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商战职场 梧桐树的忧伤

第十九章 不速之客

梧桐树的忧伤 蓝枫蝶雨 4903 2017-05-07 17:29:10

  第二天等素佳醒的时候,旁边的张羽已经不在了,素佳伸伸腰,看着窗外的阳光,素佳的心情很好,这么久以来,第一次睡的这么香,一夜无梦。

素佳慢慢的起来,走到客厅发现餐桌上已经摆好了早饭,走到厨房,张羽还在忙碌着,看着那宽厚的背影,素佳觉得内心的一些东西越来越坚定了。走到张羽的身后,素佳轻轻的用手环住张羽的腰,脸靠在张羽的背上轻轻的说道:“张羽,早”

“素佳,起来啦,快去收拾一下,准备吃早饭了。”张羽转过身来,对着素佳宠溺的一笑。

“恩,我知道了,让我在抱一下”素佳闭着眼,静静的抱着张羽

“恩,好”张羽放下手中的碗,转身也抱着素佳,两人就这样一直默默的抱着。

不知道过了多久,张羽慢慢的放开素佳,亲了一下素佳的额头说道:“快别抱啦,吃早饭啦,在不吃饭就凉了,可不能浪费我这么早起来为你做早饭的心意哦。”说着就转身拿起刚刚放下的碗。

“哦,好的,我一会一定把他全部吃光。”张羽笑笑,跳起来亲了亲张羽的脸颊,就朝餐厅跑去。看着跑出去的素佳,张羽赶快用冷水洗了一下脸,这还真是折磨人啊,昨天晚上一玩没睡,今天早上又差点破功了,还好自己反应快啊。

拿着碗走到餐厅,给自己和素佳一人盛了一碗饭,两人笑着就开始吃了起来。

“砰,砰,砰”两人正在收拾碗的时候,就听到有人在敲门,素佳看了一眼张羽然后就去开门了,张羽也拿着碗去了厨房。

打开门一看是大伯和大伯母素佳甜甜的一笑“大伯,大伯母来啦,快点进来坐。”说着就把李梁和陈莉往家里拉。

陈莉马上拉着素佳的手看着素佳为难的说道:“素佳,我们还带来了一个人,你认识的”

“在哪啊,大伯母带来了就一起进来坐啊”素佳往四周看看并没有发现什么人。

“哦,那个他在楼下,我去把他叫上来。”陈莉看了一眼李梁,然后就跑下了楼

素佳看看李梁,一脸的不解,是谁啊来了又不上来,本来想问问李梁是谁,但是话到了嘴边又咽了下去,素佳本能的感觉到这个人肯定不是什么普通的人。看着慢慢走上来的两个人,素佳头一偏就看到了陈莉后面的那个人,看到这个人的身影,素佳下意识的就想把门关掉,这个女人,自己一辈子都不想见。

察觉到素佳的动作,李梁快速的死死把门给拉住,素佳看了一下李梁心想大伯和大伯母都在这里,自己这样是有一点不礼貌,所以也没有硬要关门,只是眼睛死死的盯着陈莉后面的那个女人,虽然十多年没有见,但是素佳一眼就认出了,因为这个女人化成灰自己都认识。

“素佳,看到你妈回来了,都请她进去坐坐。”陈莉看着素佳,眼里的不情愿,陈莉只能先说话,如果这样尴尬下去,对大家都不好。

“妈,我怎么记得我没有妈呢,我上小学的时候,我妈就跑了,所以我没有妈,大伯和大伯母你们既然都来了,就进屋去坐坐,至于这个女儿从哪来的就回哪去,这里不欢迎她。”说完素佳就直直的看着现在还抓着门的李梁。

“你这孩子,按你妈妈也是担心你啊,现在人都过来,你怎么也要让人进去坐坐啊,就一直这么站在门口说啊。”李梁看着素佳说道。

看着陈莉和李梁都这样说了,素佳也不好在说什么,转开身让李梁和陈莉进去,看到雅敏走到到自己面前的时候,素佳一转身就让开了,把门‘砰’的一声关上了。

听到‘砰’的一声门响,张羽从厨房出来,看到李梁和陈莉微笑着叫了声:“大伯父,大伯母你们来啦”然后看到陈莉身后的女人,张羽直觉应该是跟素佳有关,但是在什么都没有明确前,张羽也不敢乱喊,礼貌的叫了句:“阿姨好”然后就看向一脸生气的素佳。

“张羽,你也在啊,才吃完饭啊,我跟你大伯父过来给素佳说点事情,你一会也听听吧,也可以提点意见。”陈莉看着眼前帅气的男孩,笑着说道。

“哦,好的,我这厨房的碗洗了,就过来,你们先到客厅坐嘛”说完看了一下素佳,示意他注意态度,然后转身就进了厨房。

到了客厅以后,陈莉和李梁都找了个位置坐下了,而素佳也找了个位置刚坐下,就看到雅敏也准备在他的旁边坐下,还没坐下呢,素佳指着旁边的椅子说道:“你坐那边,不要坐我旁边。”雅敏看了一眼陈莉和李梁看到两人都没什么反应,只能起来默默的到旁边的椅子坐下。

