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烟花络

13.归来见兰姨

烟花络 florafang 3418 2017-04-28 11:49:14

  马车缓缓地走到一个大院前停下,白玉和冬儿二人从车上跳下。抬头看了一眼大门上方龙飞凤舞的写着“白府”的门牌,昂首走了进去。习风和流云没有直接牵过马车去侧院收拾东西了。

“公子,您回来了。”一个头发有些发白的老人正在打扫庭院,看到进院的人后立刻放下手中的扫帚,走过来。

“福伯,家里都有谁在?”白玉问道。

“都没回来呢,几个丫头这几天忙的很,都是很晚才能回来,几位公子偶尔回来,大都时候也是不在的。吴大人前几天着人来请公子,知道少爷出门了就没再来。”

“好的福伯,你有时间多休息一会吧,像扫地这种小事就交给其他人去做就好。”

“公子放心吧,老奴不累,扫扫地还能强身健骨。”

白玉听福伯说完未做停留,便向着后院走去。走过三进的庭院,白府院子后边有一个花园,花园一角是一个独立的小院,院内矗立着一所别具风情的二层小楼。白玉进了小院并没有走进小楼,反而是朝着小楼后侧内园旁的一个不起眼的角门走去,冬儿倒是拿着一个小包袱进了楼内。

白玉进入角门后随手将其关闭。往里拐了个两个弯之后恍然竟是来到了另一间小院,院内也是一个二层建筑小楼。

白玉熟悉的走进了小楼,直接进到一层的一个里间,床上一个身着淡蓝色衣裙的女子双腿搭在床边背对着房门坐着。似是没察觉到身后进来的人。

“兰姨,我回来了”白玉轻轻说到。

仿佛受到惊吓般,女子好像急忙收起了什么东西,又不经意的擦了下眼角,这才转过身,面上挂着一抹浅笑。

“回来了?”女子声音温柔似水。

“回来了,刚刚回来。”

“又走了一个多月,累不累?”

“不累,出去就是玩,散散心,怎么会累呢。一个多月没见,可是想我了?”白玉走到近前挨着女子坐在床边,伸手揽住女子的双。看着女子微红的双眼,没有多说。

“你呀,走时也不说一声,我都不知道你又出远门。下次再走之前可得告诉我一声,听见没有?”女子伸手一只手指,点着白玉的额头说到。

“安啦安啦,这不是怕你担心嘛!我这都出门这么多次了,每次都平安回来了。兰姨,下次我再出门带你一起出去好不好?这大好的山河美景,你都没怎么见过呢。”白玉轻晃着女子的身子,撒娇似的说到。

“我可没有你那闲心,都这么大的年纪了,可折腾不起了,愿意玩还是你们年轻人出去玩吧,这次带冬丫头出去怎么样?乐坏了吧?”

兰姨没有问冬儿受伤的事情便知道肯定春华习风他们没有与兰姨说,依照蓝衣的性子知道了肯定会非常担心。

“冬儿的性子你还不知道,在家里都一直没个消停的时候,在外边就更不用说了,回来的路上这几天一直坐马车都吵着闷死了。下次出门可不带她了。”

“你不带她她又该急了。”

“还不都是你惯的,这些年你最是能惯着她,搞得好像她才是你的女儿,我是捡来的似的。”

“你?你要是能有个女孩子的样子,事事需要我关心,我还能有时间惯着她么?你们这些个孩子,从小就都不像个孩子。一个比一个老成,看着让人心疼。”

“哎呀兰姨,我们都长大了嘛,当然不能像个孩子一样,家里有冬儿一个孩子就够了。”

“是,是,你长大了,长大了就该有点心了,来年就要及笄了,该考虑下以后怎么收场了,总不能一直像个男子一样,以后娶妻生子吧?”

“什么叫像个男子一样?我现在就是个美男子好么?到时候娶一堆美女回来,这样就可以再开一个摘星楼了。”

“你这孩子,摘星楼有一个就够了。当年也是我没本事,否则也不该让你在这样的环境下长大。对于一个女子来说,青楼长大的背景肯定是要被人诟病的,所以当年你说成立白家庄,要男儿的身份我都允了,但是你不能一直这样下去啊,女子的最终归宿还是要找个好人家嫁了的。我知道你从小就是个有主意的,这事我也不能逼你,但是你自己心里要有谱,别错过了。”

“娘,你这是怎么了?可是发生什么事情了?”白玉没有接兰姨的话题而是觉得这次回来兰姨不一样了,以前兰姨从来没说过类似的话,更不要说为白玉的将来发愁。

“没有什么事情,我是想着你快要过生辰了,来年的这个时候就及笄了,这要是在寻常的人家,及笄的前一年就可以定下婚约了,只待及笄之后就可以成婚了。但是看你现在这个样子,我怎么都不放心。”

