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民女玉清

第十八章 擦肩而过(2)

民女玉清 程米粒 1268 2017-07-12 06:33:02

  此时的玉清已经是万分懊恼,能让布衣师傅这般恭敬,又有方丈陪同在侧,再看看那锦衣男人不怒自威的神色,那白发老人的身份可想而知。而刚刚从她身侧急急走出的那个人,身份地位应该也不简单。见方丈与锦衣男人随着白发老人出了院子,玉清忙笑着对布衣师傅告辞,之后急急地出了院落。

  布衣师傅看着玉清的背影欲言又止,心想,这个时候,还是以先找到那个祖宗为重,至于玉清这边,改天见到了再想想办法掩饰过去吧。于是回头吩咐了乐天几声,便急急地出了自己的院落。

  玉清与喜莲出了布衣师傅的院落,喜莲自是看到了玉清的慌乱之色,不过见玉清并未与自己谈心的样子,便将劝慰的话又咽回了肚子,之后搀扶着玉清慢慢地踱着步子往李夫人休息的厢房走去。

  待二人走到李夫人休息的厢房门前,玉清抬眼看到紧闭的房门,神色一动,便对喜莲说道:“夫人定还在休息,我们去后院的竹林走走。”

  迎安寺的后院有一大片竹林,这片竹林是布衣师傅精心栽培的杰作,所以是不对外观赏的。不过因得布衣师傅对玉清的喜爱,所以很早前便允许玉清在这里独自打禅、冥想。每每当玉清心情低落又不愿人打扰的时候,便会叫上喜莲一同来这竹林坐坐。此时的玉清,心里莫名地感到慌乱,或许是那位白发老人毫无掩饰投来的烁烁目光,或许是见到布衣师傅的慌乱,或许又因这一切赶巧不巧地被她撞上,总之,玉清心里的慌乱有些压不住,所以还是来竹林坐坐再回厢房为好。

  玉清携着喜莲在竹林内一步步走着,时值五月,这竹林内给人一股外界没有的舒爽,越往竹林深处走去,内心便越沉静,玉清不由地深吸一口气,感觉心里踏实了,这才拉着喜莲说道:“好啦,我们回去吧。”

  喜莲听到玉清轻松的语气,一颗悬着的心才放下,玉清小姐心思细腻,刚刚布衣师傅院里的情况定是让她感到惊慌了,不过喜莲知道,现在的玉清小姐定是没事了。二人转身往竹林外走去,边走边聊着吴妈妈前些日子送来的花样。

  两人正聊的开心,远远的听到脚步声,玉清以为是布衣师傅来寻她,与喜莲相携一笑,可谁知对面迎来的竟是一个年约三十的清瘦男人,男人身穿蓝色长袍,腰间陪着长剑,手里攥着一个瓷瓶,急急迈着步子迎面而来。

  见到玉清二人,男人明显愣了下,之后错开身子准备继续往竹林深处去。玉清知道,在这竹林最深处,有个亭子,平日如有闲致,玉清会与布衣师傅在那儿下几局棋,看样子这男人是要向那儿走去。

  原本玉清该拉着喜娟继续向前走的,她应该强迫自己快快回到李夫人所在的厢房,而后继续自己平凡的人生,毕竟布衣师傅院落里发生的一切已经警示她,那些人不该是她亲近的,那些人的事,不该是她操心管的。不过此刻的玉清说不上来为什么,竟站住了,转身向那男人说道:“如有外伤,这‘金拭草’确实是极好的,不过如若伤口已经发炎,那么你最好还是早些去医馆医治会比较好。”

  吴枫听到玉清的话定定的站住了脚步,转身蹙眉看着玉清。对面的女子不过十七八岁的样子,一袭青色长裙,头上插着一根玉簪,齐腰长发用一根丝带随意的系着披于身后,一双清澈的双眼此刻露出坚定自信的神色。吴枫当然清楚主子此刻的状况正如这女子所说般,不过他很纳闷这女子怎会知道主子受了伤,且又怎会知道伤口已经发炎。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