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民女玉清

第二章 委身为婢

民女玉清 程米粒 1412 2017-04-26 15:32:52

  在周遭乡邻的帮助下,玉清为娘亲安排了一个简单的葬礼。虽没有玉锦作陪葬,但有玉清亲手缝制的两套衣服;虽没有鼓吹手为娘送终,但有玉清摘来的野花、野果;虽没有亲朋的悼念,但有乡邻的慰藉。玉清觉得好满足,也觉得娘亲会满足,娘本就是一个容易知足的女人,娘常说:“知足是福”。如今,有这些,娘亲在天之灵肯定是欣喜的。或许,于娘而言,如今才是幸福的——远离病痛,再也不用日日服药,并且,爹爹肯定是会陪着娘亲的吧,娘亲一定会找到爹爹的吧。

  料理完娘亲的后事,玉清一个人呆在曾和娘生活了近十年的房间里,坐在曾和娘共枕了近十年的床边,玉清的眼里再次充满了泪水。但现在的她,已失去了嚎啕大哭的力气,有的仅是默默地落泪,似乎一切都变得安静,连树上的知了似乎都明白玉清的心境,安静的异常。

  时间一点点地过去,夜幕来临,阵阵凉风透过破烂的窗户吹进房里。玉清依旧一动不动,直到听到门外李易行夫妇的轻唤。

  不愿被李易行夫妇看到自己狼狈的模样,玉清用衣袖将自己脸上的泪痕轻轻地擦掉,而后站起身走向门外。

  “孩子……”李夫人看到玉清强作坚强的模样,一脸的心疼,话未出泪先流。

  站在一旁的李易行看到自己夫人这般模样,心里也是百般滋味。但李易行毕竟是年过半百且看惯了太多的生离死别,面对夫人与玉清的泪流满面,还是依旧可以将自己的内心隐藏的很好。

  “夫人,我们找玉清是有正事要谈,你这样,如何谈呢?”为了缓解夫人和玉清内心的难过,李易行赶忙先劝解着自己的夫人。

  经夫君提醒,李夫人似乎也发觉了自己不该这般悲情外露,长长舒了口气,缓了缓自己的情绪,拉着玉清走进房间。李夫人毕竟不是平常女子,一言一语甚至举手抬足之间都流露出大家闺秀的风范,而面对自己偶尔的情绪失控,她也能在最短的时间内将其收藏心底。她清楚地知道,如果此刻自己不先从悲伤中走出来,那么在今后与玉清朝夕相处的日子里,玉清必将会因这段悲伤而长期情绪低落。她要帮玉清这个苦命的孩子走出这段阴霾,善良的她相信玉清娘的在天之灵一定会帮她让玉清重拾昔日的快乐。

  走进房间,玉清轻扶李夫人坐下,而后让座给李易行,之后为二人倒了两杯清水。这才坐在两人之间紧挨李夫人的凳子上。

  李夫人见自己夫君似乎没有开口的意思,于是拉起玉清瘦弱的小手,缓慢地告诉玉清,两人今日前来的用意。

  “玉清啊,你是知道的,虽然我们老两口救世济贫医治了不少人的疑难杂症,但而今年过半百的我们,膝下却憾无一子一女。而你,可怜的孩子,你失去了唯一的亲人,可不可以……可不可以从今往后和我们一起过日子呢?”李夫人似有难言之隐般,将自己的心意表露出来。

  玉清听到李夫人的这一席话,诧异地将原本因愣神而低沉的脑袋抬起。李夫人看到玉清一脸的茫然,接着说道:

  “我和我相公希望可以收养你,我们会待你如亲生般,绝不会让你受到半点的委屈,你相信我们。”李夫人一脸的诚恳,焦急地似解释般地说道。

  玉清听懂了李夫人的意思,也明了她的心意。虽然年龄尚小,但在和娘相依为命的日子里,她的成熟早已超过了同龄般的孩子,她清楚地知道,李易行夫妇之所以这么做,并不是像李夫人所讲的那样,他们希望有个孩子,而是见她一个女孩子,不忍心她独自生活,所以才用这样的方式想救济她。

  玉清明白的,但玉清不能将实情说出来,她不能辜负李易行夫妇的好意。而且之前因娘的病,玉清母女俩已经欠下李易行夫妇这辈子都还不完的人情债,玉清想,也许这是个还债的机会,待在他们身边,服侍他们、照料他们。反正,在这世上,再也没有亲人可以依靠了,不是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