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错爱之弃妃傲视天下

对决(一)

错爱之弃妃傲视天下 yy901115 2610 2017-05-10 14:17:31

  宁风若带着贴身侍卫率着几十个禁卫军一路向北追去,在路上看到被弃之不用的马车后,眼中凛然掠过一道光芒,俊美的容颜里多了一抹肃杀的意味。

?他猜得果然没错,今夜慕容落雪的离去,与他而言,虽是始料不及的。但是,与明楚离而言,显然是早就谋划好的。他竟然抢走了慕容落雪。不!或者不能说是……抢,慕容落雪显然也是合谋者之一。

想到这里,宁风若但觉得心底深处漫上一层深沉的悲凉。

原来,她早就在谋划着离开他了。

?原来,她早就对他绝望了。

原来,他伤她是那样深。

一行人向北追了数十里,一条大河横在眼前,正是渝水河。

月色下,河水粼粼流动着,闪耀着清幽的冷光。

这是一个渡口,平日里会有许多船只停泊,而今夜,这里只泊着一条大船。

一眼望去船舱里亮着灯,有昏黄的光芒映了出来,将附近的河面照亮了。

宁风若勒马停立,凝望大船,深邃如夜的黑眸微微眯了起来。

一阵清越激扬的琴声忽从水面上悠悠飘来。

这是一曲《高山流水》,繁音极多,极是难弹。当世会弹此曲的人不少,但是弹得这般动听娴熟的却是不多。但是他却看不到抚琴的人。因为那大船是背对着他们的,而琴声,是从大船前面传出来的。

琴声如浪涛般不断涌来,隐有肃杀之意在琴音里暗含。岸边芦苇在琴音激荡下,起起伏伏,好似随了琴韵在舞动一般。

宁风若心急如焚,他知道,落雪一定就在这条大船上。只是这抚琴的人,却不像是流霜。落雪的琴曲里,不会有杀意。

“王爷,可要进攻?”身畔的禁卫军统领莫语问道。

宁风若摇了摇头。

一个俊逸脱俗的男子,正坐在琴案前,手指按在琴弦上。

他黑衫飘荡,黑衣仿佛要和夜融为一体,黑缎般的长发仅用一根黑色发带束住。俊美的面容温雅疏淡,修眉暗挑,唇边隐隐挂着笑意。他似乎正沉浸在方才的琴音里,整个人给人一种宁静悠远的神韵。

宁风若和明楚离,世间公认的两个绝世男子,隔着河面遥遥对视。

就在此时,琴音忽然拔高,好似重峦叠嶂的高山,就在众人以为山峦重重没有止境时,那琴音却忽然戛然而止,一片寂静。

月色如练水如天,大船在就在月色朦胧中,调转了船头。

眼前豁然一亮,船头上挂着几盏七星琉璃灯,散发着清幽璀璨的亮光,将船板上照的亮堂堂的。船板上铺着一块猩红色的毡毯,上面摆着一只古琴。

一样的修长挺拔,只是一站一坐。

一般的俊美脱俗,只是一个冷寒似冰,一个温润如玉。

一样的气质高雅,只是一个王气四溢,一个高贵典雅。

不一样的风采,一样的优秀。

两个优秀的的男人就那样对视着,脸上神色都是淡淡的,只是彼此眼底深处都隐含着暗涌的敌意。

“医圣明楚离!”宁风若忽然淡淡开口道。

明楚离猛然抬头,一双星眸紧紧望定宁风若,眸中闪过一丝惊异。他倒是没想到,宁风若这么快就知道了他的真正身份。他的身份一向隐秘,他是如何打探出来的?大宁寒王,真不可小觑。

不过惊异也只是一瞬间,他很快回复了淡然的表情。

“还请阁下将本王的王妃放回!”宁风若冷声说道,冷寒的声音里带着肃杀之意是那样明显。

“你的王妃?”明楚离眉毛轻挑,眼波微转,轻笑着问道,“此船上没有寒王的王妃,只有在下的夫人!”

明楚离说罢,修指一拨琴弦,一阵婉转的琴音逸出。

琴音悠悠,清调潺潺。邀明月,沐清风,一派旷达之意。采残荷,撷红豆,一番浪漫旖旎之情。

宁风若被他的琴音搅得心头烦乱,落雪为何不出来?难道她真的连赎罪弥补的机会也不给他吗?

