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相思盏相思茶

10落梅伤

相思盏相思茶 白茶清欢i 5688 2017-05-15 02:30:45

  世间的事总是那么无常,前一秒还可能预知的事情,但下一秒却变得变幻难测。

“梅姐姐,那后来呢?那个太子哥哥是不是有和梅姐姐在一起呀?可是梅姐姐为何会来这里呢?”

小之眨着清澈如水的眼眸,小手捧着小脸,模样天真又好奇,看着这样无邪的她,不管是谁都免不了想要上前捏捏她脸蛋的冲动吧。

红梅笑了一下,伸手摸了摸小之的头,思绪再次渐渐飘远......

而不同于后院的屋内,黑衣男子却是平静的看着芜清歌身后的院子,准确的来说是看着院中的梅树,看着满树的白色梅花,炎墨剑眉紧蹙“芜公子,你那院中梅花应是红梅树可对?”

芜清歌看了一眼后院,端起白玉杯品了一口清茶“不错!”

“那,为何却是满树白梅?”炎墨有些急切的问着,只因他前面进屋时看见的还是满树殷红如少女起舞一般的红梅,却因为芜清歌说了一句什么迅速变得满是纯白,快得连他有那么一瞬间以为是自己的错觉。

闻言,芜清歌微微挑眉“因为故人。”

炎墨不解,沉默了一会,看着院中的闻之闲一个人捧着小脸正在专注的听着什么一般,小嘴似乎还喃喃有词,那个小姑娘眼前有他看不见的什么,于是便道“那位小姑娘在做什么?”

“她在听故事,一个有关于梅花的故事。”芜清歌看了看小之,见她和红梅说着什么,样子十分的可爱,不由得宠溺的轻笑了一下便又敛了笑意淡道“陛下,喝茶么?”说完袖手一挥,炎墨眼前便浮着一盏白玉杯,杯中有茶香溢出,清香怡人,一闻便知道是好茶。

炎墨伸手接住茶盏,冲芜清歌点了点头“多谢。”

(5)

一眨眼的时间,便过了三年,又是大雪纷飞的时节,炎墨和红梅也已相识三年半,二人情投意合,历经千辛终于在半年前走在了一起......

而推他们走在一起的最后一个助力其实是安骏王,也就是炎墨的叔父。

炎墨回到帝京不过两个春秋,先帝就因病驾崩,朝廷开始纷乱,遵从先帝遗诏由太子继位,不想安骏王却从中作梗致使新帝权利架空,终于一天太子炎墨因过劳致死,安骏王继位,自以为稳坐高位,却不想一切皆为太子安排,为的便是除掉安骏王。

安骏王死后,太子炎墨重登帝位,先后除去不少奸佞,但由于部分奸臣位高权重,难以连根拔起,从而导致了太多因果。

炎墨重登帝位的首件事情便是迎娶红梅为当朝皇后,奈何却被红梅婉拒,她说“我不愿做那母仪天下的女人,我也没有那样的胸襟,惟愿在这梅院守候,如果陛下累了便回来看看,我永远都在。”

炎墨知她性情,便不勉强于她,只朝中大臣不断上书,后宫不可一日无后,更甚者是想尽一切的送了自家女儿入宫,弄得炎墨整日烦闷焦躁不已,但,只要去到梅院,看到那红衣如火般美丽的女子,她拿着梅枝对着自己微微一笑说“你来了。”他就会感觉一切烦恼郁闷焦躁都消失无踪,于是梅院便成了他最常去的地方,直到有一天......

炎墨已有一月半未曾踏足梅院,听闻是新纳了一名女子为梅妃,目前可以说是荣宠不衰,至于来历据说是哪国送来的公主,因为宫宴之上一袭红衣轻舞便被炎墨当下封了昭容,才一月之余已晋封妃子,听闻当时炎墨说那位公主如雪里跳跃的火种一般美艳,又听闻她也喜欢梅花,便赐了封号雪梅,望着附雪的梅枝,树下的红梅笑了一笑,陛下终究是陛下,她想起初次来到这梅院时那少年送她梅花的模样,青涩腼腆,他说他喜欢她,想起他们之间经历的种种,后来他君临天下,他说你可愿做我皇后,她笑了笑说不愿,或许是她那自觉配不上他的自卑也或许是早知他总会佳丽三千不愿与人共享他的那份感情,总之她便说了不愿,却愿意永远待在他最喜欢的梅院中等他,想到这里红梅叹了口气“炎墨,你有爱的人了么?你,爱我么?”

