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商战职场 遇见你,就是一场历劫

第二十一章 鼓浪屿第一夜

遇见你,就是一场历劫 滴水之夏 1771 2017-05-27 10:54:19

  飞机到达厦门上空的时候,白子杨提醒我往下面看。

只见下面万家灯火,车辆川流不息,一条条路横七竖八的把这个城市串联包围起来,到处是明晃晃的湖泊,这是我第一眼看到的厦门。

这里跟上海有一个很明显的不同,大部分好看的灯景都在大楼顶层,在高空的时候,这些建筑很是明显。

没过几分钟,飞机就要降落了。到达厦门的时候,已经是夜里九点多,出了机舱,外面在下着毛毛雨。

乘务员让我们在舱内先等着,等机场巴士来接我们。

除了机场的时候,我们一片茫然,因为不知道先去哪,按照我们的计划,第一站是鼓浪屿,可是现在这么晚了,不知道还有没有去鼓浪屿的车。不过幸好,他俩赶上了最后一班车。

到达鼓浪屿,其实就是市中心,不过用了半个小时,下了车,来到这里最繁华的中山街,街上几乎已经没有人了,但美食街例外,这里依然是有很多游客。

说是美食街,不如叫海鲜街更干脆,因为这里到处都是海鲜,扇贝10元10个,两三斤的大龙虾20元一只,很便宜,但是便宜与否跟他们是没关系的,这俩人都不爱吃海鲜,受不了那种腥味,所以只吃了青菜,鸡肉之类的,大概他俩这样的游客也挺少见的吧,看服务员那一脸诧异的表情就知道了,来厦门竟然不吃海鲜。

不过诧异是他们的,快乐是我们的,我们才不管你是什么心情呢。这俩人倒是吃的无所谓。

吃完饭,在街上又溜达了一圈,实在是没什么人,天气还冷,他俩就打算找个酒店先住下,明天再逛。不熟悉地方,就随便在网上订了一家,结果一问才知道是在鼓浪屿里面,到鼓浪屿还要买票乘船过去。不住也不行啊,又退不掉,他俩只好买了票进去。反正也可以,在鼓浪屿玩好了再出来。

为了欣赏景色,他俩特意选了最后一排视野开阔的地方,看着两岸额灯火闪烁,波光粼粼,坐在船上,凉凉的海风吹过来,很是惬意。陈晓雅靠在白子杨的肩膀上,白子杨腾出一只手从背后轻轻抱住她,这海风似乎吹的有点冷呢,白子杨把自己的外套脱下给她披在胸前,自己哼着小曲看着这泛着波光的朦胧夜色。估计他也是冷的吧,因为他抱着陈晓雅的胳膊凉凉的。

陈晓雅转过头,静静的看着他,这个人,还是这样,总是为别人思考的多,冷了,累了,伤心了都不会跟任何人说。假如能有人从他的话语里,从他的动作表情里读懂一些,那是更好,不用解释,不用安慰,给他一个拥抱就好;读不懂,他也不会埋怨,他总是说,“男人就该有男人该有的样,我可是纯爷们”。这张本来就轮廓分明的脸,在这朦胧夜色下,显得更加坚毅和美好。陈晓雅抬起一只手,在他脸上轻轻抚摸,他的皮肤很好,很软,不算光滑,但是摸着很舒服,可是胡子却很硬,总是扎着手,陈晓雅经常笑着说他,“你看你,胡子又扎着我了”,他却总是很自豪,“哈哈,胡子可是男人的标志,证明我是纯爷们”。

陈晓雅在思考,是不是能从一个人的脸看出这个人的性格呢?就像白子杨,他脸部轮廓清晰,棱角分明,就跟他的为人处世原则一样,看不惯我的我也看不惯他,欣赏我的我也欣赏你,说了不喝酒打死也不喝,即使得罪人也无所谓,触及底线的请求坚决不考虑,违反原则的也决不允许。有的时候,你会觉得他很无情,没人情味,但这就是他,他说,人可以不优秀,但一定要有自己的性格特点,让人能从人群中把你分辨出;他的皮肤很软,这就像是他的柔情,他讨厌坐车,有时候忙完一天很累,但是陈晓雅只要说想见他,他会毫不犹豫的赶来,无论再晚,他都一定会准时出现;他三叔被查出是肝癌晚期,在附近一个城市住院,听到消息后,他立马坐车赶去,在医院却没见到有任何人在身边陪三叔,那一瞬间,他的眼眶就红了;在去爬山的时候,路上遇到一只生病的流浪猫,他轻轻的蹲下来,从包里掏出饼干捏碎了喂它,就这么蹲在地上看它吃;他的胡子很硬,这是他的男人味。他身体不好,要定时去医院检查,每次检查都要折腾一天,光抽血这一项就要好几次,有一天聊天的时候,他不小心个自己提起了上次去检查的事,本来身体就虚弱才去检查,在抽了几次血之后,他就一下蹲到地上起不来了,旁边的护士看到了去扶他,他都摆摆手说不用,陈晓雅心疼的责怪他,怎么不告诉她,她陪他一块去,他却笑着说,“我是男人啊,检查一下还让你陪啊”,这样的人,陈晓雅找不到词来形容他,如果说有,那就是他最爱的金庸古龙的小说里描述的那样吧,侠骨柔情,铮铮铁骨,却又柔情似水。

“别动”,白子杨觉得她盯着自己,浑身不舒服,想活动一下,但却被陈晓雅叫住,他愣愣的看着她,她却趁机在他脸上轻轻吻了一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