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商战职场 凉城

第五章:只有相思无尽处

凉城 柟陌 2334 2017-05-02 00:05:19

  容子轩走出了病房,回到了他的办公室。他拿起手机,拨通了电话:“喂,哥,是我,叶静姝的父亲已经没事了,只需静养就可以了”

“我知道了,叶静姝的父亲你多留意一下”

“好吧”容子轩听到手机被挂断的声音,心中疑惑却没有放在心上。

容念颀坐在办公室里,很累,一动也不想动。叶静姝刚刚说过的话一直萦绕在他耳边,手中受的伤远没有心受的伤那么的疼之入骨。

容念琛进来便看到自己的弟弟一副颓废不堪的样子“发生什么事了”

容念琛担心的问道

“你和易菡姐的事情准备怎么解决?”容念颀转移着话题,不想回答

“我的妻子只能是她”

容念颀实在是不理解自家哥哥的思想,他背叛了他和易菡姐的感情,在外面和别的女人在一起,萧子晴那边明显是打算不放手,他确定他能解决?容念颀在心里这样想着,于是很委婉的对容念琛说:“易菡姐什么样的性子你不是不知道,已经决定的事情绝不会改变,你这样强求有意思么?”

容念琛沉默着没有回答,他那张俊逸的脸上带着自嘲的笑容:“你还是先别关心我了。刚得到消息,我们竞标失败了,中区广场的项目被萧氏父子拿到手了,他们的底价比我们低了许多”

“念颀,这个项目对我们来说很重要,而萧氏父子一直与我们是死对头,我看这里有问题”

容念颀也知道容念琛说的话有道理,如果不出意外也一定是那个人在背后和萧氏联手,可他总觉得这件事情有蹊跷,不像表面那么简单:“大哥,我们先静观其变”

容念颀想了想:也只能这样了,在未查出背后之人时,还是按兵不动吧!

“对了,今晚回老宅么?爷爷念叨你很久了”容念琛笑着问道

容念颀看了一眼容念琛,闭上眼睛不再理会他。容念琛自讨没趣,对于自己的这个“闷葫芦”性子的弟弟实在无语,真担心这种性格追不到自己喜欢的人:“我可告诉你,苏洛可是虎视眈眈的觊觎你呢?你呢,对人家那是一个冬天般的冷酷,你该不会有喜欢的人了吧。”

容念颀冷言嘲讽道:“你还是先管好你自己吧,小心萧子晴以怀孕为借口要挟你”

容念琛无语,只能悻忡忡的离开。

容念琛的离开让容念颀舒了一口气,他静静地坐在那里,脑海里不自觉的浮现出叶静姝说的话,自嘲的笑着,眼底一片哀伤。

医院里,叶静姝坐在床边拿着毛巾擦着叶父的脸,叶母见女儿眼底的倦意忍不住劝着:“静姝,你先回家休息,我在这照顾你父亲”

叶静姝不忍劳累母亲:“妈,你血压本来就低,不能熬夜,你女儿我身强体壮着呢”说着给叶母穿上了大衣,把她推出了病房:您哪回去休息,明天来替你女儿,好的,就这样”

被推出门外的叶母只好先回去,在弄些补汤给父女二人好好补补,于是嘱咐好叶静姝后,离开了医院。叶静姝望着叶母离去的背影,终于舒了一口气,然后回到了病房。她坐在父亲的病床边,望着父亲不再年轻的容颜,心底一片愧疚与难过。那个曾经把她放在肩膀上逗她笑的父亲,那个曾经骑着车送她去上学的父亲,那个因为她脚腕处被玻璃划伤,缝合伤口不能打麻药的她,因为痛而哭的撕心裂肺,而那个坚强如铁般的男人,因为自己女儿的哭喊落泪了。他背着受伤的他一句话不说,可是叶静姝知道,他是多么的伤心与心疼。

如今,他生病了,此刻躺在了医院的病床上,脸上的皱纹是那么的明显,白发在黑发之间是那么的明显,他的手是那么的干枯瘦弱,父母都老了,一想到这里,她的心撕裂般的疼痛,她多希望父母能永远的年轻下去。叶静姝握着父亲的手,就那样静静的坐着。

容念颀站在窗外边望着病房内她的一举一动,当她看向窗外的时候,他急忙的逃避到一边。她说他们是两个世界的人,她说让他忘了那些事,她说让他好好生活。可是,她不知道的是,他爱她如同空气般,没有她,他都无法呼吸。纵然她有千百个理由让他离开,他也会留下,只是因为他爱她。

“哥,你在这干嘛”

容子轩的出现让他慌乱不已,他偷偷的看了一眼病房内,转身拽着容子轩离开。容子轩可以说是完全被拖着的,医院的那些小护士看见自家男神的窘迫样,路过时都捂着嘴议论着。容子轩感觉到他的形象完全被眼前的男人给“毁了”心中有苦说不出,只能踉跄着跟随自家堂哥回到他的办公室。

“没事,和你一起回老宅”容念颀若无其事的说

容子轩在心里翻了个白眼,神态自然的说:“那你等我,我先换件衣服”

不到两分钟,容子轩换完衣服:“走吧”

随后,二人一起离开。

第二天清晨,叶静姝感觉到自己握着父亲的手在轻轻的动了几下,接着,她看到父亲睁开了眼睛:“爸,你醒了”叶静姝轻声地说

叶母手中拎着早饭,刚进到病房就听到女儿喊着自己老伴儿的声音,忙把饭放到桌上,急忙走到床边:“老叶,你哪里不舒服,我叫医生过来”

叶父虽然刚做完手术不久,身体有些虚弱,但精神还是很好,他摇了摇头:“我没事,让你们娘俩担心了”

叶母笑着嗔怒着:“说什么呢,你刚手术完,只能吃些流食,我煮了一些粥,你喝些,静姝,你回家好好睡一觉,昨天折腾一天,累坏了”

“静姝,爸这没事了,有你妈在这呢”

叶静姝见状,拗不过两人,答应着:“好,好,好,那我先回家,然后再来”

S市的冬天并没有B市那么的冷,将近一年多时间没有回来的叶静姝好像有些不适应般,她站在公交车站,抬起头看向蔚蓝色天空,闭上眼睛,任由冬日里那轻柔地阳光散落在她的脸颊上。

陈临安看见叶静姝在阳光的照耀下仿若像即将飞去的天使般美好而又温暖,不同于他们的第一次见面,她看穿了他温柔的表层下是冷漠无情的,而她则失忆沉静的表面下带着一颗伤痕累累的心。他们是相同的又是不同的!旁边的女伴不满陈临安“出神”的样子,顺着他的方向望去,并没有发现什么特别之处,只有几个男人在等车而已:“临安,走啦,人家还要去做个Spa呢”

陈临安收回了目光,微笑着搂住了女伴的腰上,亲昵的在她耳边轻声说:好,好,宝贝”

女人被陈临安哄的服服帖帖,笑的异常的开心,而陈临安则是冰冷的抿着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叶静姝坐在公交车的座位上后,闭目养神,丝毫没有注意到离她曾经等车的不远处所发生的一切!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