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烟花络

9.过江

烟花络 florafang 3456 2017-04-24 18:03:04

  冬儿的伤果真如吴大夫所言,真的三天便已经结痂,毒也全部清除了。在客栈的床上躺了两天,第三天一早冬儿便迫不及待的起床非要下地溜达转转,说是在床上躺的身上已经起茧子了。白玉知道以冬儿的性格能在床上躺两天已经是不容易的事情了,也知道现在冬儿的身体没什么大碍,所以便依了冬儿的要求,早上叫流云备好马车,准备出发。车马都是极好的,不会颠簸,只要不做剧烈的运动便不会撕裂伤口。况且今天的大部分时间是要在船上度过的。

怕冬儿一个人无聊,上船之后白玉便一直和冬儿呆在在房间内,冬儿或躺着,或在地上转几圈,或半躺在船上房间的床上,但是一直没敢要走出房间去甲板上站站,看看江水。因为坐在船上依稀能够感受到船身随着水流的轻微晃动。

过江的船只有许多,有专门运送货物的,也有专门载客的。但大都是中大型的船只为主,专门载客的大船大都是有上中下三层的,上层和中层每层分别设有独立的房间,下层是一个大的公用的客舱,还有最下边一层内仓是给厨房和在船上的伙计们居住休息的地方。

白玉自从上船之后就在房间的书桌前坐定,手里端着一本书细细的看起来,这两天陪着冬儿蜗居在房间内也无事可做,便把这次返程时四公子楚牧给的书翻出来一些翻翻看看打发时间。冬儿一个人半倚在床上,手里拿着一块白绢在绣着什么。

没多久,流云从外边敲门进来,身后跟着一位四十多岁的中年男子。

“老奴于孝成见过公子。”中年男子刚走进房间便看到了坐在书桌后边的白玉,立刻深深的鞠躬行了一礼。

“于老和我不必客气,许久未见,坐下来说话。”白玉见到来人没有丝毫的惊讶或差异,似乎早就预料到会见到来人。

“刚刚见到流云公子老奴还以为是认错了人,没想到竟真的是公子一行人,所以这才求了流云公子特来见见公子。”

“于老即使不过来我也要叫流云过去找你的,你可有留意到前些日子过江的那些黑衣人的情况?”

“老奴此番过来就是特意来告知公子的。时间是从半个月前开始,每天都会有大批的身穿一致的黑色服装的人坐船过江,一般都是赶早上最早的那一趟船。起初的几天老奴没怎么留意,后来的几批人过江时老奴特意留了隔壁的房间细细的听了些他们的谈话,他们也很是谨慎,从不做多余交流。每次谈论的话题都是分工,老奴之前听到的是有负责柳州的人,还有常州,青州等。老奴也找人在他们下船之后确认了一下,确实是分成了几个方向而去。但是老奴没有确认到他们在这些区域内负责什么事情,去做什么。毕竟老奴稚嫩挂在这江面上迎来送往的。后来在给习风公子汇报工作的时候也提了一句刚才说的情况,就不知道习风公子是否知道些什么其它的情况了。”

“很好,回头有什么情况需要你配合的,习风会直接给你传信的。”

“对了公子,前几天还有人打听了那些黑衣人的情况,上船时也特意寻了黑衣人隔壁的房间。我也确认打听的人是汴京的太白楼的人。”

“哦?你是怎么发现太白楼的人的?”

“是太白楼的小伙计。他打扮成富商的样子改了装扮上的船,老奴曾经在去过太白楼,因为那个小伙计很是机警所以留有印象,再有老奴做的迎来送往的生意,对认人方面自认还是可以的。”

白玉听到于老的话立刻想到了太白楼内那个眼睛大大的叫平安的小男孩。因为吃饭拼桌的时候说回头商量老板打个折,所以在离店前的时候还特意上楼告诉他们已经和老板商量了给打了九折。送出门的时候也勤快的帮拿东西,指示坐船方向、价格等,确实会给人留下很好的印象。

其实白玉管理他的这些产业都是用的现代的管理手法,不管是店里的老板,还是伙计都是有自主的权限的,比如说伙计的手里都有九折的权限,老板最高可以七折的权限,每个人可以酌情的行使自己的权利,但是每个人都是实行奖金制度,也就是说利润的多少和你最后的奖金息息相关,你行使权限了,那利润变少了,个人的收入也就降低了或是没有了。所以平安的九折的优惠其实是不必找老板的,他也只是为了给客人个人情,但是他的做法确实很实用,起码白玉现在就很是赞赏。

于老看到白玉公子仿佛陷入回忆,且满眼微笑的样子,估计也是遇到了那个小伙计,便没有再说什么,只简单汇报了近期的生意情况便退下了,毕竟这渡船的生意已经六七年了,早就已经进入正轨,不需要操太多的心了。

