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三生烟火:我在云海等你娶我

第三十章 他食言了

  白绾说得很对,温水包裹肌肤确是一件惬意之事。白夜仰靠在桶沿上闭目养神,听到白绾轻声嘀咕:“牛大哥怎送我一对耳环?我也没穿耳洞啊,还是明日还他。”说完又听她走到院子里,与院里那棵樟树说:“我想割你一块树皮给我师傅燃香熏衣裳,你大约不会痛吧?”过了一会,她又回到厨房,听脚步是提了水过来,白夜微微睁开眼睛,就听到她敲了敲门,在外面说:“师父,水冷了吧?我进来给你添些热水。”

白夜一怔。未来得及阻止,就听到白绾推开门慢慢进来了。白夜看过去,见她眼上蒙着帕子,手里拎着一桶热气腾腾的水进来,屋里并无什么摆设,她摸索着过来,“师父?”

“唔。”

“你躲一躲,当心烫着你。”说着摸着桶沿,提水缓缓倒入,“好了。”说完将桶翻过来当凳子坐下,双臂趴在浴桶边上,“师父,我刚才想起一件事。”

“何事?”

“牛大哥送了我一对翡翠耳环,可我没穿耳洞,我可以请村里的大嫂们替我穿么?”

白夜看一眼她粉红的耳垂,淡淡的问:“小绾,你可知男子送女子首饰是何意?”

“想认我作义妹?我灰熊大哥就送了我许多饰物,我都藏在狐狸洞中。牛大哥若想认我作义妹,我也得问一问师父,同不同意?”

白夜单臂杵着太阳穴,歪头看着白绾,她小巧的鼻尖莹莹发光,目光往下,便是她一张一合的嘴唇,或许是房间太小水太热,她身上的香气浓了许多,是他喜欢的香气,皎月洁洁,寂静美好,他恍惚觉得有丝醉意。

“师父?”

“嗯。”白夜收回视线,重新闭上了眼睛,“不许。”

“哦。”白绾道,“那我明日便将耳环还给牛大哥。”

“好。”

白绾撑着手站起来,“师父,等你洗好了我能洗一洗么?锅里还有热水呢,我添一添正好!”

“还是——”

“没事,师父,我不嫌你,莲华池水也都是你的气味。”白绾说着,转身摸索着走了。

白夜捏了捏鼻梁,心道:傻丫头,那是天地共主的仙气,见着白绾走到了门口,道:“小绾,我将一个包袱放在你房中,你去看看。”

“师父你送我东西?”

“唔。”

“谢谢师父!”

听到她咚咚的脚步声,似欢快的鼓点,白夜抿唇,紧接着便听到一声惊呼,“嫁衣!嫁衣!师父,你真是世上最好的师父!”

白夜慢慢闭上眼,嘴角的笑意渐渐加深。

夜里落下了雪雨,嗖嗖的风打得窗户纸噗噗作响,白夜便有些担心。他起床隐身进入白绾的房间,走到床边想将掉下来一半的被子提上去,低头便看到白绾穿着红色嫁衣,手枕在脸下,睡颜眉目含笑。他认为,这样的大红更加适合她。

这日白绾与村中的大嫂一起到河边洗衣裳,听到张家大嫂说,村里的老汪年轻时有那个隐疾,吃了许多年的药也未见好,后来得个偏方每日饮两碗鹿血,半年后就厉害得很,一夜也不歇!

白绾用木槌敲打衣裳,听得张大嫂的话,便怔忪了一阵,心想着,这隐疾也不知是什么病?大约也是不得了的病,鹿血竟还能治病?

如此好的东西,也该能强身健体吧?当天下午便上山寻到一头雄鹿,以仙法取了两碗鹿血,然后将鹿放了。她将鹿血带回家,想着白夜或许不会喝,便用三个鸡蛋蒸了一碗蛋羹。晚饭时也不给白夜添饭,就将满满一碗蛋羹放他面前,可怜的、关切的、连哄带骗的说:“师父,这碗蛋羹你可一定要吃完,你都不知道我为了这碗蛋羹花了多少心思。”

白夜看着面前散发着血腥味的东西,眉心微皱。

“你是加了什么?”

湾湾公子

今天第一更,稍晚会传上第二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