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民女玉清

第二十八章 约法三章(2)

民女玉清 程米粒 1369 2017-10-20 10:25:19

  “好吧,我同意。”看着玉清恨得牙痒痒的娇憨模样,呼延霆的心里似开了花般灿烂,最终非常识趣的点点头说道。

  “还有没有第三条?”呼延霆逗趣的问道,压根就没将玉清的这些条条框框记在心上。只要玉清答应留下,他就有办法将其留在身边,一辈子。

  看着呼延霆一副纨绔的样子,玉清深吸口气,“不能生气,不能生气,人家是王爷。”玉清强忍着心中的怒气,而后盯着呼延霆,“第三,一旦你伤势好了,就必须放我回去,不能言而无信。”

  呼延霆没想到玉清的心思竟这般缜密,连这个都预计到了。难道自己对她的渴求竟是这般强烈,让她已生出了要逃掉的心思。

  不过,毕竟是涉世不深的丫头一个,还能被她拽着走不成。呼延霆当然不可能直接答应或否决玉清的这个条件,迂回的答到:“我伤好了,就该回上京了,还留你在这儿做什么?”之后一副似听了笑话般的样子看着玉清。

  明明呼延霆说的是事实,明明这是自己要求的,可从呼延霆这里听到毫不在意的答复,玉清的心里竟酸涩的紧,呼吸似乎都被掐断了般,憋的说不出话来。

  “嗯,既然你都能做到,那么我会留下。”玉清收起自己心里的别扭,脸上露出一副牵强的笑意,而后抬眼对着呼延霆说完,便要起身离开。

  呼延霆看着玉清突然情绪低落的模样,有些不知所措,一时也不知该如何出言劝解,而后看到玉清要离开,心里一急,便再次拽住了玉清的手腕。

  “你要去哪里?”因着急切,呼延霆的语气有些冲。

  “回房休息啊。昱王爷,你的伤口我已经重新换过药了,我去唤吴枫进来伺候。”收拾好自己的心思,玉清清冷地对着呼延霆说道,而后趁势拽开呼延霆的手,向厢房外走去。

  看着玉清离开的身影,呼延霆一脸的疑惑。他从未和任何一个女人单独相处过这么长时间,当然除了那个让他头疼不已的皇姐外,所以面对玉清突然之间的冷淡,呼延霆直觉有些不对劲,但却无法得知到底是什么缘由。

  再说玉清这边,出了厢房,便一眼看到了站在院里焦急地等候着的吴枫和布衣师傅。

  虽说已经时值夏至,但夜里的迎安寺依旧透着几许凉意。想到之前呼延霆的霸道与不讲理,再看着面前二人穿着薄衫,顶着冷意,在这里急切与不安的等待着,玉清对呼延霆的那最后一抹悸动也被深深压入心底。

  是呀,他是王爷啊,即使再怎样不谙世事,她也清楚这睿王爷乃是当今惠贵妃的独子,是深受当今圣上宠爱的皇子,是最具优势的未来皇储的竞争者。

  像吴枫这么出众的男人,以及在这迎安寺甚至明城都位份尊贵的布衣师傅,在面对那个男人时都是这般小心翼翼与谨小慎微。

  而她,只是世间最最平凡不过的一个女子,怎能要求他对她是不一样的。可那个霸道的吻又算什么呢?如果说,第一次的浅尝辄止只是因为不经意的碰触,那么刚刚那个呢?那个让自己沉沦,而今又患得患失的吻又算什么?

  想到呼延霆刚刚玩世不恭的笑意,玉清收起自己心里的苦意,静静地对上前来的二人说道:“伤口没有被扯开,只是因着猛然的起身,渗出了一些血渍而已,不用担心。”

  而后转身对吴枫说道:“你去照顾他吧。”

  吴枫听到主子无事,这才将心放回肚子。虽然不了解玉清的为人,但就这一天的观察,吴枫还是信得过玉清的。主子对梁太医那般的抗拒,如今,这玉清姑娘是他唯一可以依靠的浮萍。

  对玉清作揖表示感谢,玉清当然不敢承这礼,侧了侧身子。看到吴枫欲言又止地模样,轻声说道:“我会留下待他伤势痊愈。”

  虽然不明白主子是如何将玉清小姐留下,但知晓玉清会留下就够了。

  吴枫再次作揖答谢,而后转身奔进厢房。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