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商战职场 遇见你,就是一场历劫

第十六章 不要走

遇见你,就是一场历劫 滴水之夏 3074 2017-05-10 17:27:00

  正好遇到下班,从地铁出站口瞬间涌出来了好多人。

天气冷,很多都是年轻的女孩子。冬天天黑的早,她们总是夜色中归来,带着一身的疲惫。

可是冬天的风,可不管这些,使劲的吹,狠狠的吹,女孩子一个个都冻得脸色发紫,把手往兜里塞。

看着她们,陈晓雅看看自己牵着白子杨的手,一种温暖油然而生。

她是幸福的,至少在这个车水马龙,霓虹灯闪烁的大上海,至少在这个寒冷的冬天,至少在他面前,她都是幸福的。

她突然想起,白子杨经常跟她说的那句话,“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无论风雨,无论冷暖,有人牵着你的手,给你信心,给你拥抱,就是最好的。她看着他被冷风吹的有些凌乱的发,突然有了一种感动,她停下来,双手捧着他的脸,因为被风吹,此刻是凉冰冰的,白子杨有点不好意思的笑了起来,他一时之间弄不明白这个小丫头又有什么新花招,又惊讶又疑惑,“你干嘛啊,哈哈,这可是大庭广众之下,不许非礼我啊,哈哈”

鬼才非礼你呢,本小姐就是想看看,陈晓雅不理他,她盯着这张脸,她看过无数次的脸,却怎么看都看不够,现在,它在夜色中,暖黄的路灯又为它添上了一缕温柔,她晃了神,轻轻地踮起脚尖,在他的唇上轻轻一吻。

白子杨被这突如其来的温柔下了一跳,“哈哈,你非礼我,说好了不带这样的”

“那是你说的,又不是我说的”,陈晓雅死不认账,把头转向一边,拉着白子杨要往前走,

谁知一转身,却又被一双大手给拉了回来,一下撞到某人怀里,并且唇上又被印了一个吻。

“刚才我吃亏了,被你占了便宜,现在我补回来了,哈哈”,白子杨松开陈晓雅,一边笑一边说着,那架势,就是个小流氓嘛,一点亏都吃不得,

“流氓”,陈晓雅倒害羞起来了,头也不回的拉着白子杨朝前走,嘴角却是掩不住的笑。

这家餐厅不远,很快他们就到了。环境还是不错的,很安静,很适合这个季节,是个吃火锅的地儿。

等餐具上来知乎,陈晓雅才发现,嗯,果然不错,老板有个性。因为在盘子底部,印了一句诗,“黄泥红酒小火炉,诗剑煮酒论英雄”,白子杨和她都很喜欢武侠,也喜欢文艺,陈晓雅经常说白子杨就是那种金庸小说里侠骨柔情的那种人,能屈能伸,还温柔细腻。这个小发现让他俩也高兴不已,大有高山流水遇知音的感觉,自此以后,只要在陈晓雅家附近的吃饭,全都是在这一家。

火锅还没上,白子杨先把酒拿了出来,熟练地开瓶醒酒,然后给陈晓雅倒了一杯,给自己也倒了一杯。

白子杨端起酒杯,一只给陈晓雅,一只给自己,

“来,干杯”,白子杨端起来酒杯,陈晓雅也跟着喝了一口,嗯,味道有一点点苦,但是还可以。

可是放下酒杯才发现,白子杨怎么就只喝了一小口啊,他根本就是抿一下的,陈晓雅的却酒杯里下去了一大半。

“你怎么就喝一点点啊,我都喝了好多呢”,他不喝怎么能醉呢,那自己的小算盘就打不响了啊,这可不行的,

“我说了我不喝酒的啊,今天只是陪你喝一点点,万一等会儿你喝醉了我还能送你回家呢,我们俩都醉了怎么回去啊”,这家伙儿还挺有理的,陈晓雅竟无言以对。

哎,他就是一个坑,跟他讲理从来讲不赢。陈晓雅自愿认栽吧。

喝了两杯之后,陈晓雅开始头晕。这头好重啊,都抬不起来,她以为自己是太累了,就用双手托着头,侧着脸看白子杨在那吃菜。白子杨看她这情况,就知道她是开始晕了,摸摸她的头,有点热,尤其是脸,绯红非红的,摸着还烫烫的,“让你少喝点,你不听,喝醉了吧,等我一会儿,我吃点菜我们就回去”,

