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烟花络

8.皇家辛秘

烟花络 florafang 2641 2017-04-21 19:38:28

  吴大夫处理好冬儿的伤便退出了房间,冬儿也沉沉的睡去,看这样的情形第二天也不能渡江赶路了,不过多逗留两天也好,顺道转转看有没有其他的事情可做。

田氏兄弟到时没有多留,第二天便渡江了。白玉对他二人的离开也没觉得有什么,反而是觉得松了一口气。总觉得昨晚的时间多半和那两人脱不开关系。虽说白玉在江南这些年可定也会得罪一些人,但应该都是生意上的对手,应该还不至于出现这样的暗杀事件这么严重的。而且昨晚后来白玉也问过流云了,他和田彬出手处理的那些人看着根本不像是普通的杀手,反倒像是训练有素的军人。再想到田氏兄弟京城来的身份,所以白玉有理由怀疑田氏兄弟一定至少是官家的后代,当是白玉与田昊又是并肩站在一起的,所以冬儿的伤很有可能使代人受过了。

在白玉想到这些的同时,已经上船的田氏兄弟也正在讨论这次事件。

“五弟,吴大人怎么说?那个叫冬儿的不要紧吧?”田昊坐在房间的书桌前,对坐在一边的田彬问到。

“皇兄,已经没什么大问题了,吃了百花玉露丸,什么毒都解了。就是伤口要过几日才能结疤,皇兄就不用惦记了。”

“那就好,说到底是我们连累了她,就算是我们欠下那个白玉一个人情吧。可查清了是什么人下的手?”

“暂时还不知道,看穿着的衣饰是西楚的,但是使用的兵器确是南阳的,从皮肤来看的又和北燕的人有些相似。除此之外再无别的线索,因为身边的人手都调派的江南了,留下的人不多作揖查起来有些困难。”

“这或许就是一种障眼法,也没准就是我们自己的人呢,借着这次出行的机会除掉我,那太子的位子就可以易主了。不排除这种可能。”

“应该不会吧,毕竟我们两个人的行踪连老爷子都不知道。”

“其他地方是不可能,但是要想过江就只有这两条路,要么汴京,要么海城,只要在这两个地方预先设下埋伏,就可以守株待兔了。”

“说到这我想到一个事情。”田彬像是想起了什么,思索着开口。

“想到了什么?”

“是白玉身边的那个流云,我和他一起出手,看他的手法,既不像是杀手,也不像是军人,武功不自我之下。”

“哦?你是在猜测他的身份?还是在猜测白玉的身份”田昊知晓田彬的武功,听到他会给出如此高的评价

“我在想他只是白玉身边的人,他的武功都那么高,那么白玉又会是什么身份?我接触此人不多,但是总觉得他心思颇多的。”

“其实从他昨天他报出姓名之后我就一直在想,不过现在我能肯定了。”

“皇兄的意思是你知道他的身份?”

“江南近几年突然崛起了一个富豪,原来以为也会是像江南夏家的夏仲秋一样是个四五十岁的老头子,没想到这么年轻。”

“夏仲秋?那个江南首富?”

“现在已经退居第二了,现在江南的首富是白家庄――白玉。开始我还以为只是同名,如果白家庄的兴起真的是因为他,那他的头脑不在你我之下,这要是出生在皇家,恐怕也是一个出色的人物。不,即使他不是出生在皇家,以目前的情况来看,也已经是个出色的人物了。

“皇兄对他的评价很高。”

“我一直对他有一种熟悉的感觉。”田昊回想着他和白玉的沟通。“每次想要拉近一些关系,都感觉他若即若离的。”

“或许是欲擒故纵呢,生意人不都是会玩一些手段么?”

