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商战职场 遇见你,就是一场历劫

第十二章 2017年元旦

遇见你,就是一场历劫 滴水之夏 3086 2017-04-28 11:28:43

  “我们几个什么时候聚聚啊,好久没见了呢”,老大在群里开始吆喝,

“对啊,好久没见了,想你们了都”,说话的是老三,几个月不见,这家伙儿倒是会撒娇了,

“过几天就是元旦了,不然我们聚一下吧”,老二消失了那么久,终于冒了个泡,

“老六呢,最近怎么没见她啊”,群里开始有人找我了,想不回答也不行了,陈晓雅赶紧发了个“我来了”,

“元旦是吧,我同意,那就元旦聚吧”,发正也没什么计划,元旦就跟这帮女人们一起过吧。

元旦的前一天,所有人都显得比较浮躁,期待着明天的假期。陈晓雅也是有点漫不经心,她在想着明天的聚会。因为事先问过白子杨,他元旦那天有空走不开,要去签一个重要的合同。所以她很失落,他们认识的第一个新年,他也不能陪她过。说好了第二天的聚会的,可是陈晓雅一点心思也没有,她不想去参加聚会,心里很大很大的失落,像是破了一个大洞,心里空虚的很,她只想快点离开这个城市,去一个新的城市,换个新的地方透透气。

越想越难受,她待不下去了。立即临时买了一张去B城的车。

坐上车的那一瞬间,她还在给她发信息,“你真的不能陪我吗”

“那你等我一下,我签完合同就去找你”

“那算了,我走了”

“你要去哪啊”

“不用你管,你忙你的就好了”

陈晓雅说完,就把手机放进包里,再也不管他了。

中午十一点四十的车,坐上火车的时候,陈晓雅在朋友圈里发了一条动态,还特意显示了一下火车站的地点,她知道他是个细心敏感的人,假如他有心来找自己的话,就一定能知道自己去哪。假如他能来找自己,那就原谅他,不来的话,就再也不理他了。

下午四点多的时候,陈晓雅的手机响了。

打开来看,白子杨的信息,“你是在B城吗,等着我,我马上买票去找你”

陈晓雅丢下一句,“那你倒是来啊”

对方没有回话,陈晓雅心里想着,大骗子,又是一个大骗子。

过了两分钟左右,陈晓雅的手机再次响了,打开看是一张车票信息截图,确实是到B城的。陈晓雅心里一阵惊喜,脸上也是一团笑魇。

B城是陈晓雅爸妈所在的城市,以前她跟白子杨提起过,何况自己是一个比较宅,还比较胆小的人,从来不敢尝试新的东西,连出门旅游也一样,不会轻易选择一个陌生的城市。白子杨对她了解的很是透彻,所以才能轻而易举的知道她去了哪里。

到了B城,爸妈还没下班,陈晓雅就去买了好多菜,回来做了一大桌子饭。两个多月没见了,爸爸妈妈有好多话想跟自己说,但是陈晓雅一门心思的想着白子杨,对爸妈说的话,都是敷衍式的"嗯,哦”。爸妈也看出了陈晓雅的心不在焉,聊了几句,就各自回去坐自己的事情了。而陈晓雅还在想着等会儿该怎么跟爸妈解释要出去玩,依照爸爸的性子,肯定不会让自己大半夜的出去玩的,该怎么说呢?

晚上九点的时候,白子杨告诉她已经到车站了,问她的确切地址,他来找她,她就发了一个自己的位置过去。

二十分钟之后,白子杨就出现在了她的面前,看的出来他的风尘仆仆,衣服都没来得及换,肯定是签完合同就立马买票来的。此时已经是一月份,寒风凛冽,她全副武装,他却只穿了一件单薄的西装外套,看着他,陈晓雅突然之间有了一点惭愧和心疼,自己好像有点作,明明等他几个小时就可以了,非得折腾这么一大圈。但是白子杨看向她的眼神,却依然是充满了宠溺和柔情。

看着自己在夜色中向他走来,白子杨远远的就张开了双臂,陈晓雅一溜小跑,开心的迎上了他的怀抱。他抱着自己在这寒风凛冽中转了一圈又一圈,陈晓雅觉得,此刻的自己就是童话中幸福的公主。

幸福会迟到,但从来不会缺席。

白子杨问她,“今天跨年夜,你想去哪里玩,我都陪你”