“没有,我没喝醉,不急,你慢慢吃哈”,陈晓雅一边说,头还一直往桌子上点,跟小鸡啄米似的,逗得白子杨哈哈大笑,

陈晓雅不明白他在笑什么,但是头越来越沉了,她只想找个能支撑她头重量的地方,头在桌子上点了一会儿之后,她发现桌子还不错,就直接趴在桌子上了。

白子杨吃了几口菜,看着她趴到桌子上,又怕她着凉,就匆匆去结账,然后准备送她回去。

陈晓雅是个特别注意形象的人,她不化妆坚决不出门,不打扮的漂漂亮亮的也坚决不出去,哪怕出去开个门穿拖鞋她都不愿意。这下喝醉了,走路摇摇晃晃的,可怎么办?这条路她走了大半年,很多人她都已经熟悉了,坚决不能让他们看到自己这幅模样。可是她的身体总是不听自己使唤,一个劲的东倒西歪,就像在漆黑的夜晚走路,深一脚浅一脚的,她努力的保持着平衡。

相处了这么久,白子杨是了解她的。他没有像其他人那样,把她的胳膊放在自己肩膀上,然后搂着她的腰扶着她朝前走,他是用双手紧紧的把陈晓雅圈在自己怀里,两手握着她的手,一步一步的朝前走。

到了家,陈晓雅就一头栽在床上,动也不动。白子杨看着她瘫在床上,无奈的叹了一口气。“哎!”

可是天气这么凉,不盖被子很容易感冒。他把陈晓雅翻过来,帮她扯去围巾,脱去外套,里面还有一件毛衣,可是不脱的话她这样睡着不舒服,哎,还是脱了吧。他轻手轻脚的,帮她又把毛衣脱去,然后又是裤子,陈晓雅不是那种清瘦型的,她身上都是肉,老三有一次陪她的时候,摸了她一下,说她摸起来手感好好,肉乎乎的,哈哈,这家伙儿老是占陈晓雅便宜。虽然陈晓雅有一点丰满,但是身材还是不错的。照白子杨的话说就是凹凸有致,该凸的凸,该翘的翘。此刻,看着眼前的这个美好画面,白子杨有一瞬间的恍惚。他的脑子里出现了一些不该出现的画面。

但是很快,他就回过神了,她会着凉的。他赶紧掀开被子,把她抱进去,再帮她掖好被角。然后安静的坐在床边,一会儿看看她,一会儿看看手机新闻。

陈晓雅做了一个梦,梦见白子杨要离开她,她慌乱之中,把手伸出被子一顿乱抓,突然抓住了一只胳膊,

“不要走”,

白子杨以为她酒醒了,回头看看她,这家伙儿眼睛还在闭着呢,估计是又做梦了,哈哈,“好好,我不走,我就在这陪着你,好好睡哈”,说完还宠溺的摸了摸她的头,

看她不再那么激动,好像又睡着了,白子杨轻轻的抬起胳膊,准备把她的手放进被窝,谁知刚放进去准备把手伸回来的时候,陈晓雅却一把抓住,死死不放,还硬往自己身边放。白子杨吓了一大跳,因为他的手碰到了一团软软的暖暖的,他的血瞬间涌到了头顶。顾不上想其他的,他覆身而上,一只大手探到陈晓雅脑后,一只手在她身上游移,双唇狠狠的吻着。

陈晓雅虽然还迷迷糊糊的,但是身体本能的反应,让她还是迎上了他的唇。

持续了两分钟,白子杨突然却停了下来,拍拍她的头,

“乖,好好休息,等你醒了我再走”。

简单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他又坐在床边看新闻。

陈晓雅也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等他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夜里十点了,看着白子杨还坐在床边,她想起来拉他手,却发现自己只穿了内衣,她脸刷的一下就红了,缓了一会儿,她从被窝里伸出胳膊,轻轻拽了拽白子杨的袖子,

“你还在啊”

听到声音,白子杨回头看了一下,她已经醒了,看来喝的不多,刚才是微醉,现在估计也酒醒的差不多了,“对啊,我说了等你醒了我再走的嘛”,

“嘿嘿,我是不是睡了好大一会儿啊”

“也没有,就睡了一个小时多点”,

陈晓雅想着这下又丢人了,本来要把他灌醉的,结果自己先醉了,哎,

“那你现在醒了,我就回去了哈,也不早了,回去要十一点多了”,白子杨准备起身离开,却被陈晓雅一把拉住,

“不要走,好不好”,陈晓雅一脸可怜兮兮的看着他,期盼他能留下陪她一下,

“傻瓜,不行啊,这里是你家,我不可能留在你一个女孩子家的,传出去对你名声不好,乖哈”,说着还不忘摸摸她的头,

都这么说了,陈晓雅还能说什么呢,人家是为你好,走就走吧,随便。陈晓雅把手放了下来,“那你走吧”,

白子杨知道陈晓雅生气了,但是没办法,这是他的原则,他不会违背自己的原则。他低下头,在陈晓雅额头上轻轻吻了一下,“乖,好好休息哈,我先回去了,明天再来看你”,陈晓雅不理他,把头转向了一边。

白子杨深谙她的脾性,这会儿怎么说都是没用的,明天再来安慰一下就好了。他无奈的叹了一口气,轻轻的关上了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