“他应该猜测不到我们的身份,我们给他的信息又不真实,所以在不确定是敌是友之前保持一定防备也是应该的。而且我觉得,我们以后一定还会在遇见的。”

“那就以后碰到再说吧,相信他一定查不出我们的身份和信息。算啦,别想啦,还是想想这次出巡吧,大队人马马上就快过来了,别在他们在的时候发生昨天这样的事就行。”

“我记得5岁的时候皇爷爷也曾出巡过一次,那一次我们前后共走了半年的时间,玩了好多地方,现在想想还记忆幽深呢。”

“你五岁的时候,那时候还没有我呢。”

“当然没有你呢,就连皇婶也是在那次出行中皇爷爷给定下来的呢。当是皇叔说是不喜欢,死活不娶,后来回到京城也和皇爷爷抗拒了好一段时间,才被我父皇说服成了婚,这才有了你,哈哈。”

“原来那时候我父王就不爱我母妃。”田彬想起自己没见过面的母亲,情绪也变得不高。“以前从来没人敢说起母妃,我连一点母妃的情况都不知道,有一次在宫里听到嬷嬷私底下在谈论起母妃和一个女人,我只问了一句,之后那两个嬷嬷当场就被皇奶奶处死了,后来我便再也不问了。皇兄,我母妃当年真的是因为生我难产而死的么?”

“是的。”

“当年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不是说还有一个女子么?另一个女子是谁?”

因为话题的突然转变,兄弟二人之间的气氛也变的有些低沉。

“其实这件事情我本不该说的,但是我相信我不说,再不会有人告诉你这些事情。这件事已经过去十五六年了,当年我也还小,也只是知道一点,有些也是听说的。当时的二王叔在出巡之前就喜欢上了一个女子,几乎天天都会跑出宫去私会,还要拉着父皇作掩护。后来事迹败露,原来那个女子还是个烟花女子,皇奶奶当然不准,别说是烟花之地的女子,就算是寻常人家的女子,以皇子的身份也是配不上的。即使是做妾也是不行的。所以当时皇祖母百般阻挠,想要下令将那个女子秘密暗杀了,但是那个女子却被皇叔藏了起来,之后就有了皇爷爷的南巡和在江南的赐婚。皇叔百般不情愿,回到京城之后也一直抗拒,后来干脆离家出走躲起来。可是无意之间皇奶奶找到了那个女子,为了让二叔自己回来,皇奶奶便把那个女子带进了宫里。果然二叔回来了,还接受了赐婚,否则皇奶奶就要赐死那个女子。二叔成婚后不久就发现皇婶怀了你,但是与此同时,宫里的那个女子也发现怀了孕。皇奶奶因此大怒,二叔本来成了亲已经在宫外立府,就这样还能在宫里找机会与那女子发生那种事情,认为是派去看管的人出了问题,所以赐死了看守的人,也给那个女子喂了毒药。后来的事情是听来的,据说女个女子死后尸体不翼而飞,二叔听说那个怀了孕反倒平静下来了,但是也郁郁寡欢了好多年,从那时起就落了个头疼的毛病,连皇婶也不理不睬了。皇奶奶见皇叔这样的情形也没办法,就赐了许多美人过去服侍皇叔,皇叔倒是也接受了,宠幸了好几位,结果这些美人中有的以为自己得宠了,看皇叔不理睬皇婶知道是个不受宠的,便对王妃之位起了心思,对皇婶动了手脚,那时候皇婶已经快要临盆,所以在皇婶在生下你之后便去了,皇叔知道后也是大怒,立刻下令处死了所有皇奶奶送过去的美人,自此之后也没有再娶,只一心照看你成长。后来的事你就知道了,十岁的时候王叔把你送进宫,推却所有官职辞了父皇和皇祖母,做了闲云野鹤游走他乡。因为这些事情也算是属于皇室的辛秘了,所以皇奶奶下了封口令,如若再有人提起,便直接杖杀。从那以后再无人敢提及。”

田昊说完便沉默了,只怔怔的看着田彬。

田彬听完之后似是在思考什么也一直沉默着,兄弟二人之间的气氛就这样的安静下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