没错,炎墨很多次说过他喜欢她,但从没说过爱她。

‘啪’

一声轻响,红梅愣了一愣,微微转身,有些愕然。

炎墨微蹙着剑眉,神色复杂的看着雪里红衣依然的红梅,而他身边也站着一身红衣的女子,那女子笑得明艳,眸子里满满的幸福感,还有一丝不易察觉的得意之色,她伸手挽着炎墨的胳膊拉着他走近红梅“想必这位姐姐便是洛姐姐了。”

红梅见此,摇了摇头无奈的弯下身子行了礼苦笑“我是,娘娘安好。”

“姐姐这是做什么,快些请起,今日无意听闻这里梅花开得最美,起了赏花之意便缠着墨带我来了这里,姐姐不必理会于我们。”说完伸手扶了红梅一下便退回炎墨身边。

闻言,红梅看了下炎墨,见他复杂的看着自己,红梅笑了“如此,陛下和娘娘便赏花吧,红梅先行告辞。”说完不等他们回应便转身离去。

欧阳雪见她就这么走掉而炎墨也不曾说她不敬并且直直的盯着洛红梅的背影直至消失也不发一言,她感觉得到洛红梅对于炎墨来说定然有着重要的地位,不然怎会在踏进这院子看见她便微笑听见那句话之后便一直看着她,欧阳雪皱眉的看着红梅离去的方向眼眸中划过厌恶。

而炎墨见她离去,张了张口,却又想到即便叫住了她又该说些什么呢?听到她无力的呢喃着自己爱不爱她,他心里一紧似乎有什么狠狠的捏了他的心脏一把一般,却始终开不了口说爱她,一月半前当他看到欧阳雪红衣轻舞时,绝美的模样深深的印在了他的脑海,当即便封了她昭容,后来经过相处他发现欧阳雪与她名字不同却如火一般热情,慢慢的便由着她去了,封号也只是因为她是公主便随意给了一个,今日被她柔腻的声音缠得心烦便带着她来了这院子,也想起他似乎许久未曾踏足梅院,可来了却不知如何开口,如此越想越恼,看了一眼欧阳雪便想起刚刚她对红梅说的话,抽出了自己的胳膊,声音冷淡“以后这里少来,这里是她的地方,不许来此胡闹。”

闻言,欧阳雪心里对于红梅的厌恶又上升了一层,却还是笑道“是。”

如此,这次的相见便已这般愤然草草收场。

回殿之后也不知是巧合还是怎么,欧阳雪竟不慎跌倒又被太医诊断出喜脉,说是已有三十五天左右,而炎墨显得有些震惊,毕竟他只在洞房之夜醉酒碰过她以外便再没碰过她了,于是炎墨派了暗卫查结果证实那孩子确实是他的,惊喜之余便日日陪着欧阳雪,一连四月除了欧阳雪的寝殿没去过别的地方,包括梅院。

翌日

暖暖的阳光洒在附雪的大地,梅院依旧安静怡然,满院的梅花开得正艳,一女子红裙拖地,青丝披散,清丽的面容带着丝丝笑意,四个月了,炎墨没有再踏入这院子,她知道欧阳雪怀孕了,也知道炎墨除了上朝便忙着陪她,那般模样一定很幸福吧,真好,她的爱人他有了自己爱的人和自己的孩子。

“呵呵,你们说陛下是不是太紧张了。”

一些零零碎碎的嬉笑之声逐渐接近,红梅转身,原是欧阳雪挺着微凸的肚子在与自己的宫女说笑,见她转身,便敛了一些笑意,亲昵的上前拉着红梅“洛姐姐,妹妹今日来打扰姐姐,姐姐不会介意吧。”

红梅笑了下“不会,娘娘随意。”说完便想抽出自己的手,奈何顾着未免伤到她不敢轻易出力,可......

“洛红梅你干什么!!!”

就在红梅出神间,欧阳雪却忽然放开了红梅的手向后倒去,从外人的角度看去正好像是红梅推了她一把一样,而这一幕正好被前来找欧阳雪的炎墨看到,他眼眸里充斥着愤怒厌恶,上前便狠狠甩了红梅一巴掌,红梅被打的有些发愣,似乎还不太明白发生了什么,回神便看见欧阳雪躺在炎墨怀里,身下一片鲜红,看着炎墨那满眼的愤恨厌恶,右脸颊传来火辣的感觉。

“墨,孩,孩子,救救孩子。”欧阳雪神色痛苦的紧紧抓着炎墨的衣袖。

闻言,炎墨冷冷的看了红梅一眼,抱起欧阳雪便走了。

红梅知道现在说什么都没用只看着他们的背影,捂着发红的脸苦笑,可笑着笑着眼泪便掉了下来,迷蒙的眼前多了一个白色的的身影,她抬手为她擦拭着泪水,轻声“梅儿别哭了,我知道不是你。”

“他,为何不问!”

