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相思盏相思茶

09落梅伤

相思盏相思茶 白茶清欢i 2127 2017-05-05 14:19:01

  有人曾说前世五百次回头才能换来今生的一次擦肩而过,我历经百年与你相遇无缘,难道真是命有注定?

(04)

月色迷蒙的夜清风徐徐,太子花园,满池清香的荷花轻轻的摇曳着荷瓣,如粉衣少女一般跳着令人沉迷的舞蹈,碧叶滚动着晶莹如宝石般的水珠,池边凉亭传来悠悠动人的歌声......

“桃花浮沉酒一觞/牵谁衣袖醉月光/若道相思可断肠/换此刻,饮尽也无妨/离去时,谁背影悠长/只留下,指间冰雪凉/何其相似的过往/会否仍是一枕黄粱/思绪明灭覆微霜/一字应承中晴朗/心跳凌乱的声响/谁又知,我此刻微恙/掌心处,任伤痕灼烫/茫然中,求一眼回望/若此生,皆谎言一场/我本情真,又何处安放/世说不思量,意难忘/偏此心,掷孤注未敞/寂落浮生路,走一趟/怎堪回首唯有,血色凉/直到落情网,满身伤/才学会,如何去原谅/诉尽此生痴狂/执念所向/不过一诺,地久天长.......”

寻声而至,原来是一白衣女子正望着满池荷花唱着歌,只是这歌既不悲伤却也欢喜不起来,红梅好奇的走近了女子面前,只见女子双眼空洞无神,不由得为她感到惋惜“姑娘为何深夜不睡却在此歌唱?”

闻言,女子似乎并没有想到深夜会有人来,面容惊讶不安的转身“你是谁?”

“姑娘安好,小女子洛红梅,是几月前刚到这太子殿的婢女,不知为何今夜有些睡不太着便出来走走,只听见姑娘歌声,一时好奇便过来了,惊吓到姑娘是红梅的不是。”说完,红梅冲着白衣女子行了个礼才抬头看着她。

听到解释,陌子兮微微一笑,柔声“洛姑娘不必道歉,子兮早些日子便听闻太子殿下从宫外带了一名貌美的红衣女子回宫,今日巧遇倒是缘分,只可惜子兮却无法亲眼目睹姑娘样貌。”

“不不不,姑娘别听他们乱说,太子殿下只是可怜我无家可归才收为婢女带回来的,而且我长得很是平凡哪有何貌美之处,都是他们闲来无事瞎说的,姑娘莫要当真。”说是这么说着,但红梅总觉着有莫名的心虚感。

“呵呵,红梅姑娘不必如此,子兮并不是太子殿下的什么人,若是真要说是什么关系,那也只是代好友照顾妹妹的关系吧。”苦笑。

见此,红梅有些疑惑的看着眼前这个如莲花一般的女子,不知为何,心里有些堵“姑娘,你,莫不是喜欢太子殿下?”说完只见陌子兮楞了一下‘噗嗤’一声轻笑“呵呵,红梅姑娘会错意了,子兮心仪之人怎会是太子殿下?”

“嗯?不是?”愣。

陌子兮掩唇轻笑,眼神空洞而眉眼却弯弯如月“子兮心仪之人是子玉。”

闻言红梅慢半拍的回过神,松了一口气的感觉,还好,还好不是炎墨,嗳?我什么时候这么爱吃醋了,太丢人了,干咳了一声“咳咳,那个,子玉是陌子玉嘛?”

“正是,他是我兄长。”陌子兮苦笑着。

兄长?天,那不是禁断之恋嘛?这......红梅错愕“你们......”

“姑娘不必如此,我与子玉哥哥并非亲生兄妹,只我自小孤苦,偶然之下被陌家夫人收养便有了现在。”

闻言,红梅才觉得自己失礼“抱歉,那个我不是故意的,只是看陌公子和你有些许的相像不由自主的便多心了,对不起。”

陌子兮苦笑“无碍,姑娘现在为时已晚,若是再不回去怕是天晨时太子殿下该着急了。”

“哦,对,那陌姑娘,下次我再来看你,还有,陌公子约莫是月尾便回京了。”说完,红梅连忙转身走远,只留下陌子兮微微笑着眉间多了份期待,却只在顷刻之间又有了忧愁之色,朱唇轻启呢喃着“梅儿,我们又见面了,可你却一如百年那般执着,你们,注定无缘,你不是早已知晓了么。”说完又轻笑了一下,似是自嘲,这话若是当初的梅儿听见,说不定会驳她一句‘莲兮你亦如此何故与我一般执念。’是啊,她亦如她,明知无缘却不愿放手。

而红梅出了院子之后便觉得那里不对,她觉得陌子兮很是熟悉,就像许久未见的朋友一般,但想到这里她摇了摇头,自己最近是怎么了,最近的她总是梦魇,梦中是片美丽的地方,似乎与世隔绝,只有一池的碧叶青莲在微风之下轻轻摇曳,而池边却挺立的开着殷红如火满树梅花,它们之间似乎有着些什么说不清的,可每当红梅想走近了瞧时,那画面却立刻变得模糊,而她自己也悠悠转醒,想不明白便干脆不想,快速回到了炎墨居住的寝殿,看着殿外的红梅树有些发愣,也不知想些什么想得出神,连炎墨从屋内走到她身后都不曾发现。

炎墨见她看着梅树出神,扯了扯她的衣袖“梅儿在想什么?”

闻言,红梅回神又愣了下,梅儿?这个太子殿下自从带了她去梅院赏梅之后也不知何时便唤她梅儿,奇怪的是她每次听到这两个字都有极其特别的感觉,很怀念。

红梅转身看着炎墨,规矩柔顺的行了礼“夜晚更深露重太子殿下还是早些回房,以免染上风寒,夫人们又该责怪红梅了。”

挑眉“我这是看梅儿一个人在院中发呆怕你着凉才出来唤你,如此看来倒是我多事了?”

“当然不是。”

红梅几乎是脱口而出,说完却觉得别扭不已,干脆绕过炎墨走进屋内,收拾被褥。

见此,炎墨不气反倒轻笑着闪身来到红梅跟前,大手一揽,抱了红梅在怀“吃醋?”

颈边传来轻浅的呼吸和戏谑的声音,不由自主的红梅脸上升起了大朵绯红,微微挣扎着想要离炎墨远一点“谁说的,太子殿下未免太不自谦了。”奈何某人纹丝不动。

“哦?是么?”炎墨闻着红梅身上淡淡的香味抱着她的手又紧了两分“累了。”

闻言,红梅不再挣扎,轻蹙眉头,担忧的微微扭头看着靠在自己肩上人的脸庞,俊美的脸上尽显疲倦,伸手拂上他的眉间,声音柔了两分“炎墨,别那么累。”

炎墨闭着星眸感受着由红梅指尖传来的温度,疲倦似乎减少了许多,薄唇微微勾起“好。”

白茶清欢i

莲兮的故事以后说哈。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