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相思盏相思茶

02枯骨女

相思盏相思茶 白茶清欢i 2241 2017-04-11 10:08:04

  青竹林深处,飘着茶香四溢,一少年满面愁容的步入一座茶楼......

“在下宋子荥,求见楼主一面。”

话落,只听芜清歌如玉一般温润的声音在茶楼响起“宋公子请坐。”

待宋子荥落座后,芜清歌才缓缓出现,神色淡漠“公子所求,我已知晓,且不急,喝杯茶。”

说完,桌上出现和上次一模一样的白玉茶具,芜清歌薄唇轻启,淡淡的“小之,沏茶吧。”

闻言,小之欣喜的凭空出现,小脸上挂着讨喜的笑“好。”只见她小手一挥白玉壶便冒着层层薄雾,而本应空着的茶杯也沏好了清香满满的茶,小之冲宋子荥甜笑了一下“宋哥哥请喝茶。”

宋子荥勉强笑了一下“好,有劳小之妹妹了。”

“呵呵,不客气。”说完,小之连跑带蹦的到了芜清歌身边拽着他的衣袖,一脸的乖巧。

芜清歌挑眉“公子说说吧。”

宋子荥面上染上急色“我想知道她如何了,在哪?七年前到底发生了什么。”

“小之是个爱听故事的孩子。”说完,芜清歌伸手摸了摸小之的头,轻笑了下。

闻言,宋子荥看了下小之,见她水眸闪烁着好奇的光芒,又看着芜清歌,叹了口气,这才开口“我......”

(2)

宋子荥带着柳儿来到一家名为‘悦来’的客栈问掌柜要了两间客房将柳儿安置好,才回房休息,他真是累极了,躺在床上不过多时便睡着了。

而此时,一阵烟雾在宋子荥房内飘散,只见本应在隔壁房间的柳儿却出现在了宋子荥的房间,她的眼神透着恨意却又在转瞬之间变成了缠绵不绝的爱意。

“我恨你,恨不得现在杀了你。”说完纤手变成利爪朝着宋子荥的胸膛袭去,却又在只有一寸的时候立即停了下来,利爪化为葱指,声音似水却有着些许哽咽“为何那般对我,为何我恨你却又无法杀了你。”

说完,只听宋子荥忽然喃喃自语道“对不起,对不起我......”原来只是梦话而已。

然而正因为是梦话才使得柳儿身子微颤,眼泪不停的落下,摇着头一步步后退“我不要,我不要你的对不起,你不懂,不懂。”

与此同时烟雾再次飘散,只是柳儿的身影也随着烟雾消失在了宋子荥的房内。

当宋子荥再次睁眼时,夜幕也再一次悄然而至......

起身打开房门,只见柳儿正站在门外,只不过是背对着他,似乎正在想些什么事情,浑身上下透着哀伤。

不由得开口叫了她“柳儿姑娘。”

只见柳儿身子微顿,转身含笑的看着宋子荥“宋公子你醒了。”

宋子荥被她突然一笑弄得有些惶然,愣了一会见柳儿奇怪的看着自己,才应道“嗯,不知柳儿姑娘可有休息好?”

“甚好!有劳公子挂心了。”说完,柳儿转身朝楼下走去,走了几步又带着笑意回头“公子不到楼下吃些东西么?”

宋子荥这才缓缓跟着柳儿一同下楼,随意找了张无人的桌子坐下。

他们刚坐下不久,便有小二前来招呼“二位客官可要吃些什么?小店虽不比大家客栈倒也东西齐全,这天上飞的地上跑的水里游的可都有,不知二位需要点些什么?”

宋子荥见小二这般能说倒是有些好笑的无奈“呵呵,这位小二兄倒是能说会道的紧,只是我们这里就只有两人,小二兄便随意上两碟便好,倒是你们这里的佳酿上一壶吧。”

那小二倒是不再多说,高声应着“好嘞,二位客官稍等,酒菜马上就来。”

说完便走了,宋子荥看着小二背影又转头看向柳儿,见她依旧一脸笑意,有些尴尬,却又说不上这尴尬从何而来,于是道“不知柳儿姑娘是何许人士?为何会出现在那般地界?”他说的那般地界自然是那诡异阴森的树林了。

说到这里,柳儿声音便哽咽了起来“我本是住在边境的人,只因现边境战乱,所以随着父母亲来到这里,本是在那林中休息片刻便要启程赶路,哪曾想父母亲却死于非命,到现在我也不明他们到底因何而死,呜~~~”说着柳儿抬袖掩面哭泣着。

见她如此,宋子荥便有些愧疚,恼着自己怎如此粗心,好端端怎么就问起这愚问了,忙声安慰“柳儿姑娘,在下......”

没说完,便被柳儿打断“无妨,柳儿知道公子是无心的,公子不必内疚。”说完柳儿继续断断续续的抽泣着。

而四周的人见柳儿哭泣纷纷用一副你这负心郎的眼神看着宋子荥,这让宋子荥很是无奈,幸有小二及时出现才得以缓解,小二将酒菜放下便又转身忙去了,宋子荥见柳儿哭泣的样子,也不知为何着实让他有些心疼道“若柳儿姑娘不嫌弃的话,不如,随我回府暂且住下,待姑娘有了去处再行离去,不知姑娘意下如何?”

闻言,柳儿抬起水眸看着宋子荥,有些错愕不定的开口道“公子......”

宋子荥见此忽的恍然,慌忙道“不,不是,在下是觉得柳儿姑娘现在孤身一人实在不便于在这乱世中行走,若是遇到心怀不轨之人可如何是好。”

许是听他这般解释,柳儿随后微微轻笑“若是不会打扰到宋公子及公子家人,那柳儿就在此谢过公子了。”他还如曾经一般心性,呵。

见她再次微笑宋子荥这才松了一口气的感觉,笑道“那柳儿姑娘便用些吃食吧,随后早点歇息,咱们明日赶路。”

柳儿笑道“好。”

于是二人随意的吃了些东西便又各自回房了,只不过宋子荥却是看着窗外发着呆,又是那个梦,她到底是谁?在他的梦里总是会出现一个青衣女子,看不见她的容貌,每次梦见她,宋子荥的心就莫名的痛,找不到原因,似乎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只不过他想不起来了。

第二天一早宋子荥便带着柳儿赶了连续三天的路才回到家门,宋子荥府邸就只有他一人,说起来偌大的府邸竟只有一人,是有些奇怪,但连他自己都不知道为何只有他一个人,而他却记得一件事,那就是他似乎不会老,并且他的血可以让死去的任何一种植物起死回生,也因此招了不少怪事,例如像那寺庙中的那种东西。

回到府邸宋子荥便立刻将柳儿安置在了拂柳院,至于为何让她住在哪里,他自己都有些莫名,因为平日里他是一步都不会踏进拂柳院的,所以对于自己这般举动,他自己都表示莫名的紧。

而柳儿见他将自己安置在拂柳院,眼底升起一丝丝的恨意只是被她掩饰的极好,面上并未作何表情仍旧浅笑依然。

白茶清欢i

小白以累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