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商战职场 遇见你,就是一场历劫

第二章 初次找工作

遇见你,就是一场历劫 滴水之夏 3040 2017-04-10 13:34:36

  做了一夜的火车,上午九点多的时候,她终于到了。下了车,跟着人群来到出站口,站在四处拥挤的人流中,她在心里想着,上海,我来了。可是下一秒,她就有点慌了,因为这么多年了,她从来没有独自去过一个陌生城市,此刻到了上海,人生地不熟,她连最基本的地铁都不会坐。不过幸好,在来之前,她知道有一个在上海上班的同学,是她高中同桌林勇。她事先打了电话,告诉他今天九点到上海,让他帮忙接一下自己。想到这里,她终于松了一口气,开始四处张望,寻找林勇。“嗨,陈晓雅,我在这儿”,她回头的时候,正好看到林勇在冲自己笑。说话间,林勇已经接过了她手里的行李,一边说一边带她往地铁口走。在她印象里,虽然两个多月前才见过他,感觉还是有哪里不太一样,好像是瘦了点,又好像帅了一点。

林勇这个人呢,人是挺热心的,也挺细心,跟她宿舍老二谈恋爱的时候,那是体贴入微,无微不至。哦,对了,林勇之所以能跟老二认识还是拖她的福呢,她那天闲来没事,就多嘴了一句,跟双方说了一下大致情况,两人都是单身,而且家里离得也不远,本来就是随便提一句,没想到成功的,结果竟然二人竟然聊上了,还聊得火热。今年3月份的时候,林勇还火急火燎的从上海专程跑回来见老二,一见面更是喜欢的不得了,第二天一大早,我们还在宿舍睡觉,林勇这家伙儿就已经打车去新乡市中心买了一大堆零食回来,拎到我们宿舍楼下打电话让下楼去拿回来吃。抛去人品不说,人也长得是眉清目秀,1米8的身高,打篮球,爱健身,喜欢唱歌,爱笑,而且年纪轻轻,就是公司的骨干,负责软件开发,家庭情况也不错,全家都在上海,房车都买好,爸妈也就等一个儿媳妇了。都说爱情是最好的美容剂,所以他最近春光满面,也就不足为怪了。

“你准备去哪里,有住的地方吗”站在地铁口,林勇停下来问她。“去德平路吧”。来这里的时候,她已经跟表妹打好招呼了,先在她那里暂住一段时间,等找到工作之后就找房子。所以,当林勇问到要去哪里的时候,她就直接说去德平路。林勇说了一句好就让她在这看着行李,他去买票。今天好多人呢,排了好长才买到票。看着林勇气喘吁吁的拿着票跑过来,她觉得挺不好意思的,这么热的天儿,还让他一大早来车站接他,她不好意思的说了句,“谢谢了哈,我们走吧”,到了进站口的时候,她才发现一个问题,她不知道怎么刷票进站,上面有一个插卡口,也有一个刷卡面,到底怎么刷呢?她又不好意思问,就墨迹着不肯向前,想让他在前面,看他怎么刷的,然后她看见林勇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紫色的卡,往上面一按,前面的通道就开了,然后她也就照着那样,刷了卡,进站,可是为什么林勇的卡跟她的卡不一样呢,然后林勇告诉他,他的是公交卡,她的是临时买的票,以后要是经常做地铁的话,最好还是先办一张卡,不然到时麻烦。她暗暗思索着,办,等会儿出地铁就办。

一路都是林勇在导航,告诉她到一站该下,怎么换承,公交卡可以怎么用等,很快,她也就学会了来到上海必学的第一件事,坐地铁。这一路还算是顺利,一会儿就到表妹那里了,她把行李放下之后,就立刻又匆匆忙忙的走了,因为她下午一点半还有两场面试,在来上海之前,她就投了好几家简历,在确定了面试时间之后,她就坐车赶来了。中午十二点,她和林勇一路导航,已经来到了要面试的公司楼下,此刻,她已经是饿的饥肠辘辘,尴尬的她不好意思的看了一眼林勇,“我饿了,我们先去吃点饭吧”,“哈哈,你终于饿了啊,我早就饿了,走,吃点好吃的去”。两人笑的没心没肺的找吃的去。

因为面试的人太多了,她想让林勇先回去,反正她已经会坐地铁了,但是林勇有点不放心,“我还是陪着你吧,刚来第一天,还不熟悉,你还不会看地图,万一丢了可咋整。没事,你专心面试去,我就在门外玩一会儿。”等待面试的时间真的过得好漫长啊,她不知是热,还是紧张,手心里都是一层细细的汗。手里填的简历表都紧贴在手上,她把手放在椅子上,想让凉凉的椅子的能给手降点温。

