“你别急,我们这就禀告王爷。”

两人正要进去回报,房门咣当一下由里打开了,宁风若的身影出现在面前。

“求王爷救救我家小姐,我家小姐蛊毒发作,只有香月客栈的掌柜能救她。求王爷派人到客栈里请。紫凝在廊下哭泣着跪了下来。此时,她知道在宁风若面前绝不能莽撞的。或许只有这样,或许能求得那个无情的王爷心软。

李胜心内瞬间一阵悲凉,今夜,真是多事之秋。

宁风若一把从地下提起紫凝,声音嘶哑地问道:“你说什么?”

紫凝彻底被吓傻了,他惊恐地瞧着宁风若的脸,再次说道:“我家小姐蛊毒发作,就快死去了,请王爷一定要救我家小姐!”

紫凝的话没说完,便觉得自己的身子一轻,沉沉落在地上,再看去,哪里还有宁风若的人影。

慕容落雪蜷缩着躺在床榻上,只觉得体内的痛楚好似浪潮,一波才去,一波又来。她剧烈挣扎着,颤抖着。她不知道这样的痛楚还要受多久。

房门开处,宁风若走了进来。

他的目光在扫到床榻上的慕容落雪时,瞳孔瞬间紧缩。惊惧好似一根锋利的针,猛地穿透了他的心。

这种心痛和惊惧,让他有些承受不住。

他的手,温柔的抚上慕容落雪冷汗涟涟的额,那种颤抖和湿黏的感觉让他的心瞬间紧缩。他的额上渐渐冒出冷汗,心底深处浮上一种前所未有的恐慌。

他的眼,在触到慕容落雪嘴角的殷红时,不禁倒抽了一口气。

他转身望向纤衣幽冷的目光寒意凛人:“这是怎么回事?”

侍女们在宁风若锐利的眸光下微微颤抖道:“王爷,方才的毒引发了王妃的寒毒,蛊毒发作,致使王妃又吐血了。

?他微微闭眼,一些残破的片段忽然涌上心头。

在看到她手腕处的伤痕时,宁风若瞬间民明白。

是她!

当年,焚香庙救他的少女是她!

他怎么会错的那么离谱。

情绪好似在这一瞬间崩溃,宁风若发丝凌乱,双目充血,状如疯癫。

原来,他爱的那个救他一直是她。

而他,却误以为是霏儿。

他伸手死死搂住落雪被蛊毒侵蚀的身子,她的身子是那样冷,那样凉,不停地颤抖着。她的身子那样柔弱,像秋日风里翻飞的树叶。

他解开外衫,将她冰凉的身子抱进怀里,紧紧地,好似要将她揉入他的体内。他试图给她温暖。他的手握着她的手,按压着她的虎口穴,将体内真气源源不断地输了进去。

他在她耳边大声咆哮着,脸上涌上来的是冷凝而疯狂的神色,心底涌上来的是悲怆如潮的情感,眼底纠缠着疯狂的懊悔和深情。

“你要是敢死,我便到阴曹地府将你抓回来!”他在她耳畔恶狠狠地一字一句不甘地说道。

这一刻,他终于知道,他根本就不能失去她独活!

?她喝了他给的毒,可是他比她中毒更深。

她就是他的毒,在他还不知道真相时,她就已经无声无息侵入到他的血液,腐蚀了他的五脏六腑,占据了他的内心。让他整个人整颗心就此沉沦,不可自拔。

长久被压抑的感情,一旦决了口,就如同山洪爆发一般势不可挡,汹涌澎湃。这一刻,他只愿自己能代她承受她的痛楚,可是,他除了眼睁睁看着她受苦外,什么也不能做。

他的真气在落雪的体内游走,他感觉到她的颤抖,还好,她还会颤抖,她还能颤抖。

可是,却是痛的颤抖疼得颤抖,一想到这一切都是他造成的,内心便好似被千万把尖刀在剐刺。真恨不得剜自己一刀。

?而此时的落雪,只想睡觉,从未有过的困倦涌上心头,这在以前寒毒发作时,从未有过的。她闭上眼睛,甚至感到了上飘的感觉。

可是有一个嘶哑的声音在她耳边一直咆哮着,疯狂地咆哮,念叨着,咬牙切齿地念叨着。

似乎在说,你休想离去,我们之间的帐还没清,我会到阴曹地府里抓你回来的。

渐渐地,他的声音从威胁的咆哮转为泣泪的哀求。有水滴如雨一般洒在她的脸上,那样滚烫,让她心尖处一颤。

?一波痛楚过去,落雪缓缓睁开双眸,看到眼前一张脸,那样憔悴那样痛楚,竟是宁风若的脸。

他怎么会在这里?他应该守在慕容落霏那里啊,他的眸中,那晶莹的液体是什么,他是不愿她死么?

慕容落雪苦笑着摇头,淡漠地侧过脸去。此时,她已经疼得脱力,根本就没有力气挣脱出他的怀抱。她只有用漠然疏离来对待他。

她不知道,其实这漠然的疏离比千言万语的指责还要令人难受。

宁风若只觉得心内痛的窒息。

一波痛楚再次涌来,落雪无助地颤抖着。

宁风若心内剧痛,他忽然将手臂伸到落雪的面前,温柔地说道:“雪儿,你咬我吧。你有多疼,便让我和你一样疼!”

?被痛楚折磨的流霜,隐隐听到了百里寒的话。终于,他又叫她雪儿了,当又一波疼痛再次袭来时,她张口狠狠咬住了他的手臂。疼的愈厉害,她便咬得愈狠。

她恨他!

恨他这样对待自己!

恨他的冷漠无情!

她更恨她自己,即便是这样,她仍然爱着他!

唇间有腥甜的味道充斥,可是她却不管,只是狠命地咬着。殷红的血顺着唇角流淌而下,冷汗顺着脸颊,蜿蜒而下。

宁风若的眉狠狠皱着,一动也不动,任落雪咬着他,他感到了疼痛,可是那疼痛不及他心痛的万分之一。他的另一只手,紧紧抱着她的腰,紧紧纠缠着。

侍女们在一旁,几乎看傻了眼。王妃此时神智模糊,她会咬伤王爷的。可是,王爷只是轻轻皱着眉,竟是浑然不觉。难道,伤心会让人失去疼痛的感觉吗?

yy901115

加更加更,希望各位原谅我!/(ㄒoㄒ)/~~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