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商战职场 遇见你,就是一场历劫

第十章 西塘之行

遇见你,就是一场历劫 滴水之夏 4950 2017-04-20 17:33:22

  今年的冬天似乎来得很早,十一月份,陈晓雅就不得不裹上了围巾,穿上了厚厚的外套。想到去年的这个时候,自己还在学校,宿舍里有舒服的暖气,温暖柔软的被子,食堂香喷可口的又便宜又好吃的饭菜,还有一大群可爱的室友,她们有小说电视可以看,有说不完的话题要聊,六个女生天天叽叽喳喳个不停。再看看现在,白天黑夜,都是自己一个人,外面有冷飕飕的风,还有陌生的一堆人,站在地铁上,从来不会有人跟你打招呼,因为这里的人都在自己的世界里匆忙行走着,谁也没有时间去在意身边的一个陌生人,但是在学校,走到哪里都是同学,随处都是真诚的笑容,城市正把微笑也一点一点的吞噬。

已经是夜里十一点了,可是陈晓雅此刻依然没有一点倦意,反而精神更加高涨。因为就在刚才,白子杨答应她明天一起去西塘玩,还发来了车票的截图。西塘在哪里,是什么类型的,有哪些景点,她对此一无所知。她只听白子杨说那是一个风景绝美的江南古镇,与周庄,乌镇,同里,南浔,甪直并称为江南六大古镇。她在想象那会是一个什么样的地方,是不是徐志摩的诗里写的那样,江南温婉的女子,身着一袭清丽的旗袍,撑着一把油纸伞,步履轻盈的走在烟雨长廊的青石板上;又或者是坐在一盏小船里,小船清波荡漾的摇曳在江南的绿水里;再或者一人独倚栏杆,杨柳岸,晓风残月……

在很多年以前,陈晓雅就曾幻想过这么一天,他喜欢的男生,带他去一个个她想去的地方,夕阳下,她挽着他的胳膊,夕阳的余晖把他们的身影拉得修长;他会在雨天,为她撑起一方没有雨的天空;可是现在,她的愿望竟然马上就要实现了,而且来的那么的意外,陈晓雅突然有了一种幸福来得太突然的感觉,她不愿意也不舍得睡去,怕一觉醒来发觉这只是个梦,那该有多失望。就这么想着想着,陈晓雅睡着了。

不到五点多的时候,陈晓雅瞬间从梦中醒来。陈晓雅昨天夜里确实做梦了,做梦是她每天晚上睡觉的必修课,就跟吃饭呼吸一样正常,但是,去西塘是真的,手机聊天记录里还保留着昨天白子杨发来的车票截图,去西塘旅游是真的,哈哈哈。她笑着笑着,声音不自觉的就大了起来,隔壁屋不耐烦的朝她的房间喊了一句,“小点声”。说起隔壁,这个屋里住的是公司同事,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单身,也没女朋友,至于为什么没结婚,陈晓雅也不清楚。又一次,就这个问题,陈晓雅还特意问了他一下,他只说是不愿意结婚,一个人会更自由。他总体来说,还是个比较有责任心的人,做事比较靠谱,凡是交代过他的事,从来不会忘。关键是他还会烧一手好饭,平时在家的时候,都是他烧饭,陈晓雅负责洗碗,他可能也是对陈晓雅有点意思的吧,约过几次陈晓雅一起出去玩,但都被陈晓雅给拒绝了,不是不想去,正好每次他约的时候,陈晓雅也确实都没空,说实话,陈晓雅也就是不想去,她的忙正好给她一个很好的理由。一句话把陈晓雅吓得赶紧刹住车,她还心虚的吐吐舌头。

看着车票,是早上九点的,算算时间,六点起床,七点出发,八点到,现在五点多了,也可以起床了。她怕再次京东到隔壁,小心翼翼的从床上爬起来,尽量不发出太大的声音,跟做贼似的。洗漱完了之后,白子杨的电话就打来了,问她起来了没,赶紧收拾,别忘了时间。她一口一个是,回答的溜溜的,语气里还有掩饰不住的小期待。

这是他们之间的第一次长时间接触,还是在一个陌生的城市,而且,这不止是他俩之间,也是陈晓雅这二十几年来的第一次单独跟一个男生一起出去玩,她既期待旅途中发生的一些小惊喜,也有一点担忧,两人以什么关系相处呢,晚上住宿该怎么安排呢。事实证明,陈晓雅多虑了,她忘了他是一个情商特别高的人,他会把一切都处理的很让人满意,他自己也说了,自己就这一个优点,就是情商高,他就靠这个吃饭的。

