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商战职场 凉城

凉城

柟陌

  • 现代言情

    类型
  • 2017-04-21上架
  • 27433

    连载中(字)
本书由红袖添香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一章:疑似故人来

凉城 柟陌 3992 2017-04-24 15:25:22

  B市的冬天干燥而又寒冷,天空有些阴沉而又低迷,好似下雪的征兆。从十九楼望着整个城市的概况,好似雾蒙蒙的样子,原来雾霾好像比想象中有些严重。办公室里的人们在穿梭着忙着不停,电话铃声,打印机的声音,各种各样的声音都交织在了一起。

杨菲有些头疼,自己的行政部向来是属于公司所谓的“后勤保障”怎么就得到上面的消息,要求自己手底下的人去“见客户”了呢?她看了一眼坐在她办公室外面的那个人人,清秀的面庞,不施浓妆艳抹,及肩的长发带着略微的弧度慵懒的散落着,她的眼神专注在电脑上,修长的手指在键盘上仿若蝴蝶般,在轻扬飞舞着。

杨菲甩掉脑中的纷扰思绪,拿起桌上的电话:“叶静姝,到我办公室来一趟”

叶静姝听到吩咐,没有丝毫的犹豫:“好的,总监”于是起身朝着办公室的方向走去。

“叩叩”敲门声响起,杨菲低着头好像在写着什么东西,她听到声音答道:“进来”

叶静姝得到回复后,推门进来,举止得体的站在自己上司的面前:“总监,您找我”她的声音玩转柔和,犹如那潺潺流水,风拂杨柳,低回轻柔而又妩媚多情;细细再听,只觉天阔云舒,海平浪静,令人心胸开阔。

“坐下再说”杨菲也不知道为什么每次面对她,自己的语气不自觉的温和下来,让她觉得,如果她还是那副严肃的样子,会不会把眼前的这个姑娘吓跑?看到她就好像看到了自己的女儿一样,总是忍不住的轻声细语。如果让外面的人看到曾经叱咤风云的“杨姐”会这么的温柔,估计会吓一跳。

“静姝啊,我们公司最近和桦辰有个合作项目,准备今天下午去他们那详谈,可是我们这边的方秘书有事去不了,只能从我们这边借调一个人过去,你以前也跟过王总监洽谈合作项目,今天下午你就跟过去吧”

叶静姝以前是接触过这样的事情的,也没有任何的犹豫:“好的,总监,那没有其他的事情我先出去了”“嗯,去准备准备吧”

叶静姝回到她的位置上,继续手上的工作,她不禁抬头看向外面,不知何时,天空已经飘散着洁白的雪花。办公室里的人也都情不自禁的望着窗外,感叹着一声:“下雪啦”

是啊,下雪了,所有曾经的痕迹都会被这场雪给掩埋,那些旧时的陈年记忆,那些无法触及的伤痛。

桦辰集团一直是B市所有公司的瞻望,叶静姝下车望着这栋30层的大厦,有些仰望,有些期盼。“不知道什么时候我们公司也会发展成这个样子?”

叶静姝听到王总监的问句,笑嘻嘻的回答道:“面包会有的,牛奶会有的”

王文年听到她的回答哈哈大笑道:“那我就等着面包和牛奶了”叶静姝淡笑着不作回答。

王文年带着叶静姝和两个技术人员进入了大厦,一进入桦辰大厦就有一个年轻的女秘书走了过来询问道:“请问,您是明远公司的王文年王总监么?”

