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相思盏相思茶

01枯骨女

相思盏相思茶 白茶清欢i 2045 2017-04-09 00:13:49

  清风拂过芜清歌的脸,几缕墨发随之飞舞,他眼神淡漠沉寂,仿佛没有任何事可以让他眼底掀起波澜,直至......

一阵悦耳至极的银铃之声叮铃叮铃的听起来好不欢喜;继而便是一个清脆如铃的声音在偌大的茶楼回响。

“清歌。”

芜清歌身形微动,薄唇微微勾起一个极浅的弧度“小之。”

话落,只见一个看起来只有七八岁身着一身浅白衣裙粉雕玉琢的女娃娃出现在他眼前,清澈如水的眼眸满满的笑意欢喜“清歌,为何你每每都知道是我。”

芜清歌无奈的摇了摇头“只有小之身上有那般铃音。”

没错,也只有她才配戴那般特别的银铃。

“清歌,在想什么,小之能知道吗?”小之小手拽着芜清歌的衣袖眨巴着水眸好奇的模样让芜清歌有些忍俊不禁的伸手摸了摸她毛茸茸的脑袋,却是引得小家伙噘了小嘴,不满道“清歌,都说了好多次,不可以摸人家头的,竹哥哥说会变傻的。”

“呵。”轻笑一声收了手,心底却盘算着怎么收拾某只竹。

见他收手,小丫头又有些寂寞了,其实被清歌摸着头的感觉很舒服,但她可不敢说,只揪着他的衣服“清歌,刚刚是不是来人了?”

芜清歌抿唇“是呢。”

“那清歌为何让他走了?”不解。

“没什么,只是他现在还不适合罢了。”说完芜清歌伸手抱起小之起身朝屋外走去,渐行渐远逐渐消失。

(1)

夜晚,雨淅淅沥沥的下着,在一座廖无人烟的荒庙之中却隐隐泛着昏黄的灯光,零零碎碎的诵读之声自寺内中庭的某处传来,颇为诡异,闻声寻至原来是个读书之人雨夜在此落脚,风吹起了破烂的布帘,只见那人生的眉清目秀,眼眸专注的看着手中的书,倒是念念有词,一身青衫长袍透着儒雅的气息,也不知是读到了什么有趣的地方,那人唇角轻扬,却是好看之极。

“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吗?不知何时我也能遇到这么一个人呢?”说完,又立刻无奈的摇了摇头“呵,我在想什么呢!”

“呵呵……”

突然一声银铃一般的轻笑,虽是悦耳但是却出现在这荒芜的寺庙倒是硬生生的添了几分诡异。

“什么人?”沐子荥闻声警惕的看了看四周却发现寂静一片,是他的错觉嘛?

“公子~”

一个粉衣女子就这么毫无声响的出现在他眼前,女子青丝散落眉眼含笑的走近沐子荥,声音如丝般细腻“呵呵”。

沐子荥惊慌的看着来人,声音止不住的有些颤抖“姑娘是人是鬼?”

只见女子纤指撩起一缕秀发,媚眼如丝“公子你说呢?”随后又旋身拂袖贴着沐子荥坐下“小女子像鬼怪嘛?”

宋子荥额前冷汗不止,双手紧握,故作镇定一般“姑娘说笑了,想,想必姑娘也是同在下一般只是在此处借宿之人吧。”

“呵呵,公子说的是。”

说完,女子垂眸伸手拾起那不知何时掉落在地的书,轻笑一声“公子,你的书。”

宋子荥接过书卷,只见那昏黄的烛光下,却不见女子的影子,原是以为自己看错,看了一眼自己的影子又看向女子身后,天...这...顾不得多想慌忙起身“姑娘,这孤男寡女共处实属不便,在下这便另寻去处,告辞!”

女子见此,轻笑出声只是那声音却不似起初那般似水柔情,却是显得尖锐刺耳“呵呵,公子这是想去哪儿啊?”

说完,宋子荥只觉身后一阵阵的阴冷寒气逼人,只得拔腿便跑,而那声音却是尖锐的响彻在整座寺庙,也不知是跑了多久,待宋子荥停下来的时候天已是微亮,还不允他喘息便听见不远处传来一阵断断续续的哭声,直觉告诉他不可去理会,但听见那声音,他的脚步却不由自主的迈开了步伐,寻着哭声而至,只见一座荒坟前一名青衣女子正断断续续的哭着喊着。

“爹,娘,你们怎么就这么走了,你们留下柳儿一人要如何是好?”

见她如此,宋子荥犹豫了一阵,上前道“姑娘这里是个不详之地,姑娘还是快快离去才是。”

说完,只见青衣女子身子微顿,似是抬袖擦了泪水起身微微转头,一双秋水一般的眼眸就这么静静的看着他,似是有无尽的哀怨正在回转,声音依旧有些哽咽“公,公子是谁?”

宋子荥这才恍然,自己这般冒然搭话怕是唐突了人也不定,有些无奈“在下姓宋,名子荥,现在不是说这般的时候,姑娘还是快些同我下山吧,这,这地方实数诡异之极。”

“可,可小女子与公子素不相识,公子为何这般为我?”柳儿水眸哀怨的看着宋子荥。

宋子荥急得不行,却只见柳儿身后不远处升起一团黑色烟雾,甚是诡异,再顾不得其它,宋子荥拉起柳儿便跑却不忘回头,只见那团烟雾紧紧追着他们不放,无奈宋子荥边跑边道“姑娘抓紧了,不远处应是有小镇,咱们到了镇上便安全了。”

而他身后的柳儿虽面上急色不安的“好,好的,柳儿知道了。”但眼底却没有丝毫恐惧之色,不如说倒是有几分阴沉。

果真,不过多时他们便到了一座还算热闹的小镇上,而此时也正是黎明而至,宋子荥面色欣喜,抬头望了望天空竟是从未有过的庆幸此刻他们还能看到黎明的到来。

相比宋子荥的欣喜,柳儿看起来似乎并不是那样,甚至可以说眼底透着厌恶和恐惧,只见在他看不到的地方柳儿的脸似乎闪烁不明,仔细观察的话便能发现似乎是一张没有血肉的脸,确切的可以说是一副披着青色衣裙的骷髅。

柳儿见阳光马上要洒落在她身上,她连忙慌张的变出一把青色纸伞撑起,刚撑起便见宋子荥疑惑的看着她撑伞,柳儿勉强笑了笑“公子不必在意,柳儿身子比一般人要羸弱一些,经不起日光久晒。”

见此宋子荥也不多心应了声“原来如此。”便转身走向镇内。

白茶清欢i

有点事儿,晚点再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