到了下午四点半的时候,所有的面试都已经结束,她觉得最后一个面试自己应该是能过得,因为她能感觉的到,面试官是直面的,问了她好多的问题,问到她为什么要应聘这个职位的时候还听她讲了自己的故事,也许是因为自己骨子里的那股冲劲,能忍,也或者是刚来上海时的心高气傲,初生牛犊不怕虎,反正,如她所愿,当天晚上回家后,她就收到了自己初次应聘通过的通知,并让她后天再去复试。

结束面试以后,第二天她又应聘了4家。第三天的时候,到了她去复试的时候了,因为不熟悉路,早早地她就来到了公司楼下,走在路上,还发生了一个小插曲,有个看起来很时尚的阿姨,在她站在路口等绿灯的时候冲她走过来,夸她很有气质,穿搭也很好,能不能帮忙填一个有关什么的调查问卷,她看了一下时间,还有半个多小时,很爽快的就答应了。又正好不认识路,说了自己要去面试和不认识路的尴尬后,那个阿姨还告诉了她该怎么走,并且怕她找不着,还领着她去了那家公司楼下。以前是谁说上海人都不友好的,这多好的阿姨啊,真是的,害我误会了这么多年,以后还是得眼见为实啊。跟阿姨道了谢,她就赶忙去指定地方面试了。这一轮的面试就轻松多了,来的还有另外一个女孩,但是她一点也不怕,就是对自己很自信,感觉自己肯定是被最后录取的那个。最终的结果也确实再次验证她的猜想,她被录取了,还是那位面试官,他笑着伸出手,“欢迎你加入我们,星期一可以来上班,对了,带上笔,记得签合同。”可是她却感觉怎么找个工作这么轻松呢,轻松的有点不太切合实际。

第四天,照例六点多她就醒了,想着今天还有一个面试,要不要去呢,看着窗外呼呼的风,哗啦啦的雨,还有,今天大姨妈也来了,肚子好疼,她在纠结去不去。到了九点,她坐不住了,去。穿好鞋,拿着伞,搜好路线,她就出发了。不认识路,在一个路口转悠了好久,等她到的时候,已经是中午十二点半了,站在电梯前面,看着电梯反光镜里浑身湿漉漉的自己,发梢滴着水,无力的搭在肩膀上,裤子紧紧贴在腿上,一副狼狈样。因为肚子疼的缘故,脸色还有点苍白,幸好早上出门的时候涂了一点口红,脸上才看起来有那么点色彩。想着这都十二点半了,还不知道人家下没下班,但是来都来了,又不甘心就这么无功而返,还是去吧。趁着等电梯的空隙,她拿出纸巾,迅速擦了一下还在滴水的头发,用手理了理衣服、裤子,尽量让自己显得不那么狼狈。电梯来了,她冲镜子里的自己微笑了一下,就走进去了。面试她的是一个女孩,比她大不了几岁,但是却相当的职业。看着她这一副狼狈样,她的眼神里有一点惊讶,但立马就回复了平静。她招呼着自己坐下,并没有立刻开始让自我介绍什么的,她起身去倒了一杯热水,端到她面前让她暖暖手,“你知道吗,本来今天是有10个来面试的,但是直到现在,你是第一个来的,我都以为外面这么大的雨,今天应该不会有人来了呢。”她看着自己,若有所思的说着。听到这些,她的心里莫名的涌出了一种东西,是对自己能吃苦的一种报答?是对自己守时的一种赞美?亦或者是为了自己那个小心翼翼,又蠢蠢欲动的心得到一丝自由而感到的欣慰?鼻子里有一种液体,酸酸的,好像要喷薄而出,不行,赶紧喝口水。这次的面试也很顺利,晚上回家后就收到了应聘通过,周一可以直接上班的通知。

这下,她又纠结了。现在,在她面前有两家公司可选,工资都差不多,就是工作性质不一样,但是她没有人可以咨询,从爸妈在她上小学离家外出打工后,她就学会了一个人做决定,穿什么衣服,买什么东西,上哪所学校,选哪个专业。而且她也习惯了所有事都自己做决定,总觉得所有人都靠不住,永远没有安全感。纠结了一夜之后,她选了后来去应聘的那家公司。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