王文年点着头,微笑着回答道:“我是明远公司的王文年王总监,今天下午约好了和容总见面”“好的,请您随我来”年轻的女秘书引领着王文年等人进入了电梯,叶静姝想要询问王文年关于这个容总的事情,可是因为人家的秘书在,也不好开口,便一直随着这个秘书进到了一个宽敞的会议室里去等待。秘书尽职尽责的给叶静姝几人端上了咖啡,随后通知他们稍等片刻,便离开了办公室。

叶静姝不喜欢喝咖啡,尽管可以放糖,可是她依旧不是很喜欢咖啡的味道,她沉默着打量着眼前的咖啡,直到秘书再次进来:“容总,请”

身边的王文年站了起来,叶静姝和两个科技人员也相应的站了起来,直到一个男人从外面进来。

王文年只略一眼便察觉出这个容总的器宇不凡,品貌非凡,他的身高一米八,光洁白皙的脸庞,透着棱角分明的冷俊;乌黑深邃的眼眸,泛着迷人的色泽,在看似平静的眼波下暗藏着锐利如膺般的眼神,;那浓密的眉,高挺的鼻,绝美的唇形,宛如雕琢般轮廓深邃的英俊脸庞上,更显气势逼人。一身黑色手工制西装,浅蓝色领带,整个人丰神俊朗。

王文年想先上前打招呼,没想到容念颀到是先他一步:“王总监,您好,多有等待,请包涵”

王文年没有想到容念颀如此屈尊就贵的样子,急忙说道:“哪里,哪里,您真是太客气了”

容念颀望向站在王文年的身后的几人,小王和小李立即各自上前分别与容总打了招呼,叶静姝不想当个异类,只好上前,礼貌的伸出自己的右手,轻声说道:“您好,容总,叶静姝”

容念颀修长的左手有力的握住了叶静姝的右手,两手交回,他感受着他手下有些冰冷的的温度。她态度坦然,大方得体,轻轻一碰,她便松开了他的手,容念颀在她松开手的那一刹那微笑着对她说道:“静姝,好久不见”

叶静姝在容念颀开口的那瞬间,眉头微微的皱起,可是仍是微笑礼貌的回答“好久不见”不理会王文年等人诧异的微妙的目光,叶静姝尽职尽责的退到了自家总监的后面,堪当一片绿叶。容念颀也察觉出叶静姝一丝不快的思绪,回归到了今天的正题。

叶静姝意识到其实自家今天来没有丝毫的作用,论谈判有王总监,论操作技术,有小王和小李两个人搭配,估计也就她是来发呆的。桌上的咖啡杯被女秘书换成了一杯温水,不顾时不时投过来无意间“注视”的目光,叶静姝除了一声叹息,一如既往的坦然。

她变了许多,可是那眼中盛满的哀伤与悲戚却还是和从前一样的挥之不去。没有人能明白那双眼眸所迸裂出的情感是什么?只有他知道,是为了那个人。

叶静姝安安静静的坐在窗户对面的位置上,看上去她是在认真的听大家讲,可实际上她的思绪早就不知飞往了何处?她的长发蓄长了许多,曾经齐耳的碎发如今已披散在了双肩,带着微许的卷发,自然而又清新。米色的毛衣衬托出她白皙的脸颊,使她的面容更加的清秀淡雅,浅灰色的西装裤,黑色的七厘米的高跟鞋,让整个人展露出职业女性的样子。而不在是缩在那个人怀里,娇小玲珑,古灵精怪的她了。

容念颀有些难过和心疼,难过的是,她依然在固守着自己的回忆和“领地”不让任何异性“浸入”到自己的地带,心疼的是她难道就这样执着?

不知不觉洽谈已经结束了,容念颀提议一起去吃晚饭,王总监不经意的看了一眼叶静姝拒绝道:“谢谢容总的好意,只是还有一些事情需要处理,容总繁忙,就不先打扰了,不过,下回我们肖总想要邀请您,您可不要拒绝啊”

容念颀笑着回复着说:“我们还有一些细节上的问题,需要沟通,下次吃饭是一定的”

几个人边说边走下了楼,很快便到了大厦的门口。雪已经停了,只是下了薄薄的一层,很快便化掉了,似乎早已看不到了白雪的痕迹。司机早已把车停在了一边,王文年对容念颀说道:“容总,那我们就先离开了,关于其他细节问题,您看您什么时候有时间我们在约?”

