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民女玉清

第二十五章 初次心动(3)

民女玉清 程米粒 1316 2017-10-13 01:55:11

  “你还没回答我,你的年龄,你家里还有什么人?”呼延霆多了比平日百倍的耐心,低声问道。

  并不是玉清故意避而不答,实在只因娘亲是她不愿提及的伤痛。但玉清见识过呼延霆的执着,也明白面前的男人并没有此刻看起来这般无害。于是缓声说道:“民女年芳十八,是御药堂李府的丫鬟。”

  玉清并无半点隐瞒,亦没有心思与呼延霆在此纠葛。

  然而,呼延霆却是感觉出了玉清的敷衍。冷笑一声:“哼,好大的胆子。”

  玉清抬眼望着男人,这男人定是从小被娇惯大的,脾气更是难以捉摸。这又是怎么了,突然间又不知抽什么疯?

  虽然知晓男人身份地位显赫,而自己也并非不知轻重之人,但此刻,没缘由的,玉清却不愿对男人继续低眉顺眼。于是,当布衣师傅与吴枫进门后,看到的便是床上、床下两人,怒目相争的样子。

  “主子,您终于醒了。”吴枫虽然不明白主子此刻为何与玉清姑娘生气,但主子醒来的事实已然让这个大男人差点对玉清感激涕零。于是便一五一十的将玉清如何诊治,如何照顾细数给呼延霆听。

  呼延霆此刻也是矛盾的,站在他面前的是自己心心念念了七年的女子,是彻夜悉心照顾自己的女子,是自己第一次有着强烈欲望想要绑在身边的女子,可为什么总会不自觉的对她发火呢。

  就如此刻,看着她与布衣师傅在一旁嘀嘀咕咕,他的心里莫名的又是一阵躁动。

  “这……我问问爷的意思。”布衣师傅听到玉清一早便要离开,想到昨日的种种,不敢随便答复。

  玉清心想,梁太医就在这迎安寺随时伺候着,她一个半斤八两的医馆学徒,在这里凑什么热闹。于是打算天一亮就回李府。直觉告诉玉清,离这个男人远远的会比较好。

  可谁知,当布衣师傅向呼延霆说明玉清的去意。呼延霆竟猛然自床上坐起,薄被划下,露出精瘦的上身。

  “为什么要这般着急离开?”呼延霆明显感觉到了伤口被拉开的痛,疼的他冷吸了一口气,可此时他却无暇顾及,紧紧的盯着站在一旁的玉清问道。

  看着呼延霆突然坐起身,屋里的其他三人均是一惊。昨日玉清为呼延霆处理外伤时,那触目惊心的剑伤着实让玉清心惊,就连梁太医看过伤口后,对他们亦是千叮咛万嘱咐,一定不敢再将伤口扯开。

  而此刻,这男人竟是不知死活的就那样坐了起来。玉清已顾不得回答呼延霆的问话,怒吼到:“你是疯了吗?不要命了吗?”并急忙上前查看呼延霆的伤口。

  看着身边靠着自己这么近的女子,闻着她身上淡淡的香味。呼延霆突然有些感谢宫里那位对自己这次的赶尽杀绝。

  一旁的吴枫与布衣急急地想向玉清询问呼延霆的伤情,结果呼延霆一道不爽的目光让二人乖乖的闭了嘴悄悄地退出了房门。

  那么猛然的起身,包裹着伤口的纱布瞬间就是殷红一片。玉清看着伤口又开始渗血,转身准备让吴枫唤梁太医前来。可身后哪儿还有吴枫与布衣师傅的身影。抬眼疑惑地看着男人,呼延霆却别扭的转过头,轻声说道:“我让他们出去了。”

  “为什么?”呼延霆伤成这样,吴枫与布衣师傅不声不响地离开,这也太诡异了。

  呼延霆明显不愿玉清继续纠结这个问题。眉头一皱,冷“嘶”一声,玉清的注意力成功被转移。

  “你快躺下,我看看。”玉清说着,扶着呼延霆缓缓躺下,而后轻轻揭开敷在伤口上的纱布。

  看到一片血肉模糊,玉清咬着唇说道:“我让吴枫去请梁太医来。”而后转身准备去外面唤吴枫。

  然而就在玉清转身的一瞬,呼延霆一把拽住了玉清的手臂,别扭地说道:“我讨厌宫里的太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