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三生烟火:我在云海等你娶我

第九章 给我九天尊荣

  白夜道:“两日。”眸光却沉了几分。

莫陌将小狐狸放到地上,十分爱怜的抚了抚小狐狸柔软的绒毛,轻声说:“小狐狸吓坏了。”

“我九尾白狐生来便是婴儿形态,你既已成年,为何始终以狐身示人?可知这世间有多少人觊觎我族心头之血!”

小狐狸一步一步退到墙角阴暗处,施法变回人身,玲珑的少女身姿瑟缩在那石狮后,轻声说:“我、我不大习惯做人,还是、还是觉得、狐狸好一些。”

“还不出来回我的话!难道不将我堂堂帝姬放在眼里么!”七公主气恼的呵斥道。

“不,不是的,我只是——”少女身着抹胸长裙,一头泼墨长发散在肩头,拼命往里缩了缩,接着说:“我、我过惯了山林自在的生活,这、这里也是、也是不适合我的,我、我便下凡——”话未说完,被七公主一把拽出去在地上滚了几圈才停下。

“我九尾白狐怎有你这般窝囊——”后面的话戛然而止。

月光下,露在外面的肌肤未有一寸完好,大大小小的疤痕纵横交错,在白皙的肌肤上尤其惊心。她黑白分明的大眼睛沉着冷静的看着显然受了惊吓的众人,长睫颤了颤,起身默默的回到了墙角阴暗处。

“你、你怎将自己弄成这般模样——回到青丘,自有族人庇护,又何至于此!”七公主痛心道。

“我,有我不得已的苦衷。”狐狸道,“我这般丑陋,大约也作不了帝君的灵宠,原本我也未有这个心思,只想着在山林过一日算一日罢了。”说完,起身跃上高墙,月华洒在她身上,或许是因逆着光看不清她身上的疤痕,容颜竟也令人动容,她哀伤的看了众人一眼,轻声说:“我活了五万岁,虽然也不过是将将成年,却觉得分外难熬,唯有这两日才真正安心过,恩情我自留在心里,就此别过。”说完转身跃下了万丈白烟。

“哎!你随我回青丘吧!”七公主连忙喊。

白夜手臂一抬,小狐狸被他的力量带回来,轻飘飘的落下,便有些气恼的看着他,道:“凡间的戏本不都是这般唱的!这种时候,就该潇潇洒洒的走,从此再不相见!”说罢泪水夺眶而出,抬手胡乱抹一把,恨恨道:“我平生不愿在人前落泪,今日让你们开了眼界!”

“你虽潇洒,但我十三洞天却不是你想走便能走的。”白夜沉声说,幽暗的目光停留在她肩上。

“我留不得!”狐狸咕哝道。

“留不留得唯有我做主。”白夜道,转而对莫陌说:“将宸玉殿收拾出来,作公主的寝殿。”

“是。”莫陌俯身应道。

“我母妃与君父尚在天宫,不如——”

“我既带她来十三洞天,便该我处置。”白夜对七公主说。

七公主点了点头,用恨铁不成钢的眼神看着小狐狸,皱眉道:“我九尾白狐血统高贵世间少有,帝君既然收留了你,你又何必回到山野自生自灭?你这个样子,回到青丘必然是要受罚的。”

“是。”小狐狸垂首道。

“帝君,你瞧着治一治她身上的疤,女孩子身上留这些疤总是不好的。”七公主又说。

小狐狸感激的看了公主一眼,默然垂下了头。

“跟我来。”白夜道。

“哦,是。”

一前一后进了玄华殿,小狐狸心惊胆战的趴在地上,鼻尖几乎碰到白夜的脚尖,心头便想,帝君长靴上的祥云绣得极好。

“你在看什么?”白夜问。

小狐狸飞快的看了白夜一眼,认真道:“看帝君脚上的长靴,这祥云绣得忒好,不知出自哪位仙子之手?我十分佩服!”

白夜揉了揉眉心,问,“你叫何名字?”

“白绾。”

湾湾公子

重要的事说三遍,收藏收藏收藏!么么哒!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