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民女玉清

第三十章 暗自伤神(2)

民女玉清 程米粒 1351 2017-11-09 00:46:27

  厢房内,玉清已经起身正在洗漱,见喜莲进来便问道:“可是那吴枫在厢房外?”

  喜莲一边从玉清手中接过脸帕,一边埋怨道:“可不是,一大早就在这儿鬼叫,说什么他们家主子请您过去。明明有那个梁太医不是吗?为何还要您过去呢?昨儿没睡好,你看这眼睛肿的。”

  喜莲扶着玉清坐下,拿出梳子为玉清梳着头发。玉清的发质很好,乌黑乌黑的长发摸起来很舒服。

  玉莲很少有这样气急败坏的时候,想来这并不是仅仅因为被吴枫气到,还有对自己的担心。于是,玉清轻声地向喜莲解释道:“之前太累没跟你说,吴枫的主子对那梁太医似乎有过节,所以我答应布衣师傅留下,待那人伤势痊愈。”

  “什么?玉清小姐,你明明不愿掺和这麻烦……而且这要如何跟夫人解释呢?”喜莲一脸的纠结。

  “我明白你的担心,夫人那边布衣师傅定会有法子应付。而那位的伤势我也有把握医治。不会有什么变故的。只是这一个来月估计你要和我在这迎安寺度过了。”

  “唉,既然您都决定了,那就听您的。”虽然还是有些不愿,但喜莲明白玉清做事的风格,一旦认定怕是很难再改变。

  待玉清收拾妥当,随着吴枫来到呼延霆所在的厢房。没想到会见到昨儿个那位白发老人。老人坐在厢房内的太师椅上,无涯方丈与布衣师傅站在老人身侧,而梁太医则站在床边正在为呼延霆把脉。

  虽不清楚老人的身份,但最起码的礼节也不允许玉清此刻再退出房门。无奈,玉清只好随着吴枫上前向老人行了礼。之后与吴枫一同站在门边。

  “王爷气血不足,身子还是虚弱的很,需要好好调养。一时半刻看来是回不了京上了。”梁太医把完脉,转身走至老人面前,恭敬地说道。

  “既然走不了,就让他在迎安寺多呆些时日吧。”老人声音洪厚,字字铿锵,但话语间明显有几分怒气在其中。

  “我可不呆在这迎安寺,中午待我收拾妥了,就回明城的府邸休养。皇爷爷就不用担心了。”呼延霆缓缓起身,而后对着老人说道。抬眼看着站在门口的玉清,只那么一撇,之后就又躺下身去。

  听到呼延霆的答复,老人“嗖”的站起身来,吓得旁人均是一愣。老人没有再对呼延霆说一句话,而是径直走到玉清跟前停了脚步,说道:“好好照顾他。”之后不顾众人的诧异,走出了厢房。

  跟在老人身后的无涯方丈,布衣师傅以及梁太医,均对站在门边上的玉清微微地点了点头,之后随着老人出了厢房。而同玉清站在门边上的吴枫,亦被布衣师傅使了眼色,跟着离开了。一时间厢房里就只剩下玉清与躺在床上的呼延霆。

  此刻,玉清还是感到了些许的不自在。虽然在来之前已经将自己定位的很好,但当再次看到那个人,心底的触动瞒得了别人却骗不过自己。

  深吸口气,玉清轻轻地走至床前,有些居高临下地看着躺在床上的呼延霆。

  呼延霆一双深邃的双眸,紧紧地盯着玉清,脸上的表情看不出任何情绪,但莫名的,玉清就是感觉到了他的生气。

  不想再让自己跟个傻子般似的。玉清避开呼延霆的双眼,说道:“梁太医有没有看看你的伤口?”

  得不到答复,当然了。就说他在生气啊。无所谓了。玉清侧身,准备掀开呼延霆身上的薄被自己查看。可就在碰触薄被的瞬间,手就被呼延霆紧紧地抓住。

  见识过这个男人的不讲理,所以在尝试过抽不出手时,玉清便放弃了。

  “之前为何生气?为何突然就离开?”呼延霆着实猜不透玉清的心思。就如此刻,明明该是不想见他的,却依旧过来帮他诊治。如果不是碍于自己的身份,估计早就躲他远远的吧。

  想到这儿,呼延霆拽着玉清的手不由得又紧了几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