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情归何处

05 失控

情归何处 莫预谋 3387 2017-05-31 15:31:57

  “语,你回来了!第一天上学,感觉怎么样?有没有很激动?”莫语刚把书包放下,身边便传来了激动的问话。

莫语听到声音,便知道是谁了,也只有那两只鬼进自己家不按门铃。莫语转过身看着出现的两个身影,不雅的翻了个白眼,努力忽视那两双充满好奇的炯炯有神的大眼睛。

“还能怎样,无聊死了!”莫语生无可恋的叹了口气,全身乏力的瘫倒在沙发上。她一想到自己还要忍受几年这样的生活就抓狂地想要撞墙。她有些怀疑这个决定到底是对是错了。

阿绿看到莫语这个样子有些无奈,刚开始认识她的时候只是觉得她有些可怜,到底是经历了什么才会让一个人在死后能满身煞气,如果不是自己回来的刚好,在她煞气凝聚的关键时刻施法净化阻断,她不久就变成厉鬼了吧!当时阿绿第一次庆幸自己是一个树妖,自己救过很多人,但只有她是自己的朋友,甚至是亲人。

阿绿想着他和莫语的事,看着此刻莫语因与别人打闹而露出的笑容有些欣慰,要知道当年自己可是花费了7年时间才把她的煞气完全清除。

莫语在与小倾和小仲说话的间隙看到阿绿在看自己,马上对他露出了一个灿烂讨好的笑容。那张无甚表情的精致面容上慢慢浮现出一丝笑意,莫语只觉心脏一紧,便知道自己又被萌到了。要知道虽然阿绿不告诉自己年龄,但是就冲他认识那只几千岁的老妖怪,他应该也不小了。

不过自己都认识他这么多年了,居然还能被他的外表迷惑,这不科学啊!看着身边的阿绿那张孩童的脸,莫语纠结的转过了头,怎么就长不大呢!

阿绿看到莫语的表现就知道她又陷入了那个长不大的漩涡中了。看着面前和自己一样面露无奈的两只小鬼,当然这是两只真的鬼,只不过道行比莫语浅。

“咳咳……小语,如果饿了,就自己做点东西吃,我有事出去一下,你不用等我了。”阿绿看到莫语回过神来,也不管莫语听到自己的话有些不满的神情就瞬间消失了。

“什么啊!好歹今天也是自己第一天上学,也不表示一下。”莫语看着阿绿消失的方向,愤愤的说到。

“你死之前不是上过学吗?”小仲听到莫语的抱怨有些不理解,也不管小倾偷偷的拉扯自己的衣角,就把自己的疑问脱口而出。

“什么叫死之前?好吧!这确实是事实。”莫语听到小仲这么说有些生气,但转念一想这确实是事实,也就没什么好生气了。

“语姐姐,你别生气,哥哥他……”小倾看着她哥哥就这么直接的揭别人伤疤,连忙道歉。

“我没生气,但是我都死了二十年了,二十年前我都二十多了,你们不知道,以前,我们家就是靠砸锅卖铁才让我初中毕业。上个学有多难,你们根本想象不到。”莫语想着以前的事,有些苦中作乐。

“这也太夸张了吧!”两只小鬼不可置信的惊叫到,随后看到莫语认真的表情,又转为怜悯的看着她,不得不说这两只也太好骗了。

“……初中毕业后我就死活不去上学了,去赚钱了,然后就认识了……”莫语本来还是笑着和他们说着自己上辈子的糗事,只是突然说到了那个人,脸色瞬间阴沉了下来,身体也开始有戾气漫延出来。

两只鬼看到莫语的这种情况都吓了一跳。对视了一眼后,有些担心的看着莫语,“语,你...你没事吧?”

“我能有什么事?好了,我明天还要上学,你们先回去吧。”莫语知道自己有些控制不住了,就出口送客了。

“语姐姐,你真的……”小倾有些不放心的问道,但却被小仲制止了。

“那...语,你好好休息,我们先走了。”小仲看到莫语点头后,就拉着小倾走了。

莫语在他们俩走后便不再压制自己的戾气,只瞬间便弥漫整个房间,而房子四周也有冷气弥漫。

整个房子都静悄悄的没有一丝人气,而这座房子里的唯一一个生物就在那低着头,身体四周黑雾弥漫。时间好像过了很久,久到莫语感到自己的四肢都僵硬了,肌肉都有了酸痛感,原来是莫语全身紧绷,整个身体都在用力的压制她的怒气。

“苏圆圆,夏志凡……”莫语在长久的沉默后突然出声了,只是那声音中的冷气伴随着她四周阴森的空气,使人感到不寒而栗。

“...嗤...”莫语眼神冰冷的看着前方,突然嗤笑一声,随后便重重的依躺在沙发上,眼神充满嘲讽,“等着吧……”

就在这时,院子的倾根藤沙沙作响,甚至有几根从窗外伸到了屋子里,延伸至莫语的脚边,顽皮的蹭着莫语的小腿,无声安慰。有的被莫语因为痒而多开,它们在原地抖了抖,仿佛是在委屈,但片刻后又锲而不舍的继续缠绕。

当那两只小鬼离开莫语家的时候,小倾便挣开了小仲的手,有些不满的生气道:“哥哥,我们为什么要离开,难道你没发现莫姐姐不对劲吗?”

