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错爱之弃妃傲视天下

明楚离的情意(一)

错爱之弃妃傲视天下 yy901115 2651 2017-05-11 15:05:40

  慕容落雪坐在舱内的卧榻上,面色苍白,神色清冷,手中拿着一卷书籍,正在凝神细看。

挂在窗边的琉璃灯,将橘黄温暖的光芒笼罩在她的身上,透着淡淡的朦胧和悠远。明楚离在舱门边负手而立,黑色色衣衫被帘间的微风吹得飘然若絮。

夜色之中,水声之外,隐隐约约传来一阵呜咽的洞箫声,低回婉转,从风里悠悠飘来,是那样虚无缥缈,极不真切。

慕容落雪凝神细听,却又听不到什么,几乎怀疑自己的耳朵出了问题,正要低头继续看书。箫声忽又响了起来,这次声音似乎比方才大了些,也真实了些。在她耳畔缭绕着,如同魔音,如泣如诉,袅袅不绝。让她的心无端涌上来一阵烦躁。

明楚离微微皱了皱眉,忽然抬手挑开了窗帘,向外望去。刹那间,他清亮的黑眸登时变得极是幽深。

窗子一开,幽咽的箫声愈发真切了,缓慢悲凉,带着无法言语的忧伤从窗子里流泻而入。

慕容落雪不禁抬眸望去,透过窗子,看见外面一望无际的河水,看到更远处黑沉沉的远山。眸光忽然一凝,停留在河岸边的一处高岗上。那里,伫立着一匹皎洁的马儿,马背上坐着一个孤傲清逸的身影,他双手持箫,脉脉箫音从他唇间流泻而出。

明月就在他的身后,又大又圆,明净的令人忧伤,清冷的令人心碎。他的身影印在明月之上,明月似乎是为了陪衬他而存在。

?一身白袍在风里舞动着,好似和月光融在一起。长长的墨发在风里飘扬,带着一丝痴狂的意味。

箫声就像是一张网,网住了朦胧的夜雾,网住了漫天的星辰,世间的一切似乎都在这脉脉箫声中缄默了。只有水声,哗哗地流淌着。

是他,宁风若。

他竟然一路追了过来,也不知他是怎么上到那个高岗上的。

慕容落雪的心,有一瞬的震动。

他,何苦如此啊。

船向下走,愈走愈远,那座高岗很快隐没在夜色里,箫声也飘忽不见。

船舱里静了下来,慕容落雪淡笑着对明楚离道:“明掌柜,放下帘子吧,我困了!”说罢,躺在床榻上,翻身向里,闭上了双眸。

?然而,才刚躺下不久,箫声又响了起来,悠悠扬扬,缠缠绵绵,如魔音一般。

明楚离惊异地“咦”了一声,正要掀帘,慕容落雪忽然说道:“明掌柜,不要看了!”

明楚离的手顿住了,但是他的眸却转向慕容落雪,深深凝视着她。他知道,慕容落雪心内定不是平静的,不看也罢。他只是诧异于宁风若,那是什么人,什么马啊,竟然赶上了他的大船。

然而,他们虽然不看,舱外的惊奇声却不断传了过来。

“真是稀奇啊,这人莫不是想追到黄河里去!”

忽然有人敲门,明楚离打开舱门,清尘如一阵风一般冲了进来。

“你们瞧见了没?那个寒王又追了过来!”边说边挑开了帘子。

慕容落雪低垂着头,本不想看的,但终忍不住心头的悸动,抬头看了一眼。

只见船的前方,是一大片浅滩,白茫茫的芦苇好似波浪般在风里起伏着。而那一人一马,就在浅滩里打转。马蹄疾转,惊起了一群群的流萤。

点点萤光环绕着他飞舞,那境况竟是说不出的绚烂美丽。

片刻的震惊后,慕容落雪淡淡将视线移开了。

帘子放下,萦绕的箫声被关在了舱外。

清尘冷眼扫了一眼慕容落雪,悠悠凝视着明楚离,道:“楚离哥哥,我觉得寒王对他的王妃不是你说的那般无情无义,你何苦千辛万苦破人家姻缘。何不将她送了回去!”

明楚离神色一凌,黑眸中闪过一抹厉色,他冷声道:“清尘,这事不是你想象的那般简单,你不要多管闲事,赶快回舱去吧!”

