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三生烟火:我在云海等你娶我

第四十八章 此恨绵绵无绝期

  白绾心头一惊,蓦地坐了起来。

抹把脸,白绾抖了抖,为何会做这样的梦?是因为昨日师父说的那句话?还是印在睫毛上的亲吻?白绾抬手摸了摸眼睛,心头一阵发慌。

池水氤氲荡漾,白绾一动不动趴在池中已有半日。

“小主?”

白绾蓦地回神,转头看向莺歌,“啊?”

“小主,你在池中泡了许久了,池水虽是帝君仙气凝聚,有助于小主恢复,过久却也是会伤身的。”莺歌手里捧着她的衣裳说。

“哦。”白绾抬手招来里衣穿好,才从池里出来,由着莺歌替她穿衣束带,又失魂落魄的跟着莺歌出了温泉殿,路上莺歌似还说了什么,她随口应承,也不知莺歌究竟说的什么,只觉得一颗心像是锅里翻炒的芝麻。

“莺歌,你说什么?”

“长庆殿的姐姐说殿下今晨醒了,小主要过去看看吗?”

“殿下?柘珏?他怎么在长庆殿?”白绾抬手挡了挡阳光,总觉得脑子有些昏沉,莫非是梦得太久的缘故?

莺歌斟酌一瞬,小心翼翼的说:“帝君昨日已历劫晋储君位了。”

“不可能!”

“真的,小主你睡了三天了。”

白绾脑子空白了一瞬,她不会平白无故的睡三天,那天白夜吻了她眼睛后面的事她完全没印象,莫非师父施了昏睡决?白绾脸色一沉。

赶到长庆殿时,正遇到仙婢出来换水,氤氲散开的血腥味袭进鼻尖,激得白绾心头一紧,快走几步推门进去,视线便模糊起来,青鸾正将染血的帕子递给万华公主,白夜斜靠在床头,余光扫到白绾,顺手将衣襟合上了。抓着门框,白绾有些迈不开腿,听别人说过近乡情怯,她此刻或许就是这种心情,方才一路过来恨不得立刻站到他面前,现在站在门口,一双腿忽而灌了铅似的沉,忽而无骨般的软,从这里到床榻的距离变得十分漫长,仿佛两个世界。

“过来,”白夜低声道,“小绾。”

白绾咬了咬牙,终于迈开步子走进去,将手放进了白夜伸来的手中,还好,手依然是暖和的,白绾依从他的力道在床边坐下,见他雪白的里衣浸出一小块血,伸手去将衣裳拉开,两道狰狞的伤口似两条交缠的毒蛇盘踞在他身上,心头一慌,浑身就透出一股凉意,下意识就说:“白夜,你怎么伤成这样了?”

“放肆!”青鸾呵斥道:“储君名讳岂是你能直呼的!若非殿下因你毁了修为,又怎会伤得这般重!你昨日不来,今日假惺惺的哭一场做戏给谁看!”

白绾手抖了一下,想说什么,终究没有说出口。储君,她竟然忘了,难怪方才觉得这样遥不可及,他是九重天的储君、未来的天君,与她白绾是云泥之别,手轻轻收回来,起身退到了一旁,低声说:“我一时忘了。”

“你忘的事可不少。”青鸾道。

“白绾,你这几日在忙什么?”万华敛容问,“既未去看看我哥哥,也不来瞧瞧殿下,我自来天宫便常听说殿下对你十分照拂,我哥哥也都是为你受的伤,你这样怠慢,确也说不过去,这里有我与青鸾,你去看看我哥哥,他一日要念叨你几次,今日正巧无人照料,或许你能做点什么。”万华话中有话。

“我在这里也可以做点什么,晚些再去看柘珏皇子。”白绾垂头说。

“你说说,能做点什么?”青鸾凌厉的问。

“我——”

白夜手里的玉蝉不轻不重的搁下,目光扫向青鸾与万华,眸中带了一丝警告,冷笑道:“不必做什么,只需站在这让本君看着。”

万华跌退一步,撞上了桌角,青鸾伸手虚扶一把,两人脸色都很难看。

“你二人先行退下。”白夜道。

“是。”

“是。”

等二人退出殿门,白夜才朝白绾伸手道:“还不过来。”

“这下,谁来给殿下包扎伤口?”白绾站着未动。

“这点皮外伤,无妨。”白夜道,“过来。”

湾湾公子

今天第三更,喜欢请收藏哦!谢谢哒!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