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商战职场 梧桐树的忧伤

第二章:初见外婆外公

梧桐树的忧伤 蓝枫蝶雨 3128 2017-04-16 10:39:47

  正当素佳做着梦的时候,只听见爸爸的声音响起“素佳快醒醒,我们到了,快看妈妈来接我们了”此时素佳睁开眼睛,看到妈妈已经站在火车外面了,于是素佳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跟着爸爸慢慢走下了火车,当看到妈妈的那一刻,素佳不知道该怎么表达此时自己的心情,她知道眼前这个女人自己该叫妈妈,在火车上,自己已经在心里默默的练习了很多次,应该是烂熟于心的,是自然而然的脱口而出的但是看到自己的妈妈就站在自己面前的时候,确怎么也叫不出来,只能死死的握着爸爸的手,而另一只手只有无助的揉着自己的裤腿边,低着脑袋,不知所措的站的原地。

“素佳,这是妈妈呀,快叫妈妈呀,你不是想妈妈了吗?现在妈妈就站在你面前啊。”说着李霖低头看着到自己腰的女儿。

“呃。。。。。”此时素佳的心里有说不出的紧张和着急,明明妈妈就站在面前,自己怎么就是叫不出来呢,只能是越着急越是叫不出来。

而看着自己女儿的李霖终于发现了女儿的不对劲,只能笑着说“可能是孩子坐了几天的火车累了,嗓子干了,所以叫不出来,一会儿喝点水就好了”说完微笑的望着雅敏,左手同时不动声色的拍了拍素佳的小脑袋,似在安慰着素佳。“哦,那就当是渴了吧,没事走吧!”说着转身就走,李霖一手提着行李,一边拉着素佳慢慢的跟在雅敏的身后,往岳母家去。

而此时李霖心里全是对未来生活的憧憬,和对一家人团聚的幸福感,而对于素佳的表现,他只当是孩子紧张,想想过两天就会好了,而他没有意识到这是孩子内心的不安全感,当年雅敏走的时候,素雅才三岁,三岁还没有能完全记事的年龄,对于母亲只有一个模糊的印象和模糊的温暖感,虽然渴望母爱,但是对于“妈妈”这个词只是存在于印象中,虽然在心里演练了无所次,可是要大声的叫出“妈妈”对于素佳来说还是很困难的,对于素佳来说母亲对于他来说只是一个代名词,而不是具体人的代表,所以当看到自己的母亲的时候,话在嘴边打转,可是怎么都叫不出来,所以才会着急,可以是越着急,越是叫不出那两个字。

走着走着就到了一栋房子的门口,门口有个小小的拱桥,桥下是一股小溪缓缓的流过,而在小桥的对面就是素佳的外婆家,看着门口站着的一个三四十岁的妇女,面带着微笑,看到素佳走过来马上往前跨一步拉着素佳的手“呀,这就是素佳呀,姨都还没有见过呢,长的真可爱,像瓷娃娃似的”说着就在素佳的脸上狠狠的掐了一把“哟,看这脸嫩的呀,细白嫩肉的,看来姐夫是没有亏待素佳呀,把我们素佳养的白白胖胖的”说完,只见用手拍了拍李霖的肩膀,等李霖弯腰看看女儿的时候,只见素佳的眉头紧紧的皱在一起,而脸上也是红红的一片,而隐约还能看到留下的手指印,李霖抬头皱眉看着对面的妇女“她四姨,孩子本来就还小,所以看见到你不好意思,这脸都红了,素佳这是你妈妈的妹妹,以后你就叫四姨就可以了”

女人低头看了看素佳一边通红的脸,然后就尴尬的笑起来,说着就接过李霖手上的行李说“走嘛,进家去,爸跟妈都在里面等着呢”

说着李霖就拉着素佳往屋子里走去,走到正中间的屋子,只见两位老人都坐在沙发上,其中一个杨青在一边看着电视一边嗑着瓜子,脚边的垃圾桶旁边也是不时的飘出几个瓜子壳,而旁边的王立则坐在沙发上,整个身子都靠在了沙发的靠背上,双手搭在沙发的两边,眼睛一直盯着对面的电视,李霖和素佳走进来也没有转过脸,而是目不转睛的看着对面的电视,好像不知道有人进来一般。

“妈,爸,我跟素佳过来了,你们二老的身体可还好,素佳快过来,叫外公外婆”说完微笑着就把素佳拉到了二老的面前。

“外公,外婆,你们好,我叫李素佳”看着对面陌生的两位老人,素佳也是好奇的很,原来自己还有外公外婆啊,以前总听别人叫,心里总有说不出的羡慕,现在自己也是有外公外婆了的,看以后张羽他们还在不在我面前炫耀的,素佳甜甜的看着自己的外公外婆。

