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民女玉清

第七章 除夕之夜(1)

民女玉清 程米粒 1313 2017-04-27 11:59:46

  虽已是除夕,但今日“御药堂”并未关门歇业。李易行曾说过:“医者父母心,作为大夫,做人做事切不可只顾自己,要肯为病者考虑。“临近年关,别的医馆已早早的关了大门,封了药台。可“御药堂”依旧日日按时开门,按时停业。因城里关门的医馆越来越多,前来“御药堂”寻医问药的患者也越来越多。

  这日,待李易行与李岚回到李府,已是戌时。期间,李夫人已命人去医馆请过三四回,但回来复命的小邓子总是无奈地答复:“老爷说,今日病患太多,走不开。”

  知悉老爷做事的风格,李夫人也是无奈,但眼看着天越来越黑,这团圆饭却不能按时开动,李夫人的脸上亦有几分薄怒。

  玉清见此,忙悄悄地对喜莲说道:“去将我那花梨木古筝搬来这里吧。”

  喜莲一脸的诧异:“搬来这里?大厅?”

  喜莲听过玉清抚琴,那琴是玉清进入李府两个月时,李夫人命人买给玉清的。李夫人本想找个师傅教玉清抚琴,以减少玉清对娘亲的思念,却不曾想这丫头的琴技哪儿还需要别人教。玉清娘日子虽过的清苦,有时甚至一个月吃不上一顿补的,但对玉清的教导却是不曾落下丝毫。从琴棋书画到女红,玉清几乎是样样精通,聪明且懂事的玉清,自小便被娘亲教导:“女孩子,一辈子能依靠的人不多,很多时候需要靠的是自己,而身上有一两样可以伴身的技艺,对你以后会是很好的帮助。”

  所以玉清在学的时候,格外的认真,而玉清娘亲又是很好的老师,所以在第一次听玉清抚琴后,李夫人脸上的惊诧可想而知。

  但即便此,玉清却不曾经常碰那琴。今日,玉清看着冷清的大厅,看着微怒却无可奈何的李夫人,才想起抚琴让李夫人开心些。

  看到玉清肯定的眼神,喜莲走上前拽了拽跪在地上正不知如何是好的小邓子,之后又给站在杨总管身后的小卓子使了一个颜色。之后带着二人悄悄地退出了大厅。

  待出了大厅,小邓子立即露出一张讨好的笑脸蹭到喜莲身边说道:“喜莲姐姐,这是有什么事吩咐我们去做吗?”

  喜莲看到小邓子那嬉笑的嘴脸,拧起小邓子的耳朵,说道:“跟我去给玉清小姐把她那花梨木的琴搬来大厅。”之后再次使劲拧了小邓子耳朵一下,才放开,之后轻步向西厢房走去。

  小邓子捂着耳朵,看着跟在喜莲一旁嘿嘿笑着的小卓子,白了一眼,之后赶紧加把脚劲跟了上去。

  待李易行与李岚走入李府大门,一阵阵旋律悠扬的曲子就这么飘入耳畔。李易行转头疑惑地看了杨总管一眼,杨总管忙笑着上前解释道:“之前,老爷不曾归家,玉清小姐见夫人有些恼怒,便将木琴搬至大厅了。”

  听过杨总管的解释,李易行抬脚穿过游廊,向大厅走去。

  李易行开心地笑道:“玉清丫头的琴声,可真是悠扬悦耳,余音袅袅啊。”之后,讨好的走到李夫人面前说:“夫人今日可是占了我的光啊,要不如何听得玉清丫头抚琴啊。”说罢,吩咐吴妈妈上菜,并入席坐在了主位上。

  李夫人本已消气,听到李易行的话,无奈地笑笑,之后拉着玉清入席。并对李岚说道:“岚儿,今日可是除夕,你就任着你大伯苛刻你到此时。”

  李岚对着李夫人亦是一脸无奈,一边在李易行下手边坐下,一边解释道:“好伯母,我被大伯欺压可是这一天两天的事儿啊。今日至今还未进茶呢。”之后委屈的看了看李易行,逗得李夫人赶紧催促喜娟给李易行与李岚先上点茶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