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民女玉清

第二十九章 暗自伤神(1)

民女玉清 程米粒 1342 2017-10-28 01:46:18

  玉清觉得格外的累,脸上的疲惫之色让布衣也不好再询问其他,虽不明白这睿王爷为何会对玉清丫头另眼相看,也不清楚这对玉清而言是福是祸,但命中注定的事情有时候旁人只能看,说不得。

  “清丫头,快些回厢房休息吧。”一夜未眠,大家都是心力交瘁。

  与布衣师傅道了别,玉清回到了她经常宿着的厢房。

  喜莲见玉清走进厢房,忙从矮塌上起身,这一夜因担心着玉清,喜莲也是一夜未眠。

  如今见玉清一脸倦色,喜莲忙走上前扶玉清坐至桌前,并倒了杯清水给玉清。

  “你怎么也不睡呀?”一杯水见底,玉清将水杯放回桌上,而后对着喜莲问道。

  以前,若布衣师傅得了好的棋谱,玉清熬一整夜解棋也是有的。那时候,玉清就会让喜莲先睡。而今天,喜莲这样等自己一夜,玉清明白喜莲的担心。

  “别担心,虽然有些棘手,但还好京上的梁太医刚好在寺里,幸得他的帮忙,如今都好了。”玉清并非刻意隐瞒呼延霆的身份,只是待这个把月时间后,他们就将是陌路,如今若告知喜莲呼延霆的身份,除了让喜莲更加忧心外,没有其他意义了。

  喜莲对于玉清的解释没有任何疑问。她没有功夫去担心那个神秘的男人,无论他的身份是多么尊贵,又无论多少人忌惮他的地位,这些都与她无关,她只怕玉清惹上了不该惹得人,摊上不该摊的麻烦。

  如今听得一切安好,喜莲也便放了心。扶着玉清走至床前,帮玉清褪了外衫,劝解到:“姑娘快些休息会儿吧。这一夜没睡,明儿个回府后定要被夫人念叨了。”

  原本玉清还想跟喜莲解释,明儿个自己定是回不了府的,但实在是觉得多说一句话都累的慌,于是躺下闭上了双眼。

  喜莲见玉清躺下睡了,而窗外天际明显已经泛白,于是悄悄地走到矮塌上,也休息了去。

  玉清闭着双眼,明明很累,却是如何也睡不着。脑子里总是浮现出那张冷峻的脸,以及那个让自己心跳加速的吻。

  玉清翻了个身,想到男人最后说的那些话,心里又有些泛酸。人家是王爷,后院不知有多少美人佳丽,心血来潮调戏自己的那个吻又算什么呢?她这一世,连李岚那样的官宦家族都不敢牵扯,又怎敢与皇室之人有所瓜葛。

  迷迷糊糊的,玉清只听到门外有人在叫自己的名字。突然想到昨儿发生的一切,一股脑儿的翻起身,而后唤着喜莲。

  门外,喜莲面对一脸急迫地吴枫,挡着厢房的门。明明玉清小姐说了,那京上的梁太医在这迎安寺,放着医术那么高超的太医不用,非要在这儿唤她家小姐过去。虽然小姐没跟她说,但任谁都看得出这件事的麻烦,好不容易才将那烫手的山芋转了手,怎能再让小姐惹着那不该惹得人和事。

  吴枫面对喜莲的软硬不吃,实在是无奈的紧。昨儿自他进了主子的厢房后,便感受到了主子的变化。以前的主子总是冷着一张脸,即使在贵妃面前,也从未有过像昨儿那般多的表情。

  一会儿嘴角上扬,一会儿又似有心事般的紧锁眉头,尤其是那副面对他欲言又止地样子,这是与主子相处十年多从未有过的。

  想到刚刚主子的吩咐,再摸摸怀里主子刚刚的赏赐。因着不能直接闯入厢房内,吴枫只得在厢房外继续唤玉清。

  就在吴枫无计可施,急的满头大汗之时,听到里面玉清唤喜莲的声音,心里那个爽快。幼稚朝喜莲呶呶嘴,似在说:“还不进去,你家小姐唤你呢。”

  看着吴枫一副欠揍的表情,喜莲狠狠地瞪了吴枫一眼,而后转身进了厢房,并不忘将厢房门自里面关好,上闸。

  虽然吃了喜莲的白眼,不过此刻吴枫是真的心情愉悦,只要能帮到主子请玉清小姐过去,自己受得这点刁难又算什么。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