“素佳,在怎么样他是你妈妈,该有的礼貌还是要有”李梁看着素佳忧心的说道。

“大伯父,礼貌这东西我只对该有的人才有,配不上我的礼貌的人,是不配的,你跟大伯母为什么要把这个人带来。”素佳看着李梁淡淡的说道。

“素佳,是这样的我跟你大伯父还有家里的亲戚们都商量了一下,你现在还小,还要上学总不能一直一个人,总要有个人来照顾你吧,这个是你妈妈,把你交给你妈妈,我们最放心。”

“你们放心,我不放心,我自己能照顾好自己,不需要谁的照顾,更加不需要这个女人的照顾,我马上就要去上大学了,常年都在学校也很少能回到家,所以这个女人从哪来的就回哪去吧。”素佳淡淡的说完,脸上没有一丝表情,但是手却死死的揪着身下的沙发,正好这个时候,张羽从厨房出来一眼就注意到了素佳手下的动作,于是默默的走到了素佳的旁边坐下就把素佳的手松开轻轻的握着,让素佳放松下来。

“素佳,妈妈这次真的是想来照顾你的,你看你爸去世了,这个世界上有血缘关系的就我们两个了,我不照顾你照顾谁啊,况且还有半学期你就高考了,让我照顾照顾你,免得到时候又让你大伯父和大伯母担心。”看到这个情况,雅敏看着素佳说道

“我不需要你的照顾,我自己可以照顾我自己,当初你因为什么走的,我可还记得一清二楚,现在别在面前装慈母。”素佳看着雅敏那一副慈母表情就恶心。

“素佳,妈妈知道当初走是妈妈的不对,现在妈妈现在就是赎罪的,你就原谅妈妈好吧”

“你别一句妈妈,妈妈的,我记得你跟我爸是离了婚的,这么多年我也没有妈。”

“素佳你怎么能这样说呢,我不在怎么说也是你亲妈,我生你养你这么多年,你就这样对我”素雅说着就开始掉眼泪。

“你别在这假惺惺的了,你那些事,你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也不要忘了,你为什么跑。”素佳一脸的无奈,这个人怎么这么会装,他明明看到了他嘴角偷偷的笑了一下。

“素佳,你别这样说你妈妈,你这样让我们怎么能放心,你说你现在还小还不能自己照顾自己,你妈妈都这样求你了,你要不要这么狠心,那以后如果我们有什么事情求你,那你不是也不会管我们。”陈莉故意说这话激素佳。

“大伯母你知道我我不是那样的人,你别这样说,这件事我只是对事不对人,你们不知道当年发生了什么事情,所以你们别这样好不好。”

“素佳,我知道你狠妈妈,本来今天人这么多,这个小张也在有些事我不想说的,但是我为了表明自己的决心,我还是决定给你说说,当年我是为了好的生活抛弃了你爸和你,可是我也得到了报应啊,我跟了那个男的以后,就查出了子宫肌瘤,动了子宫切除手术,再也不能生育了,还狠心的被人抛弃,现在我也反思我错了,我也诚心改正,我现在就你一个女儿了,所以我想好好照顾你,好好赎罪,想看着你结婚生子。”说完雅敏哭的更加的伤心了。

“雅敏原来你经历了这么多,做错事不怕,只要能改正就好了。”陈莉走过去安慰这雅敏对着素佳说到:“你看你妈妈都是命苦的人,现在就你们两母女了,你们不相依为命,难道还要相互伤害,况且现在张羽在这,他年后也是要上学的,不可能一直照顾你,你这样是要让所有人为你担心吗?”

“素佳啊,我跟你大伯母都是这个意思,既然你妈有心改过,你干嘛揪着以前的那些事不放呢,得饶人处且饶人,放过别人的同时,也是放过自己,况且他确实是受了那么大的惩罚了,所以凡事想开一点。”李梁也说道。

素佳一句话也没有说,他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可能心里明白自己的一个决定有可能会影响以后,但是看着眼前哭着的雅敏,还有大伯父和大伯母的话,素佳还是有点点心软的,说到底这个毕竟是自己的母亲,自己在狠心,也做不到不管他,看了一眼张羽,看到他眼中的肯定,素佳谈谈气,看着陈莉说到:“好,大伯母我接受你们的建议,就让他留下吧,这样你们就放心了吧。”

“好的,你能接受就好,以后就你们两母女相依为命了,什么事情相互也有一个照应,那我跟大伯父就放心了。”陈莉轻轻的松了一口气。

“大哥大嫂你们放心,我肯定会照顾好素佳的,我会为我以前做的错事赎罪的,素佳谢谢你能接受我。”说完雅敏一脸感激。

“没什么可谢的,反正我确实不需要什么照顾,你照顾好你自己就可以了。”

