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民女玉清

第二十三章 初次心动(1)

民女玉清 程米粒 1291 2017-10-03 13:12:13

  这一晚,呼延霆将整个迎安寺折腾的人仰马翻。原本玉清对于诊治呼延霆还是有七八分把握,然而在为呼延霆处理了外伤,而后又服了退烧以及抗炎的药物后,呼延霆依旧不见醒。而到了晚上,呼延霆再次开始高烧。这下不仅吓到了布衣师傅与吴枫,连玉清自己也被吓得不轻。

  玉清虽然跟着李易行这几年习得了一些诊治的方子,但毕竟从未遇到过这样棘手的状况,心里不免有几分忐忑,于是便与布衣师傅商量,是否该去请下李易行或者李岚也行。这边吴枫听到玉清的建议,已顾不得太多,急急地将住在寺院里的梁太医请了来。

  梁太医进了屋子,看了看呼延霆的状况,对于玉清的诊治明显感到诧异,没想到这年纪轻轻的女娃,竟懂得医治剑伤,且开的消炎退热的药方也是极其妥当。

  之后梁太医吩咐吴枫速速去拿些烧酒来,但因迎安寺酒肉乃是禁物,吴枫大半夜急急地又去了趟明城。回来后,梁太医吩咐吴枫将呼延霆的衣衫褪尽,之后用烧酒涂抹呼延霆的全身。

  本该,在梁太医到来后,布衣师傅碍于男女有别就交代玉清去休息,但得知来给呼延霆诊治的人是梁太医后,玉清竟赖着不走了。

  原来原本要去御药堂讲医的梁太医,在得知呼延霆受伤后,便急急地赶来迎安寺,但因呼延霆倔强拒绝医治,无奈只能暂住迎安寺随时等候传唤。如今看到昏躺在床上的小王爷,脸色煞白,密汗直冒,心里亦是惊慌的紧。

  这边梁太医确定呼延霆的病情不会继续恶化后,将该交代的交代给吴枫与布衣师傅,便急急地出了屋子,那边老主子还等着回话呢。

  梁太医走后,布衣师傅与吴枫两人手忙脚乱地想继续用烧酒为呼延霆擦拭身子,但因着两个大男人对于这伺候人的活计实在生疏,不待一会,不是烧酒撒在了床上,就是脸盆里的水溅到了地上。玉清见二人笨手笨脚,慌慌张张的样子,叹口气将二人推至一旁,而后按照梁太医的嘱托,轻轻地为呼延霆擦拭着身子。

  昏睡中的呼延霆没有了之前的狠戾,浓浓的眉毛微微蹙着,双眼紧闭,俊美的脸上此刻泛着微微的红色,微薄的嘴唇因发热有些干裂。

  玉清回过神来,暗自发笑,她竟对着一个男人看的出神。还是之前对她态度那么恶劣的男人。

  玉清走至门外,屋外漆黑一片,天空繁星点点,看来明天定又是一个好天气。

  因着呼延霆的状况,玉清支走了喜莲,让她去厢房休息。而布衣师傅与吴枫一个时辰前被方丈差人叫出去了。此刻,布衣师傅的院落就只剩下她和这个男人。

  再次回到屋里,走到桌前,倒了杯清水,玉清拿出自己的帕子,在茶杯里蘸拭了一下,之后轻轻地用帕子帮呼延霆擦拭着干裂的唇角。

  在梁太医为呼延霆诊治的时候,布衣师傅将玉清拉至一旁,轻声地告诉了玉清呼延霆的身份。本就认为这男人定是身份不凡,没想到竟是七皇子睿王爷。只是纳闷这么尊贵的身份,为何会这么不爱惜自己的身体。布衣师傅对此绝口不提,玉清亦知晓不该问的不问。如今看着床上躺着的面色苍白的男人,玉清竟是糊涂了。

  玉清虽然出神想着事,但手上为呼延霆擦拭嘴角的动作却没有停。所以在呼延霆意识转醒的时候,只觉得自己宁可再昏死过去。

  呼延霆只觉得有一样轻轻揉揉地东西在摩擦着自己的嘴唇,而鼻息间传来的那淡淡的熟悉的气息让他迷乱。当意识到自己近乎半裸,而身边的女子离他是那么近,一时间呼延霆的心跳不受控制地跳动着,而脸上亦不自然的浮现着一抹鲜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