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烟花络

7.江畔遇险

烟花络 florafang 2419 2017-04-21 17:16:14

  白玉和田昊并肩一路走来,人也渐渐多了起来,还未走到长街中心便传来冬儿的叫喊声。

“公子,公子,我们找到你了。”

白玉循着喊声望去,看见冬儿他前方十几米的地方向她小跑着奔过来。

白玉望着笑着望着奔跑过来的冬儿,刚要开口叫她慢着些,突然感觉到一股寒气从身后方传来。

她在察觉的一瞬猛然侧身,刚想推着田昊向旁边弯腰滚去,却想起冬儿正朝着这个方向跑过来,如若自己躲开,势必冬儿会暴露出来,而且也立马跑到跟前了。想到此刻只能急急的一手推开身边的田昊,一边立刻回转身体将冬儿挡在身后,之见是一只箭箭矢射过来。可是在看清箭矢的同时也有两股力量使白玉的身子歪向田昊的一边,一股力量是田昊拉住白玉的手甩向一边,一股力量是冬儿跑到近前用手拨开白玉的身子,两股力量叠加使白玉的身子反倒斜斜的朝一侧倒去。

白玉滚了两个跟头,狼狈的起身,此时才发现冬儿已经半跪在地上,左胸口上方插着箭矢,箭尖全部没入皮肤。原来是冬儿替自己生生挨了那一箭。

“冬儿!”白玉喊了一声,刚要冲过去,却见田昊一把拉起冬儿向另一边滚过去,滚到一个摊位后边。与此同时又有两只箭分别插在原来的地面和冬儿他们藏身的不远处。

身边的人群见到有人放箭,有人受伤,也是纷纷找地方避难。稍远一点的直接默默的逃开了。

白玉看着对面田昊怀里的冬儿,心头一阵火起。来不及细想什么,迅速查看了自己藏身的四周。也是一个小摊的侧边,但是只有一边有东西遮挡。如若放箭的人从另一侧再来人射箭的话,就会立马暴露在敌人的视线之内?

正想着如此,便真的有声响从没有遮蔽的这一方向传来。

“小心,另一侧来人了。”白玉一边大喊着提示对面的人,一边弯身朝更靠边的方向滚过去。

此时又有一阵更大的响动传来,似是刀剑摩擦的声音,对打的声音,还有原来射出箭来的方向也是传来打斗的声音。

没过多久,声音消失了。流云与白天见到的另一位田公子田彬一同跑了过来。白玉见此赶忙从藏身的地方站出来,田昊也扶着冬儿走出来,此时冬儿已经面色惨白,几欲昏厥,有些站不稳。白玉连忙上前,搀扶住冬儿。

“公子,你没事吧?”

“大哥,你没事吧?”

流云与田彬二人一同焦急的开口问道。

白玉看看流云,又看看田彬,显然二人刚刚是经过搏斗的。身上的衣衫已经不整,而且衣衫上边还沾染了血迹。看来打斗的都不算很轻松。

“箭上有毒。流云,带上冬儿,马上回客栈。兄长,冬儿受伤需要马上救治,小弟不多打扰了。”白玉紧忙打招呼,然后准备离开。

“我这边有上好的解毒药丸,也有高明的大夫,我们一同回客栈,也可及时救治。”田昊不等白玉离开,连忙说道。

白玉略一思考,边点头答应。“好,那我们尽快回去。”

一行人急忙赶回客栈。原本拥挤的长街因为刚才的事情人已经跑光了。李掌柜见到流云抱着满身是血的冬儿走在前边,自家的公子和另外几位客人随后紧跟进来,便知道事情紧急,赶忙吩咐了伙计出去找寻大夫和烧些热水备用。自己跟在人群后边有些焦急担心又不敢过分的靠近。

流云将冬儿抱回到她自己的房间,放在床榻上。然后转身走出房门。

“谢谢兄长出手相助,只是冬儿实际是小弟的内侍,因男女有别,所以还请田兄移步隔壁房间吧,见谅。”白玉说完行了一礼。

此时田彬也带着一个人走进房间,来人身上背了一个医药箱。

“好,这是我带来的吴大夫,医术可以说是精湛,就让他来为冬儿姑娘诊治吧。吴大夫,兄弟夫人的伤您给好好治理。我这有一粒凝香玉露丸可以解毒,一会喂给夫人吃了。我先去外边等候消息。”说着转身朝外走去,田彬也跟着一起走出房间,顺带关上了房门。

吴大夫在来的路上已经知道了事情的起因,进门后略请了安便直奔床边。田氏兄弟出去后屋内便只剩下白玉和大夫三人。

“公子,因为夫人伤的是左肩,箭尖上还沾有毒药。所以老朽需要把夫人的肩头露出来,先拔掉箭矢,然后去除中毒的腐肉,上些上好的金疮药再进行包扎。这颗凝香玉露丸可解百毒。稍后开一副方子喝上几天如此,三天后毒便可全解,夫人也可下床走动了,只是不要再撕裂了伤口就好。”大夫查看了下伤口,转身对白玉说到。

“好,就听大夫的。麻烦您了,白某感激不尽。”

”公子说哪里的话,公子和我家主子是朋友,老朽定当竭尽全力医治,请公子放心。”

“好,谢谢大夫。”

白玉不再说话,也没有解开了冬儿的衣衫,而是直接从箭头处直接用剪子剪开一个大洞,直接露出伤口和附近的皮肤。中间似乎碰到了冬儿的伤口,已经半昏厥的冬儿发出一声低沉的闷哼声。衣衫被划开,冬儿左胸口处一个红色的印记也露出了一部分,但是看不得不全面,认不出什么形状。白玉此前是看过冬儿的这个印记的,当时也提点过冬儿不要被人发现的好。可是今天似乎也没有多余的办法了,毕竟性命要紧。

白玉退后一步,大夫便上前开始动手治伤。整个过程白玉都一直站在床边,看着大夫有条不紊的拔箭,削肉,上药,包扎。直至结束白玉才松了一口气。虽然以前也见过不少在习风那训练受伤回来包扎的,但是却从来没有如此提心吊胆过。只有这一次,这十年来第一次真正的离死亡那么近。如果当时中箭的是自己,是不是就不只是胸口上方一点了呢?如果自己不幸身亡,那么在这养的社会里上,有谁能够为自己的死伤心呢?还会有谁记得他来过呢?除了兰姨,可能还会有自己在这十年里认识的如冬儿,春华,习风,流云等十几个兄弟姐妹,这不是21世纪,不是人人平等的世界。生死只在上位者的一念之间。这个世界明明就是中华五千年历史上那种君主专制制度的一个影像而已。身处下层社会就只能是被人驱使,奴役,打压的身份。即使是在云城,白玉这种有身份有地位的人,连城主大人都是要让三分薄面的,但说到底只是因为他能够帮到他而已,除了自己手里的钱关系到云城的经济发展之外,能够出谋划策,除此之外自己也依旧什么都不是。谁都不想自己的生命被别人攥在手里或者是支配。谁都想自己掌握自己的生死,不要别人来干涉自己的生活和自由,任何人都不可以。

大夫在用心的包扎,其实时间不是很长,但是白玉却觉得过了很长时间,长到他似乎在这些时间里他做了许多的决定。也是在这短短的时间里,或许有些东西就此开始改变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