陌子兮摇了摇头,抱着红梅,无奈“我不知,可梅儿,别再执着了,你们没有结果的。”

“为何?我爱他啊~”为何陌子兮多次说她与炎墨不可能,红梅有些呆泄想着,连脸上的痛似乎都感觉不到了,只觉得心似乎正在一点点的崩裂。

“可他不爱你,他的命中之人根本就不是你,你们之间不可能,忘了他吧。”陌子兮抓着红梅的肩膀摇着她企图让她清醒一些或者想起什么。

闻言,红梅回神,呆呆的看着陌子兮“忘了他?他不爱我!”对啊,他不爱她,他爱的是欧阳雪,他喜欢她却不爱她,泪止不住的掉,任凭陌子兮怎么擦都止不住,擦着擦着连她都莫名的掉了眼泪。

好一会陌子兮才忍住了眼泪扶着呆泄的红梅出了梅院到了荷花亭“梅儿不哭了,我给你讲个故事吧。”

红梅呆呆的转过头看着她,听着她自顾自的说着故事,那故事里的人似乎和她很像又似乎不是她,故事里的女主人是一只梅花妖,那只梅花妖爱上了一个王爷,他们历经种种以为终于可以在一起了,却不知何事那王爷却一把火烧了她的本体,差点让她魂飞魄散,若不是得一白衣女子相救怕是早已死去,梅妖不死心托着虚弱的身体去看王爷,不想那王爷并不听她辩解当即便朝着梅妖的心脏刺了一剑,最后梅妖只得不可置信的带着满眼眷恋闭上了双眼,那只梅花妖到死都爱着王爷,而那王爷却与他注定的女子安稳的过完了一生,只是从那以后再也没有笑过,没有人知道为何,梅妖死后,灵魂差点飘散,得白衣女子相救并封锁记忆送入轮回希望她能忘记,可不想她执念之深却世世找那王爷世世因他而亡。

最后陌子兮终于停了下来含着泪,她说“你追了他那么久是不是该放弃了!”

红梅愣着,呢喃着“不可能,那不是我,我不信,我不信,不会的,他不会杀我的。”

“洛红梅,你给我清醒一点,那是事实,你明明知道的!”陌子兮看着红梅失魂落魄的样子不由得摇着她大吼。

许是被她一声大吼吓到,红梅呆愣的看着她,胸前一道白光涌出消失不见,哪些零零碎碎的记忆如同一把把尖刀狠狠的扎在她的心上,眼泪不住的掉了下来“我...你告诉我,莲兮,你告诉我,我该怎么办?我忘不了啊。”她忘不了,她终于知道为何她一见到炎墨便觉得熟悉,为何会做哪些莫名又真实的梦,为何会觉得眼前的女子那般眼熟。

“......”陌子兮张了张口,还没等她说话,便听见一声怒吼。

“洛红梅!!!”

只见炎墨提着佩剑便冲到了二人眼前,恨意至极的抓着红梅的胳膊似是要捏断一般,声音冰冷刺骨。

见此,红梅忽然看着陌子兮笑了“莲兮,这一次你别救我了。”

闻言,炎墨冷冷的看了一眼陌子兮,伸手便又给了红梅一耳光,生生的将红梅打倒在地,他剑指红梅冷声“洛红梅,枉我如此信你,没想到你竟心肠歹毒到连我子嗣都杀,孩子有什么错?雪儿又有什么错?”

看着他剑抵在她的胸前,红梅苦笑,是啊他们是没错啊,可是她又有什么错?只得她用自己的孩子来害她,那孩子四个月了吧,她怎么忍心?可是他不信她呢,事到如今,解释他会听么,呵“没错呢。”红梅淡淡的应了声。

“你这蛇蝎毒女!”

说完,剑一挥红梅的胸前便出现了一道深的足以要了她命的伤口,红梅狠狠的咬着唇逼迫自己不叫出声,陌子兮见此立马准备施法救治,奈何只见红梅微微笑着摇了摇头,陌子兮只能看着她的血越流越多,整个人躺在血泊之中。

炎墨看着红梅躺在血中的身子,不知为何心里痛的窒息,连身子都忍不住的微微颤抖,他似乎做错了,可他没错,是这个女人害死了他的孩子,他不过是给了她一剑罢了,他没错,对,他没有错“你......”