说来也巧,她俩上午来的时候,还是太阳高照的,到了西塘,刚逛了半圈不到,天竟然淅沥淅沥的下起了雨,没办法,虽有冒雨前行很浪漫,但是现在有点不合时宜吧,所有人都在找长亭或者屋檐避雨。她俩急匆匆的躲进一个长亭,此时已经没有位置,只好靠在栏杆上,欣赏着眼前的江南雨景。都说江南好,风景旧曾谙,此时的雨滴正滴落在这片江南的土地上,原本平静的湖面被一个一个的小雨滴,击打的荡出了一圈圈的涟漪,像莲花盛开一样,四处散开,然后再重合,叠加,此消彼长。陈晓雅想起了小时候最喜欢看的一部电视剧《雄霸天下》,她最喜欢的是里面的聂风,这个沙子一样的男人,既有水的温柔灵动,又有砂石的坚硬刚强,他有原则,重情义。喜欢他的女人也有很多,第二梦就是其中一个。里面有一个情节,当时聂风眼睛受了伤,住在第二梦的家里养伤,渐渐地,两人互生情愫。一个下雨天的时候,第二梦跟聂风在亭子里赏雨,第二梦无意说了一句“倚楼听风雨,淡看江湖路”,聂风却记了一辈子。在此后的每个下雨天,聂风总是能想起这句。就像此刻,陈晓雅就突然想起了这句话,而且这次从西塘回到家后,陈晓雅就把自己的朋友圈背景换成了带有这句话的一副风景图。

她转身看看身边的白子杨,发现他正在看着自己,眼睛温柔的似一汪春水。这一刻,她知道,自己应该是爱上他了。而他呢,是想撩自己?还是对自己有意思呢?她不得而知。

雨一直不停,亭子里的也没有要消散的意思,反正此时才四点,时间还尚早。可是陈晓雅不想待了,她像一个耐不住寂寞的小兔子,到处蹦哒蹦哒的,哪怕是关在笼子里,她也想在笼子里到处蹿,发现有没有好玩的地方。不过还好,白子杨带了一把伞,这点陈晓雅很佩服他,这个男人总是随时能把需要的东西都准备好,感觉在他身边,什么事都不是事儿。白子杨撑开伞,很自然的把陈晓雅揽过怀里,一手撑伞,一手揽着她的腰,陈晓雅还没来得及惊讶和尴尬,就被他扶着朝前走了。陈晓雅总觉得自己被他手碰到的地方痒痒的,她的脸也火辣辣的,她想往外挪挪,可揽着她腰的那只手却任凭她怎么动,就是不松半毫。到了最后,陈晓雅彻底是放弃挣扎了,他还是一脸的很自然的微笑的表情。

到了大概六点多的时候,天已经黑了不少,白子杨建议他俩先去定个房间,不然旅游的人多,好点的房间就会没了。她同意了,但是一直乖乖的跟在身后。他倒也轻松,到了客栈,他怕陈晓雅累,就让她在前台等着,他去看房间,看好回来付钱,然后再带着陈晓雅过去。在外面等的时候,陈晓雅一直在纠结这个问题,是定两个房间呢,还是一个呢,定什么样的呢,我该怎么表现呢,还在犹豫的时候,白子杨就回来了,带着她来到房间的时候,陈晓雅又发现自己多虑了,他定了一个标间,房间很大,两张床隔了好远,中间还要一个很大的柱子,白子杨还开玩笑的说,“晚上不许跨线哈,这个柱子就是用来防止你占我便宜的。”说完他哈哈大笑,还一脸害怕的表情。

“嘁,鬼才占你便宜呢”,陈晓雅一脸鄙视的看着他说,心想着这人还真是无耻哈。

他们把包放下,简单的休息一下之后,陈晓雅提议要出去玩会,因为下午在逛的时候,看到好多酒吧,对陈晓雅来说,凡是没有去过的地方,都是一种毒品,她总想去尝试。外面还在下着雨,她俩打着伞在湿漉漉的青石板街道上走了一遍又一遍,就是不敢进去。酒吧里的动感音乐一波波响起,不停旋转的霓虹灯一直在闪烁,门口有很多年轻帅气的小伙子,他们穿着笔挺的西装,扎着鲜艳的红色领结,有着很时髦的发型,他们正招呼着来来往往的人们,试图拉他们进去消费,有时还会随着动感的音乐身体跟着摇摆。一个个年轻的身体,一个个年轻的面孔,却是看不到那种透亮的生命张力和活力,陈晓雅和白子杨最终抵不过门口帅小伙的连说带拽,也最终没能胜过自己心里的那份好奇心,他们进去了一家酒吧。这里应该是西塘最大的一个酒吧了吧,里面有很多人,有很多穿热裤的长腿美女,也有很多打着铆钉耳扣的帅哥,他们不知道因为什么目的,聚集来到了这里,应该也有跟陈晓雅是一个目的的,就是想单纯的进来酒吧看一看,满足一下自己的好奇心。他们每个人面前的桌子上都摆满了酒,无论年老的年少的,女人还是男人。服务员拿来一张菜单,示意他们点点什么,陈晓雅瞥了一眼菜单,上面的价格让她心虚的看了看自己的口袋,又看看白子杨,上面最便宜的酒是一瓶288,最便宜的小吃是话梅,88一份,她们不可能点酒的,因为白子杨滴酒不沾,自己也不喝,就算喝,应该也不是在这,她目前还消费不起。她俩商量了一下就点了一份话梅,两杯饮料。