月光如水,投射在他的悠悠白衫上,泛着冷幽的清光,透着寒冷与孤寂。

琴音忽然变低,段轻痕淡笑着说道:“寒王,明楚离就此别过,后会有期!”说罢,吩咐舵手开始升帆。

宁风若眼瞅着一面大帆徐徐升起,眸光一寒。伸手从侍卫手中接过一面大弓,手中搭着一只燃烧的火箭,瞄准了正在升起的船帆。拉弓一射,但见一道闪亮火线划破了迷蒙的夜雾,向船帆直去。

明楚离淡笑着忽然拂袖一拍,河中波浪被袖风所激,溅起几道冲天的水柱,燃烧的箭从水柱中穿过,射向大帆时,早已没有了火光。

?水柱冲到制高点,化作豪雨绵绵,纷纷落下。

点点水珠映着月色,是那样晶莹剔透。

宁风若面上虽然淡定,心中却已怒极,更让他内心煎熬的是,落雪竟迟迟不露面。

她究竟怎么了?明楚离将她寒毒解了没有?这种对面却不相见的状况,几乎令他发狂。

他抬手又是一箭,那一箭带着破空的锐气,带着肃杀的冷意,激射而出。这一箭却不是射向风帆,而是直取明楚离的面门。

明楚离伸袖一扬,一声金铁交鸣的锐响,拨掉了宁风若的箭。一击不得手,百里寒连眼睛也不眨,顺手拿过三支箭,搭在弓上,三箭齐发。

明楚离一拍琴桌,琴自桌上飞起,如同一面盾牌,挡在了明楚离的面前。只听得噗噗噗三声,三支箭皆没入琴身,从另一面飞出,却早已失了攻势,自行落到地上。

紧接着又一支箭袭来,一支紧接一支,带着呼啸的风声,不断袭来。

明楚离伸手一拨,琴面便似活了一般,在空中旋转着,挡住了一支接一支的箭。

不过片刻功夫,琴面便被射成了刺猬,眼见的宁风若还没有一丝放手的意味,一支箭射出,又搭上一支,一支快似一支。

明楚离的黑眸中隐隐现出一丝忧色,就在此时,舱门大开,一袭白影走了出来。

宁风若握弓的手一颤,那支将要射出的箭便无力地掉落在地上。

慕容落雪淡淡凝立在船首,夜风卷起她的长裙,宛如一朵盛开的莲花。船后的夜空,繁星点点,她的敛水双眸也似天幕中的寒星一般,遥远,清冷,疏离,冰寒。

宁风若的呼吸有一瞬的停滞,心头漫过不可抑制的轻颤。

“雪儿,外面风大,你病还未好,快些进去,否则会感染了风寒!”宁风若丢下瑶琴,过去扶住流霜,在她耳畔低语道。

宁风若在岸边,看到明楚离温柔地搀着慕容落雪,脉脉低语。只觉得一种从未有过的酸楚和苦涩漫过心田,令他有些站立不住,只有扶住马背,才稍稍稳定了心神。

“雪儿,跟我回去!”他的声音,带着一丝嘶哑和苦涩,传到了流霜耳畔。

落雪漠然摇了摇头,淡淡道:“宁风若,你的心里,永远都只有慕容落霏,从来没有我的一席之地。你来追我,这又是何苦呢。我已经说过了,我们之间的缘分已断,你无需强求。你……放我走吧!”

?她的话,令他心头辗转难受,“不是那样的!雪儿,你听我解释……”

慕容落雪悲悯地盯着他的脸,忽然轻叹一声,连再多看他一眼也不愿,转身进了船舱,厚厚的帘子落下,掩住了她飘逸的身影。

“不!我绝不会放你走的!”汹涌而复杂的感情,混合着说不尽的愧疚、伤悲、悔恨和绝望,向他袭了过来。

“宁风若,你这是何苦呢!”明楚离淡淡说道,言罢,转身也进了船舱。

?大船抛瞄,一路顺风顺水,直下而去。

?转过一道弯,河势越来越宽,大船行的也越加快了。

?细碎的波浪拍着船舷,耳边皆是哗哗的水声。

宁风若,此生,我们就此别过……

yy901115

各位亲,不好意思,这两天家里有点事情,加上脚伤的缘故,没有更新,希望一直支持我的读者朋友能够继续支持下去,给各位带来的不便深表歉意。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