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民女玉清

第二十二章 正面交锋(2)

民女玉清 程米粒 1217 2017-09-29 08:26:15

  当意识到自己七年来的行为是那般的呆蠢,呼延霆支撑着身体的右手不住地握拳,看着玉清依旧带着温怒的眸子,呼延霆轻轻地吐出:“滚。”

  声音不大,可玉清却听得清楚。玉清不清楚这男人脑子的结构为何异于常人,明明是他错在先,如今这般恼火的模样是甩脸给谁看。

  不过再怎样的恼火,玉清此刻还是掂量的清楚,她深呼吸后,望着呼延霆的双眸说道:“伤口在哪里?”

  呼延霆此刻已不再想与玉清有任何牵扯,定定地对着玉清再次说道:“滚。”而后将双眸落下。刚刚与玉清的拉扯,已让伤口再次崩裂,此刻就是多说一句话对于他而言都是困难。

  看着眼前眉头紧锁故作坚强的男人,玉清真想推门而出任其自生自灭,可想到布衣师傅的嘱托,再看着眼前隐忍着疼痛的男人,玉清只能将自己心底的恼火压下,再次说道:“不是你让布衣师傅让我留下为你诊治吗,说吧,伤口在哪里?”

  玉清的问话并没有得到答复,心底懊恼却没得发泄,只能再次问道:“究竟是伤到了哪里?”语气亦不自觉的有些不耐。可男人像是故意与她作对,依旧不吭声。

  玉清深呼吸压下心底的火气,有些好笑,自己竟然对这个陌生的男人做不到心态平和,十七年来的火气似乎都在今天压不住,直直地往出冒。

  玉清向男人走近了一步,心想这个男人也真是别扭,既让她来帮自己诊治,不但轻薄了自己,莫名地发火,如今她已不在意他的态度,而男人竟还耍脾气地不告诉自己究竟伤在何处。既然他不答,那就只有自己查看了。

  根据之前男人坐起的样子,玉清猜想那伤该是在腰腹,像是跟男人说,又像是自言自语:“你不要动啊,我看看你的伤。”作势就要去解男人的衣衫。

  一年前距明城四十里外的秦牛村因河水泛滥导致整个村子的人受伤,李易行得到消息带着药堂的伙计急急赶去,玉清得到消息亦是央求李岚带上她。那次的诊治,让习医五年多的玉清第一次感受到了生命的脆弱,亦让她庆幸自己一直来的坚持。那样混乱的场面,对于面前的伤者,无论男女老少,对于医者均是伤患。

  而面前的男人,在玉清眼里亦是一样。玉清两手伸向男人的腰带,正准备打开衣衫,却不想男人竟直直地靠进了她的怀里,玉清惊得一下狠狠地将男人推了出去,正准备不顾其身份给他一巴掌,却见男人直直地躺在床上眉头紧锁,一动不动,腰腹处的血渍已渗出外衫,一片触目惊心的红。

  此时,玉清已顾不得男人之前的无理,玉清心底明白,就之前布衣师傅的态度,如若眼前这个男人此时若敢有半点差池,估计别说自己的小命,就是布衣师傅,整个迎安寺估计都要不能安生了。

  玉清忙上前仔细为男人把脉,男人脉象微弱,探了探男人的额头,额头的热度吓得玉清手一缩。没来由的,玉清心底的火气又有些压不下去。已经这般,男人刚刚竟然还对着自己吼,让自己滚。他是准备今晚死在迎安寺吗?

  虽然玉清并不在意什么男女有别,但还是走到门口将男人的侍卫叫了进来,当布衣师傅与吴枫走进房间,看到直直躺在床上没有半点生气的主子,二人吓得均是一哆嗦,直直地盯着玉清。

  玉清被二人直勾勾地盯的极不自然,明白二人的担心,别扭地说道:“还死不了。”

  布衣师傅听到玉清气呼呼地语气,心想定是发生了什么不愉快,可眼下也是顾不得细问。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