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相思盏相思茶

03枯骨女

相思盏相思茶 白茶清欢i 2198 2017-04-11 15:45:45

  时间仿佛是那流失于掌心的沙,一晃,已是半月有余,而宋子荥与柳儿也相处了半月,也不知是不是他的错觉,总有些时候感觉得到一阵冰冷刺骨的杀意,但每当他转身回头之际,那阵杀意却消失无踪,只留下身后浅笑温婉的柳儿。

(3)

微风伴随s着丝丝甜腻的花香气息吹过宋家拂柳院,一棵桃花树正开的明艳动人,树下对立着一对男女,女子浅笑动人,一身青色逶迤长裙,青丝如瀑般倾泻而下,她如水的双眸带着笑意,眼底却透着丝丝冰冷,肤似凝脂唇红齿白,纤纤玉手中拿着一支桃花枝,她不言语却静静的笑的安然。

相比女子的安然男子倒是显得有些局促不安,青衫长袍墨发随意的束起俊美的脸上微微泛红,声音如玉般温润“柳儿,我...今日傍晚,在下有话与你诉说,我会在中庭池边等你。”

经过半月时间,二人已算熟悉,不像之前那般拘礼,倒也不会有何过分逾礼之处,但宋子荥却在这段相处期间对柳儿生出了一些连他自己都知道不该有的感情,原以为只是在许久孤寂的日子里厌倦了一个人,却不想那种感觉深到内心连一丝挣扎的意识都没有。

柳儿愣了下,随即应着“好。”

之后直至傍晚之前,二人都没有见面,就连用膳都是分开,时间总是这么的耐人寻味,有时候会让人感觉时光如梭消纵即逝,但有时候却又会让人觉得度日如年分秒难耐;不过对于宋子荥来说恐怕是后者吧。

挨过一整天终于迎来傍晚,站在中庭的宋子荥从未觉得时间是如此难熬,好不容易傍晚他在屋内再也无法镇定,疾步来到这中庭,发现没人,许是她还没到,于是便自己站在池边,看着满池清香扑鼻的荷花才得以平复自己跳动不安的心。

“宋公子。”

一声柔软的轻唤使得宋子荥身形微顿,刚平复不久的心再一次跳动,似乎下一刻就要跳出胸膛一般,宋子荥缓缓转身看着柳儿,张了张口终是没发出声音,他似乎有预感,如果他在这表达了自己的心悸他们也许就......

柳儿见他欲言又止,似是有了几分了然,却还是开口道“宋公子唤柳儿傍晚来此是有何事相商么?”

“柳儿我,我,在下其实对柳儿姑娘你......”宋子荥垂着头言语间尽是断断续续的话,却又似是下定决心一般,猛地抬头,双眸盛着满满的爱慕认真与坚定“柳儿,我,我对你,其实......”

不等他说完,柳儿忽然柳眉紧蹙,眼中毫不掩饰的泛着恨意,冷声道“宋公子不要再说了。”

见此,宋子荥不解,他看到了柳儿眼中的恨意,不由得胆怯了,也愧疚了,为何会有愧疚,不等他深思,话已出口“为何?”

闻声柳儿满是恨意的眼眸紧紧的盯着他,冷冷的笑着“呵呵,为何?你问我为何?因为我恨你,恨不得恨不得杀了你,将你五马分尸,让你也尝尝当年我所承受的一切。”说完,不由得声音又变的哀怨无措,看着他的双眸也变得缠绵斐然“可是我却无法杀了你,因为,因为我发现我下不了手,我竟然到了现在也舍不得你受一点点伤害,哈哈,真是可笑,我为了能杀了你不惜放弃轮回化为厉鬼向你索命,到头来,却在见到你的那一刻忘记了自己变成这副模样的初衷,哈哈~~。”

说完只见柳儿的身子变得闪烁不明,而在月光的照耀之下,宋子荥惊愕的睁大双眸,他看见柳儿的身子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得只剩下一副骨架,那颗森白的头骨双瞳正流淌着红色鲜血,宋子荥错愕的呆愣在原地,奇怪的是他看到柳儿变成这幅模样并不害怕,只是心痛,脑海中似乎有什么正在蠢蠢欲动。

“看见了么,宋子荥,我变成这幅模样全都是因为你,因为你,你不该负我,不该负我的。”说完,柳儿那副披着青衣的骨架燃起蓝色冥火朝着宋子荥冲去。

宋子荥见她带着火焰向自己冲来,却是不避不闪,缓缓的闭上双眸,嘴角甚至还扬起了一丝释然的微笑。

不想,等来的却不是冥火焚身,而是柳儿一声凄厉刺骨的尖叫“啊!!!!!!”

原来,就在柳儿快要接近宋子荥的时候,不知从哪出现一个身穿明黄道袍的老道士,只见老道冷冷的看着冥火自焚的柳儿道“妖孽,贫道观察你有数日,见你未曾伤人害命,便不予理会,但你今日竟想夺人性命,贫道自留你不得。”

说完便举起手中的拂尘要除了柳儿,只是,宋子荥却在一刹那间挡在柳儿身前“还请道长手下留情,柳儿并非有意,她不曾伤我,是我的错,一切都是我的错。”宋子荥自己也不知道为何要说是他的错,但心里是这么说的。

老道见宋子荥如此包庇,眉头紧蹙,冷声“这位公子,这妖孽留不得,公子还是赶快让开,让老道除了她,以免将来祸害苍生。”

“......”宋子荥见那老道执意,便不再开口,只是身子也不曾有一分移动,老道士见宋子荥冥顽不灵摇了摇头“公子若执意包庇此等妖孽,那就恕贫道得罪了。”说完,只见老道士扬起拂尘,一道白光便冲着宋子荥和柳儿袭来,柳儿见状强硬的支起她那副本就快被冥火粉碎的身架移动到宋子荥身前,只见那白光打在她身上,彻底的粉碎了柳儿的身架,宋子荥见柳儿在自己眼前粉碎消失,呆愣的说不出一句话来,只是他的双眸突然变得空洞无比,还留着血色液体,心似乎痛到麻痹了,没有任何感觉,他呆呆的看着地上散落的青色衣裙,颤抖的双手拾起,紧紧的抱在怀中,突然眼中杀意四起,声音冷冽异常“臭道士,我要你为她陪葬。”起身,伸手一挥,无数的藤蔓带着杀气凌厉的朝着老道士攻去。

老道士一惊,这凡人如何能够控制植物,不待他细想,就见无数藤蔓攻来,只得不停地闪身,奈何那藤蔓越来越快也越来越多,整个包围了他,不由得他转头看向宋子荥,只见他双眸满是滔天恨意的看着自己,只是却还是空洞的令人悲戚,这个人的心死了,这是老道士被无数藤蔓撕碎身体前的最后一个结论。

宋子荥将老道士杀死之后双眸变得更加空洞,紧紧抱着那一身青色长裙,似乎只要这样她就会回来。

白茶清欢i

(~ o ~)~zZ,困,文明吐槽,下章再见,么么哒。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