“娘,我还小呢,不想嫁人,再说了,我现在要吃的有吃的,有穿的有穿的,有事业,有银子,生活的有滋有味,我干嘛要嫁人?嫁了人不是就要侍奉公婆,伏低做小了么,这样的日子我过不来,如果真的让我嫁人,我情愿在呆在咱们摘星楼。”白玉佯装生气。其实只有在兰姨面前白玉才会难得的露出小女儿的情态撒娇,而且只要每次撒娇每次兰姨都会无条件的投降,毫无招架之力。为了让兰姨打消嫁人的念头,白玉也是拼了。

“摘星楼岂能是你呆的地方,虽说我们已经不走原来的风雅院了,但毕竟还是烟花之地,但凡有一条出路的,又有哪个好人家的女儿愿意呆在这种地方?你看看牡丹,再看看海棠,他们这一路是怎么走过来的?我同意你组建白家庄就是希望你能离开摘星楼,不与这里有一丝一毫的瓜葛,难道你不知道么?”意外的兰姨这次没有妥协,反而言辞有些激烈。

“你的意思是要我离开摘星楼?我自小就是在这里长大的,而且你还在这里呢,你是我娘,你在哪里哪里才是我的家。这么多年我们母女二人相依为命,除了我你还有谁可以依靠?我以前就说过,我不在乎什么身份地位,也不在乎世人的眼光,他们怎么说怎么看是他们的事情,我们管不了,我只要我们能够过得开心些,自在些,这样不好么?”白玉放开拦着兰姨肩膀的手,放低声音,看着兰姨说到。

“可是你早晚还是要嫁人的。”兰姨听见白玉的声音突然变低,也放缓了情绪。

“娘这么多年一个人不是也走过来了么?有我陪着娘,难道这些年娘过的不开心么?”白玉双手握上兰姨的手,声音依旧低低的。

“娘当年是迫不得已,但是你不一样。你还有很长的路要走,要是万一哪天娘不在了,你自己一个让你你让娘怎么放心?娘没有别的期望,只希望你能像个平常人一样嫁人,生子。娘希望你的一生能简简单单,如果可以,娘愿意用一切来交换你的幸福,哪怕是死。”在说这些的时候兰姨已经忍不住的流出了眼泪。

“娘,你不要有那样的想法,我不觉得嫁人生子才是最幸福的,幸福是自己争取来的,就在自己的手中。你看我们现在的生活不是很好么?我从小到大就只有娘一个亲人,但是你看,我身边还有春华姐,夏雨,秋荷,冬儿,习风,春雨,流云他们,虽然他们都是我捡回来的,但是他们也像是我的亲人一样就在我的身边,我们每天吵吵闹闹,一起赚钱,一起生活,我就觉得很好啊,如果就这样一辈子我觉得就可以了。不一定要嫁人才算幸福。”

“可是春华他们迟早也是要嫁人生子的,他们也不可能一辈子都依靠你。也没有谁能一直孤身一人的,娘希望你能找到的是你一辈子的依靠。”

“好啦娘,你放心吧,我很强大的,强大到可以不用依靠任何人。如果真的有一天有人让我心动又可以依靠的话呢,我会嫁给他的。男子要十八才算成年呢,即使作为女子我不是还有一年才及笄么,你就让我再玩一年吧。还有,都说女儿是会随了母亲的,娘如果非要让我嫁人的话,那娘就先给我做个榜样,给女儿找个爹爹回来吧,只要娘有了依靠过的幸福了,那我才相信。”白玉放开兰姨的双手,改拉着兰姨的胳膊,再次撒娇耍怪。

“你这孩子,说说就不正经了。说的是你的事情,扯到娘身上来干什么?。”兰姨看着白玉不正经的样子终于破涕为笑。

“娘,我可是你身上掉下来的一块肉,当然是最像你了,但是我说的呢也是真的,如果有合适的我是不介意你给我找一个后爹的,到时候我一起孝顺你们俩。”

“你要是真孝顺,那就赶紧长大结婚,给我生个孙子出来让我抱,别的免谈。”

“哎呦你这老太太,你还抓住我这茬不放了是吧,想抱孙子也行,春华姐年纪大了,习风年纪也大了,夏雨年纪也不小了,该考虑下他们的终身大事了,让他们生个娃娃给你抱怎么样?哈哈,这事要紧,得赶紧提到日程上来。”白玉了解兰姨,这一番插科打诨到时让兰姨的心情好了不少。

“你这孩子,真是皇帝不急太监急。”兰姨无奈的说道。

十年了,兰姨倒是感慨时间过的很快,这些年看着自己的女儿一路走来,也吃了许多的苦,但是付出的多回报的也越多,但是一直看不透女儿心里的想法究竟是什么,打从她懂事起无论做什么事情都不需要他这个做母亲的操心,反倒是能够事事帮她出主意,想到头里,所以后来也就习惯了凡事任由她自己去折腾,退居幕后过些清闲的日子。无论是摘星楼还是白家庄,都是她一手建立起来的,只是白家庄在明,摘星楼在暗。这么些年母女二人相依为命,再回头想想,当初吃的那些苦头也算是值得了。但是想想以后的日子,不知道会发生些什么,有些事,不知道能不能一直隐瞒下去,究竟该顺其自然,还是做些什么?兰姨的内心有些起伏不定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