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望山

四、握草

望山 苏雷白 2011 2017-04-20 19:09:05

  上一辈子韩柳家就是还算有钱的那一种人,但那是要在韩柳长到十六七之后的发家史,她到现在还记得老爸总是贪心的叹息,要是再早点抓住某些契机,他家的事业该有多辉煌。如今有个机会可以重来,韩柳觉得她可以帮帮老爸,也就是帮帮自己,累积财富,谁也不嫌钱多不是?而且如今她觉得最实际的不就是钱嘛。

可是一个十来岁的毛孩子说出的话,谁会信,左右大人思想的事不是现在的她能做的,所以她要有个计划,她记得她家的人都是很迷信的那一种……

然后韩柳在一个大雨天里,故意不打伞,回家又洗冷水澡,彻底把自己搞发烧。险些烧成肺炎,真的差点再次死掉时,仍执着的抓着他爹的手说:“韩有发,做房地产吧,韩有发,东区的地皮要多买,韩有发,过两年你的公司扩大就贷款不要找合伙人,韩有发,你十几年后会标到的一块地王,标底就是你的公历生日数字加一个零,韩有发……”

如今还只是个包工头子的韩爸爸,抱着烧糊涂的女儿要哭了:“闺女啊,你是不是碰上黄皮子了啊?闺女?55555”

……老天爷说,韩柳啊,泄露天机是要遭天谴哒……

……韩柳竖中指,上一世谴的还不够昂?……

总而言之,言而总之,韩爸爸,韩有发在闺女鬼上身似的提点下,进行着可持续发展。多年后一一验证神迹后,他总会在酒后搂着韩妈妈说,他这一辈子啊一点都不因为没有儿子,没有留后人而伤心,闺女就是他的福星啊,然后他就一次次的被韩妈妈揍昏,拖着脚拽回房间……所以说暴力其实是遗传的……

时间再穿回来,我们接着讲现在还没长大的小青春。韩柳忙着蓄谋充当灵媒,指示她老爹的时候,时间悄悄推进,她上了中学,金俊九郁闷的一个人上小学继续。他最近都有好好上学了,还当了班干部,就是体育委员,打架的事当然还是会做的,但已经很乖了,韩家姐姐说过武力也是一种政治手段,他觉得大概其就是说,他做的是对的意思吧。

冬天里,很冷,韩柳放学的路上碰到金俊九,顺理成章的站住等他,她看着那个小少年屁颠颠的跑过来,大饼脸上冻的两团中国红,不由笑了,谁会想到这人以后会长成那样一个惊天地泣鬼神的样子啊==

看见韩柳笑臭小子也笑,主动牵上韩柳的手,他可一点没有那所谓小少年的青春期别扭,他是数十年如一日的想要接近韩柳,接近这个他叫姐姐,又和家里的姐姐不一样的姐姐……

韩柳看着自主钻进自己手心的手,没有甩开,她低着头说:“九儿啊,你说如果我做了个噩梦该怎么办?”

“醒过来不就忘掉了。”金俊九傻兮兮的笑。

韩柳歪着头想了想,微微的微笑,然后把自己手上的红色毛线手套脱下来,戴到金俊九光着冻的通红的冰手上。受宠若惊的金俊九,诧异的大睁着眼,抬头看一眼韩柳低头看一眼自己手上的红手套,这个颜色怎么会这么漂亮啊,他觉得好暖和。

韩柳笑着摸他的头:“要戴好哦,丢了的话……要第一个告诉我,知道么?”

“我不会丢,我会一直戴着它!”金俊九用力攥紧了拳头。

韩柳呵呵的笑,笑眯了眼,她啊,觉得有时间可以这样消磨,所谓少年养成应该也是个很有意思的游戏。

人再活一世,时间相加,她就是个彻头彻尾的老人,老年人的记忆力是不是都不太好,所以总会忘记。

好的就继续,坏的就舍弃,她觉得就算是痛也不会是一样的噩梦……

岁月静好,现世安稳,她可以筹划自己想要的人生,刚开始怎么就能预言固有结局?老天爷给的作弊器,不用不是太可惜?

比如她记得那只狗在上一世给了她肩膀留了一道疤,很丑的疤。在这一世里,如今有道月牙似的疤痕雕刻在了金俊九的肩上,她在心里庆幸自己找到了释然的契机。

她还记得,这件事应该发生的时间是三年后其实……

所以说,改变是不是已经悄悄开始……

依次,第二年,冬天,雪来的比往年稍早一些……

韩柳呆在暖暖的房间里,啃食多汁的西瓜,视线飘向窗外的雪景,思绪纠结于很想吃点小菜,喝点小酒……估计她爹妈会以为她疯了,这对于一个酒鬼来说是痛苦的,酒瘾是种精神病,重生了依旧跟随,真是悲哀啊……

金俊九呢,金俊九到了家发现他的红手套不见了一只,就是去年韩柳送的那一副,他翻找全身找不到,甩开书包往回来的路上找去,任他那心疼弟弟的四姐在身后喊破了喉咙……

四姐喊的是:“给我买瓶醋回来……==”

金俊九啊,顶着雪在回来的路上寻找,却总是找不到那失去的一抹红,手里紧抓的剩余的一只,孤单的紧握。

他已经找回了学校门口,几乎就要放弃的时候,看到一个穿红羽绒服的女生哼着歌从身边走过,错身的瞬间,想都没想,一把抓住。

“你干嘛?”女生可爱的歪着头,大眼睛闪亮的扑闪,声音好听的很。

“那只手套是我的。”金俊九指着女生手上的那只红手套,他找了好久的那一只。

女生甩开他的手:“这是我的。”

金俊九举起自己手里的那只争辩:“明明是我丢的那一只,你看这只还在我手里。”

“我说是我的,就是我的。”女生高昂起头,露出脖子美好的弧度。

“诶,你讲不讲理啊你?”金俊九开始露胳膊挽袖子,坏小子可没有什么尊重女性的自觉。

那女生向后退一步,看一眼金俊九,再看一眼自己手里的手套,嫣然一笑,转身,跑掉……

金俊九黑线的站在雪地里,就像他手里剩余的那只手套一样,孤单单的成为背景。

女生刚刚唱的歌,是三十六计,是七十二变……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