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三生烟火:我在云海等你娶我

第六十五章 希望今日你便是我的新娘

  白夜抱着她冲出水面,沉声道:“令药王至长庆殿!”

“这湖水冰冷刺骨,这么多护卫在,殿下你怎能跳下去呢。”万华焦急的说,语气中带了一丝哽咽。

白夜一言不发,挥手设了仙障便消失在众人眼前。长庆殿外洒扫的仙婢正在刷洗地板,见他回来连忙跪下,“殿下。”

“去太液殿令莺歌过来!”

“是!”婢女连忙去了。

将白绾放平后,白夜才想起施法弄干彼此的衣袍,她气息奄奄的窝在他臂间,脸色苍白得吓人。

白夜抱紧她,从来不显露情绪的储君竟一脸的慌乱,本来让她去十三天看一眼青蘅也没什么,她若像过去那样说几句讨巧的话哄一哄他,而不是这样疏离冷淡的语气,他或许就带她去了,因着万华在场,他多少要顾忌储君的威严,男人的面子,所以他才拒绝了她,却无论如何也想不到她竟要跳湖寻死,白夜贪念的看着她的眉眼,见她难过的蹙了蹙眉,心头也跟着一紧一痛,抬眼看到药王匆忙而来,沉声道:“快来看她。”

“是,殿下。”药王背着巨大的药箱走到床边,先切脉、再看瞳孔,取出银针扎到穴位上,白绾猛地歪过身子吐出几口湖水,然后就是一阵剧烈的咳嗽,白夜上前扶着她的肩替她拍背,沉声道:“你即刻醒来,我便带你去十三天!”

白绾依然紧闭双眼。

“让仙婢带小主去汤池里暖暖身子,庆幸寒气未侵入体内,吃几副药就好了,听闻殿下也落了水,请殿下放开小主,让我替殿下把一把脉。”药王道。

“我无妨,你速去取药来。”白夜沉声道。

“是。”

药王走后,白夜俯身抱了白绾便往里面的汤池走,穿着衣裳步入水池中坐下,又让白绾横坐在腿上,脑袋靠在他肩上,她一向喜欢泡汤,此刻昏迷着也发出轻轻的哼哼声,白夜覆上她的额头,还好,没有发热,也不知从何时开始,记忆中那个天真烂漫的少女成了此刻决绝的女子,说起来,仿佛也才短短数月。

“白夜。”她低低的喊了一声。

“绾儿。”白夜浑身一震,急切的问:“头痛不痛?有没有哪里不适?”

“白夜,你去哪里。”

她并没有醒,只是梦到了他。白夜的心忽然就柔软起来,至少她在梦里还能这样温柔的喊他的名字。

这一夜,白绾宿在了长庆殿。

她整晚都在做梦,冷时抱紧了白夜,热时又嘤嘤哭着对他又踢又打,分明睡得不沉,偏生无力睁开眼皮,她也知道有个人一直在拍着她的背柔声哄她,就像她很小很小的时候,她娘亲哄她的语气一模一样,白绾就哭,将鼻涕眼泪一股脑的擦在他脖子上,他也不嫌弃,反而细细的亲吻她的眉眼,呼吸打在她脸上,有股淡淡的甘蔗的味道。

中途他似乎要溜走,她就拽着他,听得他软言细语的哄她:“衣裳汗湿了,我取干净的来给你换上,我不会走,乖一点。”白绾生怕他不回来,昏迷中依然死死抱住他,白夜实在无法,便沉声对外面道:“将衣裳拿进来。”

莺歌躬身进入,见着白绾衣衫不整的趴在白夜身上,不由红了脸,上前道:“奴婢来给小主更衣。”

“不必,给我。”白夜道。

“是。”莺歌将叠得整齐的烟紫色衣裙放下,行礼退了出去。万华端着姜汤过来,见她从殿内出来,便问:“殿下唤你进去做什么?”

莺歌行礼道:“小主衣裳汗湿了,殿下让奴婢拿一身干净的进去。”

“殿下在做什么?”万华问。

“这个时候,”莺歌顿了顿,道:“殿下应是在替小主换衣裳吧,奴婢本要替小主更衣,殿下让奴婢出来了。”

万华便踉跄了一下,差点打翻了手里的姜汤。她眼中闪过一丝痛苦,沉声道:“去禀告殿下,我煮了姜汤来给他驱寒。”

“是。”玥儿急忙去了。

白夜正施法给白绾更衣,听到玥儿的声音,正要说话,就见着白绾咕哝了一声“好吵。”,脸色一沉,语气也冷漠了几分,道:“退下。”

第二日白绾醒时,白夜还在睡,而且睡得很沉,大约累极了,白绾回想起与他的争吵和矛盾,翻身想离他远些,他却下意识的揽了她一下,将她带回了怀里,长臂往下一抚,就落在了她臀上,白绾蓦地一颤,同时也感觉白夜的呼吸窒了一瞬,心中咯噔一声急忙闭上眼睛装睡,可他的手放在她那个地方着实灼人,便装作畏寒的样子往下躲了躲,他的手就停在了她后腰上。

湾湾公子

喜欢请收藏哦,谢谢! 最近有点忙,又是个完美主义者,想到什么总要翻前面的修一修,我自己也拿自己没办法! 无论如何,尽力写得好些,让你们满意,也让自己满意! 谢谢留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