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民女玉清

第二十章 久违相见(2)

民女玉清 程米粒 1237 2017-09-22 00:29:59

  男人似未想到玉清竟有这般狠劲,待回过神,只见玉清已走出了凉亭,站在了布衣师傅身边。

  “他该是受了外伤,但我实在不方便查看,不过根据脉象,伤口应已经发炎了。而且他目前还有些发热,不想他出事的话,赶紧送他去医馆吧。”玉清对着吴枫说道,之后看向布衣师傅说:“如若真有什么不方便之处,不如请岚哥哥来看看。”

  布衣师傅当然明白玉清口中的岚哥哥是谁,正思量着如何劝说那位爷,却不想听到亭内传来男人的声音:“布衣,我的伤就让这个姑娘医治吧。”

  听到男人的话,玉清转头看去,布衣师傅与吴枫亦是一脸的不可思议。不过凉亭内的男人直直地躺在石凳上再不吭声了,布衣师傅为难地说道:“清丫头,不如辛苦你几日。”

  看着一脸纠结地布衣师傅,再看向一旁欲言又止的吴枫,玉清明白,自己真是给自己挖了个大坑,如今这坑要么自己爽快地跳进去,要么被刀架着脖子狼狈地跳进去,可无论是哪种选择,玉清都是后悔万分。

  布衣师傅看着玉清懊恼的模样,心里也是一阵揪心。一来,那爷所伤的地方,实在不方便让还未出阁的清丫头治疗,二来那爷的脾性遇上清丫头的倔强,真怕发生什么不可收拾的局面。但如今一切都没有了退路。布衣只好轻轻拽了拽玉清的衣袖。看着布衣师傅小心翼翼递过来的眼神,玉清只能无奈地说道:“允我去向夫人说说。”布衣师傅听到玉清的答复,知晓玉清这是答应了,不过还是担心地说道:“清丫头还是不要据实说得好。”布衣师傅跟玉清相处这么多年,之间的默契还是有的。玉清明了地答到:“嗯,我会跟夫人说,师傅得了新的棋谱,需要研习几日。”玉清这话不仅说给布衣师傅,亦是说给吴枫及喜莲听。之后转身对着吴枫说道:“先扶他去布衣师傅的院落吧,我随后就来。”之后便携着喜莲离开。

  待玉清离开,吴枫与布衣才一同进了亭子。面对躺在石凳上双眼紧闭的主子,吴枫立刻跪了下去,:“主子,奴才认罚。还请主子以身子为重。”

  半晌过后,石凳上的男子才眯着眼坐了起来,许是扯了伤口眉头不由得一皱,吓得站在边上的布衣心里又是一紧,赶忙劝到:“爷这次还是听枫大人的吧。”

  呼延霆坐直了身子,待伤口的疼痛缓了缓,抬眼望着布衣问到:“刚那女子叫什么?”

  布衣此刻为了这位爷的伤口心里已是万般的抓挠,却不曾想爷出口问的竟是这句,呆愣着半天竟没反应过来。

  “问你话呢?哑巴了。”等了半天没听到布衣的答话,呼延霆恼怒地吼了一句。这一声吼震得伤口又是一阵疼,瞬间脸色又白了几分。

  呼延霆的一声吼吓得布衣亦是一哆嗦,直直地跪了下去,赶紧答复到:“爷,那丫头唤玉清,乃明城御药堂李易行的养女。自小跟着李易行习医,医术还是信得过的,请爷放心。再者,清丫头聪慧,爷不必担心后续的事情。”布衣以为爷这是既不信玉清的医术亦担心玉清的为人,赶忙解释到。

  呼延霆坐在石凳上,心里默默念着:“玉清,呵,我终于找到你了。”而对于布衣后面的念叨却是充耳不闻。

  半晌,见爷再未问话,布衣斗胆地抬了抬脑袋,看着爷脸上的笑竟是呆了,爷笑了,天哪,这是撞了哪门子邪。为了确认不是自己眼花,布衣狠狠地拧了跪在身侧的吴枫一把。吴枫莫名的被布衣拧到,呲着牙瞪了过来。顺着布衣的眼神,吴枫抬眼向主子看去。许是二人的目光太过热烈,呼延霆瞬间收起了脸上的笑容,而后瞪着跪着的二人说道:“还不扶爷走。”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