“我当然知道,但是即使我们留下也帮不上什么忙,我们认识她也有几年了,你还不了解语吗?她不会想让我们看到她失控的。”小仲感受到自从他们离开后便弥漫出的冷气,又看到小倾还没反应过来,变出口解释道。他有时候真的很不理解小倾的脑回路,不是挺聪明的一只鬼,怎么总是在关键时刻掉链子。

“啊!这样啊!我怎么现在才明白,那我们赶紧走吧,让语姐姐好好冷静一下。”小倾听到他这么说也反应过来了,连忙拉着他走。

小仲看着小倾一副为莫语考虑的模样,只得跟上她,两鬼趁着天空的灰暗,一起向前方飘去。

偶尔有行人路过他们俩,只觉一阵冷风吹过,并伸手摸摸手臂上被激起的鸡皮疙瘩,感叹道,夏夜的风还是很冷的,想着便加快了脚步。

阿绿自从家里出来后便来到了一扇紧闭的大门前,他静静地站在那里,看着面前充满古韵的大门。不一会儿,面前的大门慢慢的露出了缝隙并越来越大,直至完全打开。阿绿等到门打开后才抬脚向门后黑暗走去。等他完全进去不见踪迹后,这扇门才又和它打开时一样慢慢关闭,而在这个过程中没有一丝声音,也没有看到除阿绿以为的任何人。

阿绿自进门后便无视这里完全古朴的一切事物,朝屋深处走去,知道来到一个完全现代的房子前,敲了敲门。

“进来吧!”房子里传来了淡然中透漏出一丝无奈的声音,隔着房门,又多了一些沉闷。

阿绿进去后就看到穿着一身简化的古装的青衣男子坐在老板椅上,眼睛认真地盯着电脑。看到他进来后只瞥了他一眼,说了一声“随意”便又继续他的大业。

“你知道我为什么来,我只说一句,今天你的意思?”阿绿自进来后变站在那你的后面,在他说话后也没有移动的意思,只是静静的等着那个人的回答。

柳非在游戏角色死后皱了皱眉,又听到阿绿这么说,便关闭了电脑,转过身来。看着面前固执的人,无奈的叹了口气。

“阿绿,你应该明白,我们妖是最重因果的,不能因为在乎就无视一切。”柳非此刻的表情有些罕见的认真,他见过太多不重因果的妖的结局,轻则重新开始,重则百世因果轮回。阿绿是他看着长大的,虽然没有多大,但也两百多岁了,一旦种下因,就很难置身事外了,他不想阿绿太过重情。

“我不过是要一件东西,算不上因,就不会有果。”阿绿看着他不同往日的神情,也有些不自在,这件东西他已经要了两年了,说不尴尬那是假的。

“这就是因果,你是知道我是做什么的,我开的是‘客缘’,这里的所有东西都属于有缘人,而莫语不是它的有缘人。”柳非也有些无奈,他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莫语确实和那件东西有缘,但她却不是它的有缘人。他想如果自己这样对阿绿说的话,阿绿一定认为是自己不想给他,天知道他有多冤枉。

“那它的有缘人是谁?”阿绿听到柳非这么说也无话可说了,看来自己要尽快找到那个有缘人了。

“阿绿,你别打其他的注意,有缘人不是我们能决定的。”柳非注意到阿绿突然认真起来的小脸,猜到他在想什么,有些哭笑不得。

“你不是可以算吗?”阿绿听到柳非又在质疑自己的决定,有些生气,便扬起脸还让他看到自己有多严肃认真。

柳非感觉自己又被萌到了,你拿着一张孩童的脸办老成是有多犯规,最重要的是你原本长得就犯规。柳非眼神飘忽不定,视线就是不定格在阿绿身上,再阿绿生气之前只得随口说出常说的一句话,“天机不……”

“你少骗我,你以为我还会信你这句话吗?”阿绿听到柳非又想用他不想回答别人的话时常说的话拒绝,就有些生气了。他今天一定要撬开柳非的嘴,刚想逼他就范,突然感觉家里的本体有了动静,马上就感觉到了不对。家里能让本体有动静的人一定是莫语,难道是莫语出事了。

“不是……”柳非话刚说出口,就意识到不对了,连忙想开口解释。

“你不用说了,我先走了。”阿绿自从感觉莫语出事后,心里就有些着急,也不等柳非解释,就打断他的话,也不管他同不同意就消失在原地。

而柳非就看着两次打断他的话的人就这么走了,连他这么文雅的人都想忍不住爆粗口,说声‘我去’了。

而这时的阿绿正在往家赶,还没到家,便感觉到了熟悉的戾气和阴沉的冷气,这显然是莫语失控了。该死,不过是第一天离开他,到底发生了什么?让这么久不曾出现的煞气又出现了。此刻阿绿只想尽快回到莫语的身边,不想让她一个人。

莫预谋

好吧,我又忘记了,决定以后它就不定时更新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