“好了,两母女别说这些了,既然你们都抛开旧事了,那以后就不要在提以前的那些事情了,素佳我和大伯父还有一点点事情,你跟你妈妈好好的叙叙旧。”说完就去把李梁往门外拉。

“张羽,那个大伯母有点话跟你说,跟我一起出去吧”临走时看到张羽然后就朝张羽招招手

“那我跟大伯母先走了,你自己照顾好自己,好好的跟阿姨聊聊不要说难听的话”看到陈莉向自己招手,张羽一下就明白了陈莉的意思,只能认真的看着素佳,叮嘱着,他也不知道怎么了,把素佳交到他妈妈的手上,自己总有一股不安全感,但是那是素佳的家事,所以自己也不好说什么,只有在叮嘱一下素佳。

“恩,没事的,放心吧”素佳对着张羽微微一笑。

“走吧,走吧”陈莉带着李梁和张羽就出去了,临走的时候,还不忘把门关上。

关门的声音刚刚响起,素佳看着坐在对面的雅敏,什么话也说不出来,对面的这个女人自己已经有十多年没有见了,现在突然出现在自己的面前,素佳真的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没有什么话能说的,看着还在对面坐着的雅敏,素佳只能淡淡的说道:“你自己管好你自己吧,你就睡那个房间吧,我去休息一下。”说完起身就进屋了。

看着进屋的素佳,雅敏在客厅环顾了一下四周,嘴角微微的扬了一下。

接下来的日子,素佳还是一样的该上学就上学,该睡觉就睡觉,而雅敏也是尽量的不去打扰素佳,只是每天把午饭做好,等素佳回来吃,而没有什么事情素佳也不会主动找雅敏,就这样过了几个月,一天中午,素佳还是一如既往的回家吃饭。

午睡过后,素佳还是往常一样去上学,但是在走之前去自己平时放钱的地方,准备拿钱交学校的费用,可是打开盒子以后,素佳一脸的惊讶,因为里面一分钱也没有,素佳明明记得很清楚,自己上次取了钱以后,就是放在盒子里的,自己从来没有动过啊。

素雅脑子里一晃而过一个人的身影,素佳生气的把手中的盒子放下,走到主卧室,看到雅敏正在收拾准备出门,素佳生气的抓住雅敏的衣服袖子生气的说道:“我盒子里的钱呢?我记得我明明放在那里的,怎么不见了呢,是不是你拿了。”

“什么钱啊,我完全不知道,你不要诬陷我。”一听到盒子里的钱,雅敏有点点慌了,但是嘴上还是说跟自己无关。

“跟你无关,这个家里只有我们两个,不是你拿的难道还有其他人。”素佳一直注意着雅敏的眼神,每一个细小的表情素佳都没有错过,雅敏一闪而过的慌乱,素佳看的一清二楚,素佳更加的肯定,就是雅敏拿的。

“你没有证据不要冤枉我,怎么能污蔑你妈呢?”说完雅敏用力一甩就把素佳拉着的手甩掉了,就准备往屋外走。

“你确定你要证据,不要觉得我没有证据,我的钱有那么好拿吗?”

“你的钱什么你的钱,那是你爸留给你的钱跟抚恤金,我跟你爸还是夫妻呢,我怎么就不能用了,我用你父亲的钱,那不是天经地义的吗?我没有叫你把钱全部交出来就不错了,你还说我拿了你的钱。”雅敏一听,马上就火冒三丈的跳了起来。

“哼,天经地义,你也好意思说,那你就是承认你拿了钱了,你不要忘了,你跟我爸是离了婚的,在名义上连这个家你都不能踏进来,你还好意思拿我的钱。”

“你这个没良心的白眼狼,我好歹也照顾了你那么几个月了,没用功劳也有苦劳吧,一个保姆一个月还有工资呢,我拿你那点钱怎么啦?”说着雅敏更加的嚣张

“你脸皮真厚,当初是谁说的来赎罪的,现在你说这些是什么意思,家里的开支一直都是在拿,生活上没有让你拿过一分钱。你不要当我傻,这段时间在干什么嘛,我心里一清二楚,一天到晚的打牌,自己也不找个正经工作,现在手上没钱了,就来拿我的钱,你这脸皮真厚。”素佳看着眼前嚣张的女人,不是考虑到是自己的妈,素佳真的想把他丢出去。

“我打牌怎么啦,我就打牌了,你还能管我,我就算拿了你的钱又怎么啦,我就是这一个月手气不好,下个月赢回来以后,还给你就是,看你在这大惊小怪。”雅敏看着素佳还想说什么,门一甩转身就走了。

站在客厅中央的素佳,气的吐血,心里默默的想着现在是请神容易送神难,这个女人现在就知道偷偷拿自己的钱了,接下来还不知道能做出些什么事,剩下的钱一定要好好的保管,不能在让这个女人有机可乘了,这可是上大学的钱,可不能毁在这个女人手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