我偏不,楚离哥哥,我今天就要多管闲事。”说罢,忽然转身,面向慕容落雪,问道:“你到底是否还爱着寒王,若是爱着,为何还要离开。受了一点伤算什么,你们怎么这么脆弱?”

?慕容落雪想不到蓝清尘会这般直白地问他,登时不知如何回答。

蓝清尘的话令明楚离极是不愉,眉毛一挑,声音忽然变得凌厉起来:“蓝清尘,你若再这么无礼,别怪我不客气。”

?他话里的寒意和凌厉令慕容落雪心头一颤。

而蓝清尘,似乎也没想到明楚离这么对她。就那样愣住了,良久猛然抬眸,好看的深眸中隐有水光在闪耀,她一字一顿道:“明楚离,你是个卑鄙小人,你喜欢她是不是。就是因为喜欢她,所以才会救她的,是不是。什么她只是你的救命恩人,我看你们两人早就你情我诺了!可怜,我这个傻子,还有外面那个疯子,被你们耍的团团转!”

舱内因为她的话,登时陷入到一片沉寂。只听到蓝清尘急促的呼吸声。

明楚离的神色虽然依旧平静,但是周身忽然似被冷意封结,一双深沉的黑眸中也闪耀着隐忍的怒气。良久,他才切齿说道:“出去!”

蓝清尘一言不发,转身冲向舱门,甩帘而出。

?舱内的气氛愈发压抑了,慕容落雪因为蓝清尘的话,极是震动。难道……难道明掌柜,那是不可能的,他们只有一面之缘,若真是那样,为何,她没有感应到。

?正想寻机说点什么,来冲散舱内尴尬的气氛,舱外又传来一阵洞箫声。

明楚离淡淡挑开窗,那一人一马伫立在河口处,是那样清冷和寂寞。

此时,船已经到了黄河的入口,黄河里水流湍急,没有大船,是无论如何也跟不下去了。

“雪儿,你不看看他吗?这是最后了。”明楚离淡笑着说道,顿了一下,又道:“你若是此时后悔,还来得及!”他这话说的艰难,字字句句都充满着涩然。

慕容落雪摇摇头,道:“明掌柜,我说了不回去,就永远不会回去的。”昏黄的灯光下,慕容落雪清澈的眸中,一片决绝和坚定。

明楚离眼见的大船行的愈来愈快,岸边那抹身影很快变成了一个小小的黑点,渐渐消失不见。

?他轻叹着放下帘子,心底深处忽然无端悲凉。

爱情,或许是这世上最飘渺虚无的东西。但是,你一旦陷入到爱情里,纵然你多么理智,多么潇洒,终久还是忍不住深陷,一直陷到不可自拔的境地。

就如同他。

他凝神瞧着此时坐在榻上,神色自若的落雪。

?灯光忽闪着,映出她微蹙的眉,清澈的眸,苍白的唇。就是这样一张脸,就是这样一个含烟带露的女子,将他的心在不知不觉中偷走。

他目光灼灼地凝视着她,多少年了?三年了吧,三年的光阴,有时短的就像是一瞬间。

三年来,他一直都是这么凝视着她,纵然是他不在她身边,也有经常在暗处看着她。看着她从一个懵懂的小小女娃成长为一个才华横溢的少女。看着她的善良,看着她的坚韧,看着她的调皮,看着她的欢笑,看着她的烦恼,看着她的一切美好,也看着她的不快,看着看着,就那样把一颗心看丢了。

?当他终于意识到的时候,他已是泥足深陷,不可自拔。

????当时,他是那样恐慌,那样害怕,他不愿成为爱情的俘虏。爱情这个词,与他而言,是多么可怕。

他讨厌爱情!

可是,他还是没有逃过命运的戏弄,不禁爱了,而且,还爱上了不该爱的人。

他试图逃避,但是,却不幸发现,越逃避那感情便越深。

他看着她,她再也不是当初那个不知忧伤为何物的女孩了,纵然是微笑,也趋不去她眉间眼梢淡淡的忧伤。

他也曾想过,接受这段感情。

如果,如果这些年,他能迈出那一步,她还会这么忧愁吗?

可是,他终究没能迈出那一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