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商战职场 凉城

第四章:人生何处不相逢

凉城 柟陌 2834 2017-04-30 14:20:28

  陈临安离开时对容念颀说的话,叶静姝并没有放在心上。事实上,她很饿,完全把注意力放在员端上来的美味佳肴上面去了。容念颀似乎很难得看到她“孩子气”的一面,想笑却只能装作在不经意间轻咳了一声说:“快吃吧,尝尝怎么样”

叶静姝也没有矫情,便开始动了起来,容念颀很负责的充当了绅士的角色,把菜夹给她吃,两个人没有说话,安安静静的用着餐。

直至吃完最后一口菜的时候,叶静姝放下了手中的筷子,拿起桌上的餐巾擦拭着嘴角时发现,桌上的菜她竟然吃了大半部分,着实的让她感觉到很不好意思。而面对容念颀若有似无的笑意时,她有些不自然的脸红了,于是逃避似的对他说:“我要回医院了,虽然今天这句话说了很多次,但我还是想对你说,谢谢你,容念颀,我欠你一个人情,如果以后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尽管开口,在我能力范围内的,我一定帮你”

容念颀听着叶静姝后半句的话语后,他收敛了笑意,风神清俊的脸上带着一抹一闪而过的伤痛。他眼中炙热的情感仿若是即将喷发出了火焰般,要把眼前的一切燃烧殆尽。他不理解自己的这种情感到底从何而来?是对她的感情么?亦或是对她的愧疚?他努力的平静着自己,好让自己不要在她的面前那么的狼狈:“好,那我先记住了”

叶静姝在听到容念颀的话后,心中终于的放松了一口气。她不想欠容念颀任何东西,可是,今天的事情的确多亏了他的帮忙,她欠着他一个人情,如果有一天她真的能帮上他什么。他们之间也就真的两不相欠了。

两个人各自穿好了外套,叶静姝走在了前面,容念颀走在了后面,一前一后的走出了包间,往大厅的方向走去。

“念颀”

容念颀停下了脚步,转身看向来人。叶静姝在听到有人喊容念颀的同时,也下意识的转过身去,只见一个秀雅绝俗的女人朝着容念颀走了过来。她肌肤胜雪,美目流盼,桃腮带笑,气若幽兰,说不尽的温柔可人:“念颀,你怎么在这里,我和伯母一起在这吃饭,真好,在这遇见了你”

苏洛的声音又是柔和又是清脆,动听至极,长发披于背,用一根粉红色的丝带轻轻挽住,身穿一身粉色毛衣两件套装裙,左肩背着一款灰色圆筒形皮包,右手腕处搭着一件白色大衣。苏洛好似刻意的忽略着容念颀身边的叶静姝,又似挑衅,又似在宣告“主权”般,眼神注意力全部都放在了容念颀的身上。

叶静姝在心里觉得好笑,明显这个叫苏洛的女人应该是和容念颀相似的年纪,怎么竟弄出一些幼稚的事情。看来,无论是多大年纪的女人,在面对自己心爱的人和异性走在一起的时候,智商基本是负数。叶静姝在心里得出了一个这样的结论。

“你们怎么在这里站着”何清妍从卫生间出来走到这里的时候,就看到自家儿子和苏洛以及一个不认识的女孩子站在走廊上。

容念颀见自家的母亲走过来,微笑着喊了一声:“妈”

何清妍拍了拍容儿子的手,装作不开心的样子对他说道:“你什么时候回来的,也不先回家看看我这个妈妈,要是让你爷爷知道了,非得生你的气不可”

“这位是?”何清妍看向叶静姝疑惑的向容念颀询问道

“妈,这是我的朋友,叫叶静姝”容念颀对何清妍说道

“伯母,您好,我叫叶静姝”

何清妍在心里满意的点了点头,这姑娘不错,大大方方,不卑不亢,长相清丽,简静素雅,灵动清婉。

“叶静姝?哎?你的舅舅是不是易知航?”容母语气和蔼的问道

“是的,易知航是我的舅舅”叶静姝答道

“妈,我先送静姝回去,一会儿回老宅那边”容念颀突然打断了自己母亲与叶静姝之间的谈话。

容母本来想问问叶静姝最近易菡在忙什么,为什么这么久都没有看见她,因为儿子突然的打断,容母只好作罢,轻轻握住叶静姝的手:“有机会到伯母家里去做客”

“伯母,那我就先离开了”

“嗯,去吧”

说罢,叶静姝和容念颀二人离开。苏洛望着离去的容念颀心中无不充满着遗憾。她在心里暗想着:真是不是冤家不聚头,原来是易菡的表妹。萧子晴不是说易菡和容念琛已经闹翻了么?可为什么看容母的情况,好像完全不知道的样子?