没说完,突然不知从何处来的一只飞箭射中了他的肩膀,炎墨大惊“何人大胆竟敢行刺于朕。”

“拿人钱财替人消灾,哪怕是皇帝也照杀不误。”

话落只见几个全身黑衣的男子,提着刀便冲了上去,而炎墨冷冽的看着来人,伸手拔掉肩头的箭便和他们打了起来,奈何双拳难敌四手,面对几人围攻又加上受伤,炎墨渐渐落了下风,而就在此时一股冲击将炎墨推到一旁。

只听得一声闷哼“唔......”

炎墨转头惊愕看着眼前的一幕,红梅本就带着般满身鲜血红的妖艳的身子此刻一把刀正刺穿了她的心脏部位,她的表情痛苦却依旧不肯喊痛,最后紧紧的闭上了那双时刻都透着坚毅的双眸,这时的炎墨浑身散发着铺天盖地的恨意,提着剑便在顷刻之间杀了那些人,看着那几人的尸首,炎墨似乎并不满足正准备提起剑斩下他们头颅之时,几声脚步声传来,他提着剑起身,看见来人是陌子玉和陌子兮,冷冷的看了一眼,忽然笑了,笑得很是邪魅诡异,他说“你们,把他们剁碎了拿去喂狗吧,顺便把他们的主使抓来吧,他们得赎罪呢。”

陌子玉看着炎墨的不对劲,又看到陌子兮泣不成声的抱着满身是血的红梅“到底发生了什么,炎墨你冷静一点。”

“我哪里不冷静?”炎墨邪笑着看着他问道。

“你......”

没说完,便瞧见炎墨扔了剑朝着陌子兮走去,准确的应该是朝着红梅走去,他走到陌子兮身前看着她抱着红梅不停的掉眼泪,他说“把她给我好么?”

陌子兮闻言止住眼泪冷冷的看了眼炎墨,抱着红梅的手又紧了了紧,冷声“你走。”

“我说,把她还给我。”炎墨微勾薄唇,浑身散发着诡异的可怕的气息。

“还给你?她是你的么?你爱她么?怎么,看她流血看她痛看着她死去你不开心么?”

面对陌子兮一连串的质问,炎墨越发冰冷的看着她,如寒冰一般刺骨的声音再次响起“再说一次,把她还给我。”

说完便不管其他伸手便要抱过红梅,奈何陌子兮抱得太紧,见此炎墨冷冷的抽出腰间匕首便朝着陌子兮的脸划了一刀,陌子玉连忙上前将陌子兮拉到一旁抱着,有些冷色“炎墨,你干什么。”

炎墨冷冷的撇了他一眼抱着红梅冰冷的身子便走出了庭院,一路之上的宫女太监见他们陛下浑身散发着冰冷气息的抱着红梅满身是血的身子都吓得纷纷颤抖的跪在地上不敢出声。

而庭院中的陌子兮却冷淡的推开了陌子玉的怀抱“子玉,我要走了。”

陌子玉闻言愣着“为......”

“别问我为何,我只是该走了,若是有缘我们还会再遇,谢谢父母亲还有你对我的照顾。”说着从怀里拿出了一个瓷瓶放到陌子玉手里“子玉,这个是我很久以前得到的一种药,它能忘记一切,请你无论如何把这个让炎墨喝下去。”

“可......”陌子玉看着手中的瓶子,抬眸复杂的看着陌子玉“你......”

“子玉哥哥,这是兮儿唯一的请求。”说完陌子兮紧紧的抓着袖子转身不给陌子玉反应的机会便已快速的离去。

陌子玉愣愣的看着她的背影消失,苦笑,其实他想问她可不可以为了他留下来,却始终没能说出口,只得拿着瓶子朝着梅院走去,他没猜错的话炎墨应该就在梅院。

当炎墨抱着红梅回到梅院之时,梅院的满院梅花却统统凋零,被雪覆盖的地现在却满是飘落的红色花瓣,它们似乎知道她再也不会回来了一般全部凋零,炎墨将红梅的冰冷的身子放在满是花瓣的地上,薄唇微微勾起,俯身在她耳边温柔的呢喃着“做我唯一的皇后可好?”又吻了吻她鲜红冰凉的唇瓣,轻笑“你不说话就是应了,我爱你梅儿。”

说完,起身走出了院子,冷声吩咐赶来的陌子玉“烧了这里。”那般毫不留恋的走远。

陌子玉摇了摇头看着炎墨离去的背影又看了看梅院,最后视线落在手中的瓷瓶上,或许她是对的。

白茶清欢i

怎么觉着写的废话有点多,文明吐槽,本文没什么激情,见谅,也请慎重,欢迎故事建议。 前几天没怎么更,现在4000+奉上,就是口水话好像多了点,嘿嘿嘿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