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花式追婚,总裁大人吻上瘾

119.她的悲伤,说不出口

花式追婚,总裁大人吻上瘾 银丹草 1018 2017-09-16 09:44:50

  看过很多书,也听很多人说过,如何面对死亡。

  道理都懂,也会信手拈来劝慰别人。

  但有一天,上天真的突如其来地抛给你这样一道难题时,衍生出的绝望,真的可以摧毁人的意志。

  周若窝在大门口的墙角,看着进进出出的警察法医,接受着围观人群的指点。她一度很茫然,感觉整个世界都崩塌了。心像是破了个口子,深秋的风吹进去,空洞洞的呜咽着。

  出门前还和她说说笑笑的人,此刻正僵硬的躺在冰冷的地板上,她甚至懦弱地不敢走上前去看他一眼。

  就像是在做梦。

  她再也没有爸爸了,以后思念他的时候,总会清楚的知道,这个世界上,永远都没有这个人了。

  无论她笑得多灿烂,无论她哭得多悲痛,都不会有人过来摸摸她的头,笑着说:“嘿,闺女......”

  而她的妈妈,这个隐忍多年的女人,是凶手。

  那段时间,周若几乎不知道是怎么过来的。天天被传唤做笔录,家里的大事小情事无巨细一遍一遍地交代。在笔录的时候,见过两次李清玉,见了她低着头一闪而过,连招呼都懒得打。

  夜里总睡不着,一闭眼就是父亲躺在血泊里的身影,以及温婉的李湘平举起菜刀时的狰狞。

  顾樵能推的应酬都推了,一天天地陪着她。

  她没怎么哭,像是没了灵魂。别人说什么,她就做什么。没事就坐着发呆,一坐就是一整天。

  她的悲伤,说不出口。

  半个多月后,罪案现场鉴证完毕。下午趁着没人,偷偷跑回家。

  那天下起了小雪,今年的第一场雪,飘飘悠悠的雪花自空中旋转落下,落在她卷翘的睫毛上,化成水珠滚进眼里。

  她沉默着清理客厅。大片的血迹干涸在地板上,生平从未见过这么多血,多到不可思议,连着天花板,到处都是喷溅的痕迹。

  凝固的血迹在水中化开,她拿了盆子,用抹布蘸着往里接,一盆一盆黑红色的液体被倒进马桶。却像是越擦越多,累到虚脱也清理不完。她一屁股蹲坐在地上,扔了抹布,出事以来第一次嚎啕大哭。

  不如意事常八九,可与人言无一二。

  门外有急促的脚步声,紧接着就是敲门的声音,“砰砰砰砰”持续不断。

  “若若,开门。”

  男人清朗的声音满载着焦虑,一遍遍地轻喊。

  周若擦干泪,起身给他开门。

  房间里的窗户都开着,浓浓的消毒水味道窜进鼻尖,顾樵皱了皱眉,看着她衣着单薄地站在眼前,心疼地将人拉进怀里。

  “怎么自己过来了?”

  周若摇摇头,“最近麻烦你太多了,这点事儿我自己收拾就行了。”

  “你真是......”他胳膊收紧了些,灰眸盯着地上的水渍,“你休息吧,剩下的我来收拾。”

  “不用不用,太脏了。”周若从他怀里挣开,勉强挤出个笑,“你等一会儿,我就收拾完了。”

  “若若你别这样。”他喑哑着嗓子开口,“你要是想哭,就哭出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