“先别急着叫啊,我们家可从来不知道有这么个孙女”杨青依然还是看着电视,对于一旁的李霖和素佳也没有给一个眼神,当说完这句话后,周围的空气仿佛凝结了,除了电视的声音和嗑瓜子的声音在也没有其他声音的存在,而杨青的一句话,更是让整个氛围更加的凝重,仿佛呼吸的声音都是多余的,旁边的素佳四姨,偷偷的看了看三姐的表情,发现没有变化,才转过头继续看着自己的爸妈。

“妈,孩子还在这呢,我有什么做的不对的,私下来你怎么骂我都是可以的,我也知道当年做错了,也不该这样,但是我带着素佳过来找雅敏了,就说明我真的是想我们一家人在一起,所以我希望你们二老能够理解,不过不管怎样,我还是该说声对不起的”李霖拉着自己女儿的手紧了紧,抬头一脸尴尬的看着自己对面的丈母娘。心想自己当年到这边来当兵和雅敏在一起相爱了,那时候年轻气盛,也是爱到了深处,那个年龄最是把情爱看的最重的年龄,那时的自己虽然一无所有,但是也是全心全意的爱着雅敏的,当时没有其他的要求,唯一的心愿就是跟雅敏一直在一起,可是在即将退伍的时候,让素佳外婆知道了我们在一起了,只当我那时是一个穷小子,强烈的反对我们在一起,可是那时我跟雅敏已经在一起几年了,几年的感情哪能说断就断呢,那时素佳外婆把雅敏锁在了家里不让我们见面,自己每天急的吃不好睡不好,没办法,正好遇到那个时候刚好有转业的名额下来了,可以回到家乡工作,一天趁着他外婆不在家,带着雅敏就上了火车回到了老家,都能想到当时素佳外婆气惨了模样,按现在的话来说,我就是带着素佳他妈妈私奔了,老人家生我气是肯定的。。。。。。

“你是该说对不起,难道你觉得你做的都是对的?我们雅琴跟着你跑了那么远的地方,结果最后自己提着行李就回来了,哪个老人看了不生气!!!!!现在带着个女儿回来,就说是我孙女,怎么什么都是你对啊,你要带雅敏走就走了,说带个孙女回来就回来了,什么事情怎么到你这就这么轻松呢?孩子在这怎么了,我就是要让孩子知道,你们那点事,有什么是不能让孩子知道的,你既然觉得你没有做错,那你害怕什么孩子知道啊!!!!!”说着杨青把手中的瓜子丢到了盘子里,狠狠的看着自己面前的男人和女孩。“别人嫁个女儿都是风风光光的,而我家呢,莫名其妙的就没了个女儿,什么都没有就把我女儿骗到那么远的地方,当别人问起来,我都觉得丢脸,现在是回来光明正大的丢我这张老脸,你们是觉得好玩吗?”

素佳看着眼前盛怒的老人,不自觉地发着抖,眼前这个就是我的外婆吗?为什么跟张羽家的外婆完全不一样呢,我每次见廖婆婆对张羽可好了,每次一来不是抱就是亲,但是我的外婆怎么这么凶,还一直凶我的爸爸,爸爸做错了什么事吗?还说爸爸带着妈妈跑了,怎么可能呢,明明是妈妈自己跑回来了的。小小的素佳还不明白外婆嘴里话的意思,也不太明白在那个年代私奔是多么的严重,他只知道,自己的爸爸是没有错的,错的是妈妈。

“妈,你别生气了,姐姐不是回来了吗?你就少说两句吧,他们父女坐那么久的火车,应该也是累了,让他们去休息一下嘛,你在气小心伤着身子。”四姨在旁边说着

“我怎么不能说啊,我自己女儿的事,我还不能多说两句吗?”

“是啊,老婆子,你消消气啊,这陈年旧事你还提他干嘛只要孩子好就可以了,现在人也回来了,快去准备点饭给李霖和孩子吃,他们坐那么久的火车也是累了,小心把自己气病了,到时候难受的还是自己啊”这时候王立站起来,一边对外婆说着,一边挥手示意李霖带着孩子到隔壁房间去。

看到岳父的手势,李霖默默的带着素佳就往隔壁房间走去,此时素佳回头看了一眼自己的妈妈,可是只看到一个转身离去的背影,素佳不明白的是,为什么妈妈没有为爸爸说一句话呢,而转过头来才看清楚这是一个围合的四合院,正屋的对面就是围墙围着的一片果树,在果树的两边分别是厨房和居住的房子,而果树的对面就是外公外婆的正屋,正屋的旁边就是素佳他们这次入住的地方,这个地方就是未来几年素佳要住的地方,而正是这个地方和城市也给了素佳一个不一样的童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