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花式追婚,总裁大人吻上瘾

120.入殓

花式追婚,总裁大人吻上瘾 银丹草 1033 2017-09-18 23:59:17

  “有什么好哭的。”她摆摆手,清亮的眸子带着坚韧,回过身继续收拾,“已经这样了,哭有什么用。”

  等他们收拾完往外走,天已经黑了下来。

  外面的雪下得更大了。纷纷扬扬的雪花自空中缓缓下落,没多久便落得满头花白。

  街上出奇的安静,偶尔几个过路人,也是行色匆匆。雪光和着灯光,映得天地间一片澄澈。顾樵牵着她的手,放在宽敞的风衣口袋里,往停车场走。脚下的积雪“咯吱咯吱”作响。

  这个冬天,冷得出奇。

  “等这边都处理完了,我带你出去转转。”他转头看她,清隽的五官映着皑皑的白雪,相得益彰。

  周若点头,看着远处的空旷叹了口气,早上给李清玉打了电话,她照常是不接。只是后来回了信息,说是机票订好了,再有一个月就走,以后没事别联系了。

  以后没事别联系了。她心里反复盘旋着这句话,萧瑟的风一吹,禁不住打了个寒颤。

  “以后连家都没了。”她喃喃说道,头轻轻倚上他的肩膀,“你要是也离开我,我一定会活不下去的。”

  “我不会。”他的手指收紧了些,清朗的声音在空旷的雪地里回响。

  “我会给你一个家。”

  ......

  入殓前,周若去殡仪馆送父亲最后一程。

  他被人从冰柜里拉出来,面色灰白而又沉静,身体又冷又硬,孤孤单单地独自躺着。肚子上那道直入腹腔动脉的伤口,还在汨汨流着液体。感觉极不真实。

  她拿了身寿衣给他换,却笨手笨脚的怎么也套不上去,她急得手下一用力,就听见手腕折断的声音。

  周若满脸惊恐地抬头看着父亲沉静的面容,脑袋里一片空白。

  那是种无法言喻的恐惧。

  心里闷得难受,想发泄却又找不到出口。

  简单的葬礼,只有几个亲戚象征性地过来参拜。再就是几个记者,听到了风声跑来挖新闻,被顾樵找人挡在了门外。

  葬礼完后,周若将骨灰寄存在殡仪馆,等待海葬。

  而后,便回到了顾樵的住处。

  一进了门,气氛压抑依旧。梁知夏端坐在沙发上,端着杯子优雅地喝着咖啡。

  周若低着头径直向楼上走去。

  “周小姐怎么这么不欢迎我?”梁知夏不疾不徐地起身,抱着胳膊走到她眼前,看了眼她臂膀上的黑绸愣了下,“家里死了人还有心情跑到这谈情说爱?心真够大的。”

  顾樵伸手轻轻推了周若一下,“若若,你先上楼。”

  “上楼干什么?”梁知夏眼睛盯着周若,目光一瞬不瞬,“我要跟你们谈谈。”

  顾樵将她挡在身后,目光有些森冷,“有什么跟我谈就行了,她什么都不知道。”

  梁知夏冷笑了声,“哥,你不会到现在还瞒着她吧?”

  顾樵还想说什么,周若安抚似得拍拍他的肩,“没事,谈就谈吧。”

  “可是你现在......”顾樵顿了下,扫过她苍白的面颊,神色里满是担忧。

  周若抿抿唇,“有些事迟早要面对,早点解决了大家都能解脱。”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