容念颀说道:“那就星期一吧,具体时间我让秘书通知”

王文年立即答道:“好的,那我就等容总您了”两个人说完客气了相互握了握手,随即告别。叶静姝对着容念颀点头示意了一下,没等他任何的反应,跟着小王二人上了车子。

容念颀看着车子离开,直至消失,才转身上楼。叶静姝在王总监八卦似的眼神,小王,小李沉默是金情况下,有些头疼的开口说道:“容总和我是校友,算是我的师哥”

王文年笑呵呵的对叶静姝说:“我也没问你关于容总的事情啊”

叶静姝颇为给面子的在心里翻了白眼,不在开口说话。王文年也收起了玩笑时候的样子:“静姝啊,你和我家悦悦是同学,我也一直当你是自己的孩子,只是你心里有个底,我们公司为了这个项目可以说是投入很多,肖总还好说,邓副总你知道她这个人的本质,如果让她知道你和容总之间是校友的关系,更何况容总还很关心你的样子,你自己心里有点主意,”

叶静姝听到王文年的话后,心里有些暖暖的,对王文年说道:“王叔叔,我知道了,谢谢您了”

王文年听到叶静姝的话后,装作很不耐烦的样子,撇撇嘴说道:“一个二十三四的小姑娘,非得一副老太太的沉稳模样,要是我家的那个猴子和你换换就好了,哎呦,人老啦,弄不明白你们这些小青年的思想”

小王和小李听到他的话相互的无语的笑了笑。过了十多分钟,叶静姝在十字路口下了车,和王文年等人打了,朝着小区的方向走去。

不到晚上六点,此时的B市却早已进入了夜晚,道路两旁的灯光早已亮起,叶静姝紧了紧身上的羽绒服朝着小区走去。

“叶小姐,您回来了”小区的保安熟络的和叶静姝打着招呼,叶静姝礼貌的回答着:“嗯,才回来”

“对了,叶小姐”

叶静姝停下了脚步问道:“怎么了?”

保安回答道:“有一位男先生说是您的朋友,好像在你家的楼下等您,几乎和您是前后的时间”

叶静姝点了点头说道:“我知道了,谢谢您啊”

不客气

叶静姝进了小区,远远的看到了自己家楼栋门口处停着一辆黑色奔驰,那个人倚在车上,一边抽着烟,一边时不时的朝着她这边望过来,等到看见她的身影时,他掐灭了手中的烟,等着她。

叶静姝一步步的走到了容念颀的面前“你有什么事么?”

容念颀自嘲着自己,她连质问他为何会知道她家地址这样的问题都不屑一问,可见她是多么的不愿和自己有任何的交集。可是,自从那件事以后,他们之间就已经有交集了,而且他知道她躲不掉。

空气中弥漫着诡异的静默,容念颀的双手在身侧时而紧握,时而松开,想要说些什么却又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叶静姝把容念颀的举动看在眼里,她在心里叹息着“何必呢?”于是又开口问道:“你是来出差的么?”

容念颀摇了摇头,深邃的眼眸望着叶静姝的面容,声音暗哑的对她说道:“不是,这边的项目需要我负责,所以我会在这边待上一段时间”

叶静姝点了点头,想了想,最终还是轻声的开口对他说道:“容念颀,我很好,以后不要在来了”说完想要越过容念颀上楼。

容念颀下意识的抓住了她的手臂,执着的看着叶静姝沉静的侧脸:“为什么?为什么不是恨,不是唾弃,不是打骂,是我害死你的男朋友的,为什么你要放过你眼前的这个罪魁祸首,为什么,你要,”

“够了”叶静姝厉声打断了容念颀,转身对容念颀:“为什么,为什么,那是因为在我的世界里从没有你容年轻颀位置,我为什么要为不相干的人浪费我的时间,晨熙救你,那是他的选择我不怪他,因为我知道他是怎样的一个人,你我之间过去,现在,未来,都不会有交集,存在我世界里,和我有交集的人只有乔晨熙,乔晨熙?”

叶静姝的话语如同锋刃的利刀一样,一刀刀的割在了他容念颀的心上,可是这样的“酷刑”并没有消失。“其实怎么可能不恨你呢?正是因为恨你,所以才不想和你有任何的交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