叶静姝坐在副驾驶的座位上,心中琢磨着表姐易菡和容念琛的事情。易菡已经和容念琛分手了,可是他家里却完全不知道两个人已经分手的事情。那么舅舅呢?他也不知道?容念琛不是已经移情别恋了么?为什么还要瞒着呢?叶静姝思索来思索去也没有想出个头绪,只好作罢!

“我哥和易菡姐的事情,我哥不想告诉家里,他不想分手”容念颀想要解释,却不知道从何说起。

“我明白,感情是两个人的事,其他人不好去说些什么。可是,不是谁都可以在原地等谁一辈子。有时候不爱就是不爱了”

“嘎吱”声的紧急刹车划破了长空“那么你呢?你要在原地继续等吗?”突如其来的质问声,让叶静姝一时不知如何面对。他们之间明明在谈易菡和他哥哥容念琛的事,为什么又把话题转移到了她的身上?

等待又如何?不等又如何?等待对于叶静姝来说,应该是个十分“奢侈”的事情。

“叶静姝,你到底要把自己困到什么时候”容念颀像是在问叶静姝,又像是在问着自己。伤痛蔓延着,随着血液流淌至他的身体每个角落!有些情,我们总是说不出,有些爱,我们总是得不到。容念颀感觉自己就是一个孤独的守望者,有些人,爱上,就是一生。叶静姝是他容念颀生命里的劫,甘愿自己堕入地狱。

叶静姝忽然有那么一刻,觉得自己是冰冷残忍的。可是,她早就没有心了,现在的她只是一个躯体空壳,如同行尸走肉般的活着,她要把自己困到什么时候?她从来没有想过这样,她只是累了,不想爱了。她淡静如海的双眼凝视着容念颀,她的语气真诚而又平静,她轻柔的对他说道:“容念颀,说实话,我怨过你,也恨过你。当你告诉我,因为你家族的“内乱”让我的晨熙因为救你而失去生命,可是,我却又没有立场指责你,如果晨熙当初不管不问,他也许会生活的好好的。而他却依然去救了你,这就是他,我深爱的他。他走了,可他依然活在我的心里。也许,我会因为他的离开伤心,痛苦,绝望,甚至是自杀过,晨熙让我好好活,所以我会好好的活着。容念颀,你的人生不应该只活在我和晨熙的影响里,忘了晨熙,忘了我,过你该过的生活。”

叶静姝知道自己所说的话毫无逻辑可言,但她相信,他会想明白的。她下了车,一步一步没有回头,朝着前方的道路走着,直至身影完全消失在了容念颀的视线里。容念颀的心是麻木的,漫天决堤如洪水般汹涌。颤抖的双手几次想要握紧打火机点燃一颗烟却没有成功。他使劲全身力气用拳捶在了方向盘上,可他却感觉不到任何的疼痛。只剩下了绝望。

叶静姝回到了医院,刚走进病房,一个年轻的医生在低着头给叶父查着什么,而叶父此时早已苏醒了过来。叶静姝走到病床的另一边,带着笑意的脸上挂着晶莹剔透的泪滴:“爸,你吓死我了,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静姝,别打扰容医生”

叶静姝听到母亲的话后,不好意思的安静了下来,眼前的男子应该跟她一般大的样子,鼻梁英挺,轮廓分明,一米八几的身高,跟儒雅的气质,真是应了那句:“谦谦君子,温婉如玉”

容子轩放下了听诊器,抬头便看到叶静姝充满着期待的明亮眼眸,容子轩的心“忽”的好似“噗通”了一下,他被叶静姝看的有些不好意思:“伯父已经没事了,多注意休息,有什么事情再来找我”

“多谢你了,容医生”

“哪里,这是应该的,没什么事我先出去了”容子轩对叶母和叶静姝打了声招呼,离开了病房。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