初次来到迪厅,陈晓雅对一切都显得那么好奇,她坐的位置前面是一个高台,上面有一个女孩在上面跳舞,偶尔还会用手指拨弄一下什么,好像是调音的。女孩化了很浓的妆,烈焰红唇,大红色指甲,齐肩微卷发,穿着一身紧身的镂空白色连衣裙,里面是一件大红色的内衣,裙子很短,刚齐臀,脚上是一双差不多15公分的白色高跟鞋,陈晓雅看着白衣女孩,突然想起了身边的白子杨,她转过头,不怀好意的朝着白子杨笑了笑,示意他把头转过去看一眼,白子杨很识相的看了一眼,几秒钟他就转过身,对着陈晓雅淡淡的说,“有什么好看的,身材还没你好呢”,本来是想调戏一下白子杨的,这下怎么有种被他调戏的感觉,不过听他说到身材还没自己好,陈晓雅还是在心里偷偷笑了一下。

在酒吧做了大约半个多小时吧,白子杨是在是被吵得难受,心脏都被震得咚咚响,他一脸委屈的看着陈晓雅,尽管还想再待一会儿,但是为了显得不那么自私,还是先回去吧。

回到客栈的时候,气氛开始有点尴尬了。陈晓雅不知道该坐在哪里,是床上呢,还是椅子上呢,是他先洗澡还是自己先洗呢?她一时不知道干嘛了,干脆就坐在床边发呆。看看白子杨,人家气定神闲的坐在窗边的椅子上,一边喝茶,一边看电视,好像这尴尬于他不存在一样。过了一会儿,他可能是想起屋里还有一个人,转过头,看着床边做着的陈晓雅,“你怎么还不去洗澡啊?”,他好像是在等自己先洗澡,

“啊,我,我以为你先洗呢,好,我现在就去”,陈晓雅慌忙说着,边说边换拖鞋。

他听到这话却在一边却哈哈大笑,“真是个傻姑娘”。

陈晓雅脸刷的一下就红了,她抱着衣服急匆匆的溜进了卫生间。

从开始到结束,一直都是很相安无事的。这一夜,陈晓雅睡的倒也挺踏实。就是到了后半夜的时候,陈晓雅感觉身上有点凉凉的,可能是深秋的原因了吧,天气有点冷,夜里睡觉前好像是没有开空调的,此时盖得还是一条薄被子,但是陈晓雅宁愿冷也不想起床,就像冬天的夜里,即使她憋的睡不着也不想起床上厕所。可是突然,她听到对面的床上有动静,他应该是起来了,陈晓雅听到有穿鞋的声音,不会是他想……陈晓雅想着电视里的那些情节,全身的汗毛都竖起来了,她屏住呼吸,同时把头又往被窝里缩了缩,被子角拽的死死的,她竖着耳朵听脚步传来的声音,以判断他离自己的距离和方向。

可是声音好像不是朝自己这边的,是往远离自己的方向去的,过了一会儿,传来卫生间门打开的声音,然后一阵哗啦啦的声音,哎,虚惊一场,陈晓雅此刻觉得自己好猥琐,偷听人家嘘嘘,这传出去以后,她的脸都丢完了,她为自己的猥琐在心里骂了自己一万次。

过了一会儿,他从厕所出来了,本以为他该直接回床上睡觉了,可是就在这时候,脚步声停止了,她感觉黑夜里,有一双眼睛在注视着自己,她的脸被这注视弄得火辣辣的烫,过了一会儿,脚步声再次响起,然后,这次这个声音是朝着自己来的,她此刻已经紧张的浑身都是汗了,把被子拽的更紧了,当脚步声停在自己床前的时候,她都已经打算如果他硬来的话,她是死活不同意的,大不了撕破脸,可是接下来发生的事,是她没有想到的。他把一床被子盖在自己身上,怕惊醒她,轻轻地把被子给她掖好,然后再轻轻回到自己床上。

陈晓雅悬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在此刻,她更相信,这个人,无论他以前怎样,此刻,都值得自己去信任,去爱。

第二天早上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早上八点多了。她偏过头,看看对面床上的人是否还在睡觉,这家伙儿,却已经开始工作了,他靠在床边处理邮箱中客户给他发来的文件。看到陈晓雅在看自己,他笑了笑说,“你醒了,可真能睡,就是个小懒猪”,陈晓雅嘿嘿一笑,不回答。

不知道是不是这一笑,让白子杨有点恍惚,他看着陈晓雅的眼神,温柔至极,他放下手机,来到陈晓雅的床边,俯下头,温柔的在陈晓雅的额头上吻了一下。陈晓雅有一刹那间的震惊,她觉得自己的额头也痒痒的,她从被窝伸出手,摸了摸自己的额头被他吻过的地方,这种感觉完全不一样,自己摸就跟挠痒一样,他吻的时候,好像全身的血液都集中在了这一块,还像是被电流过了一遍。震惊过后,是她的羞涩和微笑。她脸红扑扑的看着白子杨,却不料引起了他更大的兴趣,他俯下身,他的唇覆上了她的唇。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