“公子,习风有信传来。”于老走后,流云从怀里拿出两封信递交到白玉手里。

白玉将两封信和一张小的信条看完后一言不发的全部放到了桌上。冬儿也放下手里的白绢只看着白玉,流云站在一边也等待着白玉的反应。

“公子,可是有什么不妥?习风的消息里说的都是什么?”冬儿实在看不下去了直接询问。

“这两封信一封是习风发过来的,一封是梅蕊发过来的。习风的消息是关于那些黑衣人的,说最近有几批人马在中州,柳州和青州的几个大城市同时出现,暗地里去除了不少行为不端的人,他们是悄无声息的出现,没有拿出实质的证据,只是将人扣押了。西风暗地里调查过,被扣押的这些人都是有不少案底的人。梅蕊的信是寄到云城的,习风直接给转到这来了。说的是洛城的锦绣苑的生意爆好,不少的官家女子大量采购咱们的饰品和布料等,现今整个中州的存货几乎都预定出去了。询问迅速补货的事情。”

“怎么会这样?销量这么好?我们的产品是有打折销售么?难道不用花钱?一般咱们锦绣庄应该是没什么优惠活动吧?即使打折有优惠,一般人也不可能大批量的买的吧?又不是地摊货,一般的人应该消费不起吧?”冬儿听白玉说完,立刻发出质疑。

“两件事情是有关联的,因为有不确定的消息,当今的皇上,或许要南巡了。因为整个江北地界我们的消息来源不多,综合所有我们的到的的消息,加上四公子那边的人传来的讯息,习风传给我的答案就是皇帝要南巡。”

“皇帝要南巡?这可是我长这么大以来第一次吧?”流云还好,听到这个消息还是一贯的沉默,但是冬儿就有点不敢相信了,是以大声的质疑,可是说完又立马捂住了嘴,生怕隔墙有耳被听了去。

“流云,给春华发消息,梅蕊要多少货给多少货,把近两年的货都清理一下,先发过去一部分,另外从现在开始再找些绣娘和工匠,在我们到家之前尽可能多的招人,到家后立刻开始继续赶工,我们到家之前就把最新的样子再赶制出来一些。还有清理出来的余下的货分包成四份放到一边。”

“是,公子。”流云应了一声立刻在书桌的另一边准备笔墨纸砚了。

“公子,货物都清理了,我们还有两个月后的比赛呢?那时候怎么办?”

“你不是说了还有两个月么?这两个月我们及时赶工能够赶回来的。做生意嘛,从来不怕客人多的。如果真的是皇上南巡,那么便不可能只有中州,还要让春华转告柳州,常州,梧州等地的人做好准备,我们不知道皇帝出巡的路线,从目前来看中州应该是第一站,但是过了中州之后的下一站我们不知道是哪,邻近中州的几个地方都要做好准备。不管是饰品还是衣料,好东西尽可能的往外拿,价格嘛和原来一样就行,前两年的老款式到时可以多少给一些折扣,这些让他们自己定夺就好。”

“是,公子。”

“看来我们这段时间能大赚一笔了。”冬儿坐在床上直接一下蹦到地上拍手高兴起来,忘记了身上还有伤。

“还有告诉习风,咱们的人最近做事低调些。只要不是涉及到我们的利益收入,不管买货的是什么人,他们要做的什么都和我们没关系。我们做的是买卖,有人买我们的产品就好了,做好本职工作就行。”白玉又再次吩咐道。

“那样感情倒是好了呢。只要我们有银子赚,管他们是天皇老子还是什么人呢。只要是来送银子的,都是我们的上帝。我有点恨不得立刻到家了,也不知道于叔这船能不能开的快点,我想要赶快帮春华姐她们赚钱去。”

“春华姐要是听到你这么说肯定高兴怀了,你要是真想帮忙,那就按照我以前教你的,可以自己想着画些样子出来,好看的能够制作出来的,以后销售出去我给你提成。”

“那还是算了吧,就我画的那东西,连你的一角都算不上,这活还是你自己来吧,也就公子你自己设计的东西能买个好价钱,我画的那些,用秋荷的话来说,那就是地摊货的水平,简直丢咱们锦绣苑的名声。”说到设计首饰的问题冬儿立马蔫了。以前冬儿为躲避跟着春华在外边跑店面,声称要做设计,自己画出几款好看的饰品来,结果窝在房间好几天拿出了两张图纸,结果连春华这一关都没过,后来无意中在街上游玩时在地摊上看到了一款收拾和冬儿画的有些相像,自此冬儿便没了那个兴致,也不敢找借口躲活了。但是这事每次被提起都会叫兄弟姐妹调笑一番的。

“冬儿,其实你不需要气馁的,以你的性子,如果你想学设计的话,改天我可以系统的教你。”

“算啦公子,我自知不是那块料,要是说吃的我还能行,这些东西,我以后再也不碰了。”

白玉听完,忍不住乐了,就连在一旁写信的流云也禁不住笑了。

冬儿无奈的看看白玉,又看看流云,心里自我安慰着没关系没关系,还是顺其自然,顺其自然比较好。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