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三生烟火:我在云海等你娶我

第十章 不想再跟你扯上关系

  “既然狐族有那次召回,你为何不回青丘?你父母可在?”

白绾微微抬起头,这样看着,觉得帝君十分伟岸,气势也很强。便又趴回去,回道:“那时我无法回去。”

“为何?”

“这件事,我不大想说。”

白夜沉默的看着她。白绾只觉后背发冷,稍微抬起身子说:“每个人不是都有秘密吗?”

“你是人?”

“不是,”白绾吞了吞口水,小声道:“凡人将我们狐狸说得很坏。”

白夜冷眼看着她。

白绾又说:“我母亲去世了,父亲虽还在,但我向我母亲发过誓,永生永世都不会去找我父亲,更不会与他相认,大抵,我父亲也并不知道有我这么一个女儿。”

“你既无亲无故,更无忤逆狐帝之理!”

“但我父亲在青丘,听母亲说我与父亲倒有几分相像,倘若见了,或者他将我认出来,我岂不是违背了与母亲的誓言?”

“可还有其他缘故?”

白绾沉默一阵,将身子直起来,大约她本来也并不重视容颜,面对白夜的目光神色还算坦然,皱眉道:“那时我大约两百岁,与母亲住在无垠山上,银狐族大多住在那里,我母亲飞仙历劫失败,被天雷打得魂飞魄散。”

白夜的脸难看了几分。

“可记得确切时日?”

白绾想了想,双眼空洞的看着殿中那块牌匾,低声道:“只记得,是帝君战胜地魔之后的一百二十年,银狐仙资不高,数万年唯有我母亲一人可以飞身成仙,却终究还是失败了,起初族人待我还算不错,可,自从上月上仙以心头血救了——帝君之事传遍四海八荒,天下妖魔皆知九尾狐心头血之用,我又失了母亲庇护,妖魔屡屡来抢,族人被我害死了许多,有一晚,族人将我丢入了蛇窝中。”白绾打了个冷战,脸色变得异常难看,缓了缓才说,“我在蛇窝被万蛇撕咬了十日,才被一凤族少年救了出来,我害怕他知晓我身份也要取我心头血,便逃走了。兜兜转转两万多年,终于寻到帝君闭关之地,借着帝君的仙气养了两万多年才将蛇毒清除干净。”

白夜沉默的看着她,一动不动。

白绾跪着往前行了一步,小声试探,“帝君,其实我身上的疤是能消除的,只需两万余年,届时我便会好看些,可以作帝君的灵宠,不知,帝君可还愿收留我?”

过了很久白夜才微微抬起手放在她头上,沉声道:“白绾,你,可愿拜我为师,我,保你永世安稳。”

“欸?”白绾眨了眨眼睛,凑过去嗅了嗅,道:“好浓的酒味!帝君,你是喝醉了吗?”

“喝了些。”白夜道。

“帝君要,收我为徒?”

“唔。”

“为什么?”白绾十分不解,“我这么丑,帝君你——我实在想不出帝君为何要收我为徒。”

“大约,是天意。”白夜沉声道。

白绾抓了抓鼻尖,退后两步,“我这倒霉催的居然还遇得到这天大的好事!师父在上,请受弟子一拜!”说罢严谨的磕了三个响头,真正是响头,磕得她眼冒金星。白绾抚着脑袋摇摇晃晃的直起身子,晕乎乎的看着脸色并不好看的白夜,心想:大约帝君只是看我可怜,帝君心头还是不大顺畅的,便揉着额头上的包,义正言辞的说:“既然拜了,便不能反悔了!你看,师父你姓白,我也姓白,合该我们成为一家人!”

“白绾——”

“小七,师父,喊我小七比较亲切!”

“好——”白夜伸出一指,指尖凝了一滴赤金血珠,“张口。”

白绾不知何意,微微张开嘴巴,白夜将血珠滴到她口中,对她说:“吞下去。”

湾湾公子

每个作者都有自己的风格,我得风格就是后妈!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