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爆宠妖妃:腹黑相爷硬要撩

005.不要,杀身之祸

爆宠妖妃:腹黑相爷硬要撩 沐沐琛 1068 2017-04-06 14:52:20

  苏如禾忽然猛地转过身来,一把抓住了容琛的双手,朝着他的手心呼呼吹热气。

一张小脸上,尽是认真之意,“这样还冷吗?”

在出手救下苏如禾之前,容琛早便已经对其做了充分的调查。

苏家幺女,自小便被太傅苏柏远视为掌上明珠,放在心尖儿上宠,宠得琴棋书画一窍不通,在平日里,捣蛋调皮,可没少惹事儿。

可此刻,在他的眼皮子底下,这位苏家小姐,可是没有半丝的千金小姐脾气,反而乖巧地像是一只小兔子。

收敛了所有的爪子,乖乖地躲在他的羽翼之下。

这样小心翼翼的举动,小心翼翼的眼神,就像怕他下一秒会不再管她,不再保护她似得。

男人不冷不淡地‘唔’了声,只将手放在她的腰间,嗓音有几分低,“睡吧。”

这几日,苏如禾总是在做着同一个梦。

梦里,阳光正好,透过窗棂撒在身上,苏如禾跪坐在小板凳上,百无聊赖地看着母亲姜氏修剪瓶中的花。

她觉着无聊,便让下人再去端了只花瓶来,学着姜氏的模样,对着本郁郁的花草一顿乱剪。

大摸是嘚瑟过了头,她一刀下去,结果一不小心便剪刀了自己的手指。

殷红的鲜血顿时涌了出来,姜氏见之,立马伸手,一把握住了她的小手,急声道:“快去取纱布与药膏来!”

婢女不敢耽搁,赶忙下去取药箱。

但受了伤的苏如禾却是眨巴眨巴眸子,面上没有半分的痛感,反而还将小手从姜氏的手中挣了出来。

“母亲这么紧张做什么,根本就不需要什么纱布与药膏呀。”

说着话,苏如禾笑吟吟地将受伤的那只手在姜氏的面前一伸。

只见得她原本被割破了一道血口子的指腹,鲜血正往回流,而同时,伤口在慢慢地愈合着,不过是说话的功夫,这道血口子便在眼皮子底下完全愈合了!

姜氏面色微沉,以大手覆盖在苏如禾的小手上,低声道:“小禾,你特殊的体质,除了我与你父亲之外,决不能让第三个人知晓,明白吗?”

苏如禾眨了下眸子,好奇道:“上一次,我用我的血救了一只冻死的白鸽,母亲你也是这样不高兴,为什么呢?我的血有这么大的用处,母亲与父亲为何不想让其他人知晓?”

“我的乖小禾,这个世上,最可怕的便是一个人的贪念,你的血,对于那些贪心的人而言,是比黄金还要珍贵的东西,倘若让他们知晓如你这般有着让人起死回生的特殊体质的存在,定然会给你招致杀身之祸!”

姜氏将她抱在怀里,却是字字诛心。

而在下瞬,原本温馨的场景忽然转换,有大量的官兵闯入苏府,父亲苏柏远与母亲姜氏将她藏在水缸里。

“小禾,不管听到什么声音,你都不可以出来,知道吗?”

苏如禾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她哭得双眼红肿,死命地抓着苏柏远的手,“不要,父亲……”

有大片大片的鲜血,在她的眼前撒开。

她躲在水缸之内,眼睁睁地看着,父亲与母亲在她的面前自刎,母亲的脸,朝着她,无声地说着:别怕……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