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花式追婚,总裁大人吻上瘾

159.她回来了

花式追婚,总裁大人吻上瘾 银丹草 1207 2017-10-07 01:08:54

  两人熟门熟路地直上三楼,在张明远的办公室门口停下。

  若生已经完全脱力,抬手敲门的劲儿都没有,一屁股坐在门口的椅子上,迟迟说不出话。

  顾樵依旧倚着她,随着她的动作换了个舒服的姿势,大半个胸膛几乎都搁在她肩上。

  刚才只顾着用劲儿,倒没怎么在意。现在安静下来,反倒是不自在。

  太过紧密的接触,她几乎能感受到他的心脏,强有力地跳动,还带着些紊乱。他的怀抱好像拥有无限大的磁场,一个劲儿蛊惑着她原本就不怎么坚定的意志。

  她挪挪身子,站起,面色恢复之前的清淡,“行了,给你送到了,我走了。”

  说完不等他反应,兀自向着楼梯口走去。

  尽量挺直脊背,显得自己不那么心虚。

  只是凌乱的步调,终是将她出卖。

  ……

  “又吃什么了?”

  张明远伸手按了下胃的位置,皱着眉问。

  “胡椒。”

  顾樵睁眼,额头因为疼痛而起了层细密的汗珠。

  “说了不能吃刺激性的东西,拿自己身体做实验教材啊?自己挑个病房住下吧。明天早上才能检查,空腹。”

  张明远递了杯热水过去,“没有意外的话,又是胃出血。”

  “我不能住院。”

  顾樵接过水杯,轻缓地啜饮一口,音色平静,“明天有事。”

  “有什么事?天沐的开业酒会?”

  张明远见他点头,忍不住将听诊器扔在桌子上,语气不善地开口,“胃都这样了还去参加什么酒会,你不要命了?”

  “何夏的事要尽快结束。”顾樵伸手捏着因疼痛而高高拢起的眉,沉声开口,“何沐元在何家的根基越来越稳,想动他得趁早。”

  张明远撇嘴,“何沐元巴高望上得厉害,现在正是最得宠的时候,连新开的度假村都叫天沐,是那么容易动的?”

  “我看呐,你们应该再等等,不是说已经找到那个女人了……”

  “等不了了。”

  他叹了口气,突然想起那些照片,心里隐隐升起一丝烦躁,手中的水杯重重落在实木的办公桌上,发出沉闷的碰撞声。

  “她回来了。”

  ……

  有了吴菲菲,就算是跟清静日子彻底告别了。

  天刚亮,就听见她在客厅讲电话。

  娇嗔、呆萌、温柔、天真、妩媚、率直,各种语气间切换自如,衔接起来丝毫不感生硬。

  若生揭了蒙在头上的薄被,仰天长叹。

  服了。

  懊恼地伸手抓了下短发,一脸颓丧地晃到客厅。

  “唉,你怎么跟个鬼一样?”吴菲菲见到她就乱叫,尖细而夸张的嗓音就像指甲划过玻璃,让她无端端起了身鸡皮疙瘩。

  葱白的手指着她的脸,眼神惊悚,“你看看你的黑眼圈,都已经挂到苹果肌了!”

  拍下指着自己鼻尖的手指,若生胡乱往沙发上一倒,好心提议,“你要是实在没地方去,不妨去陪陪陆一白。”

  吴菲菲明艳的五官聚在一起,一脸嫌弃,“不去,那鬼地方那么冷,我的皮肤哪里受得了!”

  若生凉丝丝地瞅了她一眼,“电话挂了吗?”

  “哎呀,我都忘了,还和我老公打电话呢。”

  又是一阵夸张的嚷嚷,她拿起手机往客卧走,走到门口又回过身,黑白分明的大眼睛眨巴眨巴,声音也变得绵软,“阿生啊,昨天早上我过来的时候,看见小区门口有个早餐店,我要两个油条,还有豆花要甜的,mua~”

  若生撇撇嘴,“怕胖还吃油条!”

  洗了把脸,换上件宽松柔软的针织裙下楼。

  现在才刚刚六点钟,晨雾还没散尽。

  阳光透过薄雾,驱走清晨的微寒。

  有鸟儿踩着树枝“叽叽喳喳”地叫,空气清新凉爽,她长长舒了口气,心情舒畅。

  余光瞥见自家车位上停了辆车,锃光瓦亮的奔驰s65 AMG,在这个稍显老旧的小区里,有些格格不入。

  不免多看了几眼。

  她的眼睛有冷泪症,见风见光,总会流泪。迎着光往车的方向看,几乎什么都看不清,只能隐约看见车里坐着人。

  此时,只看了几眼,便盈了满眶的水汽。

  她闭闭眼,随手在脸上抹了下,继续往外走。

  “周若!”

  清朗的声音在身后响起。

  若生愣了下,缓缓回身,见男人熟悉的轮廓从车窗里探出。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