“不知道”,陈晓雅一脸窘迫,来过B城很多次,但却对这里一无所知,想出去玩,单页不知道去哪里玩,

“那我们去狂野之城吧,我来的时候跟出租车司机闲聊,他告诉我这里还算好玩一点,而且你以前不是说过想去体验一下迪厅的感觉吗,今天就满足你”,白子杨刮着她的小鼻子,

“好,那我们就去这里”,陈晓雅从来都是一个没有主见或者说是犹豫不决的人,她遵循的原则就是“能懒则懒,能不动脑筋坚决不思考”。

到了谛听之后,到处是乌烟瘴气的,很多人抽烟喝酒,音乐震耳欲聋,彼此之间听不见说话,她俩交流的时候还不得不用手机打字。他心脏不好,也受不了这个环境,这个她是知道的,但是为了满足自己,他没说过一句不。陈晓雅兴趣舞池里蹦跶,她感觉那里好好玩,好多年轻男女在那里弹来弹去的,脚下的弹簧垫好像是一个软软的棉花糖,她也想去尝试,但是上面人好多,陈晓雅就在那里排队等机会上去。

正好有人下来了,陈晓雅拉着白子杨就上去了。前后左右的人太多,总有一些男孩子莫名其妙的撞到陈晓雅,她很嫌弃那些男孩,他们穿着打扮都很怪异,身上还有一种浓浓的烟酒味。白子杨看出了她的嫌弃,他伸出双手,牢牢的把陈晓雅圈在自己的保护圈里,让别人没有机会碰到她。陈晓雅一脸幸福的冲着他笑。

看看时间,已经差不多快到十二点了,白子杨在附近定了一家宾馆。到了宾馆之后,陈晓雅把包一扔,就重重的一头栽到床上,刚才玩的太疯,她已经累得不行了。

白子杨在锁门,转过身看到她这狼狈样,一直嘲笑她。

“怎么了,陈大小姐,蹦跶不动了啊?哈哈”

“是的,本小姐现在需要休息,不要打扰我”陈晓雅眼睛都不睁的回答道,

白子杨锁好门,看了一眼陈晓雅,转身去门后拿了一双拖鞋,走到床前,他问,

“那陈大小姐,你是自己换鞋呢,还是我给你换?”

“当然你啊,我都累死了”,

“行,我给你换,你啊,哪有你这样的,天天跟伺候老佛爷似的。”白子杨一边抱怨,一边把陈晓雅的鞋子脱掉换上拖鞋。

看着倒在床上一动不动的陈晓雅,白子杨把她翻了过来,一双温润的唇就印在了陈晓雅唇上。虽然陈晓雅身体很累,但是意识还是很清醒的。她也懒得动,就随他吧。

看陈晓雅没反应,白子杨吻得更起劲了。他一双大手探到陈晓雅胸前,干脆把她翻了过来,覆身而上。陈晓雅已经是累得不行了,随他折腾吧。

这么好的机会,白子杨怎么可能会错过,他一只手捧着陈晓雅的后脑勺,一只手在陈晓雅身上来回游移,悄悄的不动声色的就解开了她的衣服。

早上醒来的时候,陈晓雅是浑身酸痛,一点也不想动。

白子杨还在睡着,半裸的肌肤露在外面,陈晓雅看的出神,偷偷啃了一口。

“啊,你干嘛,小坏蛋”,白子杨被这一啃惊醒了,看着陈晓雅对他坏坏的笑,他就明白了,

“恩,早上精神好,我们不能浪费啊,”说完就扑上来,一把把陈晓雅压在身下,

“不要了,我浑身酸痛,没力气了”,看着他挑逗的眼神,陈晓雅还会害羞了,把脸扭向了一边,

“可是我想要怎么办呢,嗯?”白子杨开始了他的无赖模式,就是使劲吻,吻得她说不出来话,

“咕……”,哎,太丢脸了,陈晓雅的肚子饿了,白子杨听到声音停了下来,愣了一秒,他开始哈哈大笑,

“哈哈,这某人太不给力了,一到关键时刻就出状况,哈哈”,

“真是的,有什么好笑的嘛”,陈晓雅不好意思又一脸嫌弃的看着白子杨,

“嘿嘿,你能不能下去买点早餐,人家腿软,不想动”,陈晓雅开始了撒娇模式,

“好,你就是老佛爷,等着,我马上回来”,,白子杨虽然一脸不情愿,但对她的要求却从来都是有求必应,从不拒绝,好像没有抗体,就像白子杨说的,“好歹我也是一个总啊,在外面都是我吩咐别人做什么,到你这里,怎么我就成了一个小跟班了,还天天被你威胁欺负,你说我容易嘛我”,

不到十分钟,白子杨就回来了,楼下买的肯德基早餐套餐,早餐来了,陈晓雅还是赖着不起床,没办法,白子杨只得拿到床边喂她吃,“哎,我怎么这么命苦啊”,白子杨可怜兮兮的说着,陈晓雅却笑得一脸无耻。

他本身计划在B城待一天的,但是陈晓雅不愿意回上海,他拗不过她,就陪着她在这里待了三天,直到假期结束。

有些人就是这样,从遇见他的第一眼起,就注定被他一生欺负。一物降一物,没有道理可讲。白子杨于她是这样,她于白子杨也是这样。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