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望山

六、酒九

望山 苏雷白 3307 2017-04-26 18:03:41

  晚饭时间,韩柳没礼貌的咬着手里的筷子,眼睛紧盯着对面看。

金俊九当那视线不存在一样,大模大样的吃饭夹菜,还体贴的给旁边的敏姑娘布菜。

韩柳咬在嘴里的筷子掉落一只,被她亲妈剜了一眼。她只好收回刚要出口的刺激性语句,沉默的换筷子,吃饭。

“儿子,你想好选那里出国了没?我看英国不错,你爸的几个朋友家都把孩子送那里,你去了还能有个照应,我也就不用总跟着了。”

韩柳漫不经心的吃口菜,对于老妈近来恶俗的管她叫儿子这一点,她已经习惯了,作为家里的独苗,她可以配合老人想儿子的臆想,延续早年习惯,之余出国……她继续漫不经心的扒拉碗里的饭,慢慢的开口:“娘,印度好不好?其实我觉得出家修佛不错。”

饭桌上顿时诡异的静谧,韩妈妈愣了半晌,醒过神来,看着没事人一样吃着饭的女儿,张了张嘴,却一个字都说不出来了。这个女儿从小就透着古怪,可又说不出具体的所以然来,自从早年那场发烧说的胡话,在后日一一应验后,花了大价钱找算命的算过破过,说的神神叨叨,她和她爸嘴上不说心里却总是怕了些什么,他们就这么一根独苗,断不肯让她离了身边,这么想着,心里就有了计较。

金俊九因为气氛突然紧张呛到,因现场诡异而压抑的咳嗽,敏姑娘在一边小心的拍着,眼睛不时瞄向韩柳,金俊九的这位阿姐还真是奇怪。

韩柳回以善意的微笑,低头夹菜,没事人一样送到母亲碗里:“妈,这个好吃,明天还做好不好?”

韩妈妈一迭声的说好,再也不去继续刚才的话题。

韩柳悄悄松口气,抓紧扒拉完碗里的饭,看眼手表:“妈,我吃完了,我先看电视去了。”说完不待别人反应先跑了。

敏姑娘有礼貌的放下碗筷说自己也吃完了,金俊九撇嘴,韩柳最讨厌了,他都还没吃饱!

韩母心下有点乱,让了几声,两个孩子不吃也就让保姆撤了桌,她急着去给韩父打电话。

金俊九自己家一样,从厨房端了保姆切好的水果,凑到在客厅看电视的韩柳身边,递了小盘和食叉给敏姑娘,然后自己跟着开吃。

韩柳白眼翻他:“有异性没人性。”

某人和某人全当没听见,继续你侬我侬,韩柳把视线投回电视,这个电视剧当年她还是很爱看的,现在除了物是人非不知还该说什么。

韩柳托腮看电视,这电视剧拍的很装B,嗯,她也和大多数人一样喜欢装……B……

电视上爱的死去活来,风吹大明宫,好似蓬莱鬼屋……

电视前,某人和某人声音小小聊啊聊啊~嗡嗡嗡……

韩柳叹,问世间情为何物?佛曰:废物!

懒得看他们卿卿我我,韩姑娘放弃了自家的领土,把客厅让给他们,回了房间。

开开窗,透透气,天气正好……适合喝酒……

韩柳的酒瘾在这个风和日丽的夜晚?里犯了,然后趴在沙发上的她明白了一件事,酒瘾是跟随灵魂而不是身体的,当然这一历史性的发现是不能被告知的,对此她深表遗憾。她翻了个身,看房顶,那房顶的颜色好像混合了牛奶的百利甜……呜呜……转开视线,水晶灯的颜色好像金色的极品朗姆酒啊……

几分钟后,韩柳站在了老爸的酒柜前,她从上到下的看,三秒内做出选择,抄起一瓶五粮液溜回自己的房间,关紧了房门,之所以选择白酒是因为不需要任何附加调和,它喝起来的味道就是最纯粹的,也最过瘾~

韩柳喝酒的样子,就像个生活在社会最底层的酒鬼,捧着酒瓶子大口嘬一下,然后辣的咧嘴眯眼吐舌头,旁边放的袋装小食品成了佐酒的小菜,在重生十几年后她第一次发出这种满足的喟叹……

她记得当年的自己也是那么爱喝酒,不分优劣的嗜酒,她可以在高端会所里穿着所谓名牌,高雅的摇晃酒杯,让杯里金色的酒液,闪光的耀眼压过耳垂上八心的钻……她可以在冬日路边随便找个热气熏蒸的大排档,吃着味道直接的小菜,配上散装的粗酒,大口大口的喝……当她喝醉时,似乎有个人把她甩在背上,一步步往家走,边走边骂说要把她用工业酒精泡上,她记得自己当时大声的说,总好过福尔马林……

后来那个好像从不掉泪的男子在她的面前哭的像个孩子,她是怎么说的来着?她啊,拍着他的肩膀说,这世上从没有谁离开谁就不能活……

事实上有些事不曾经历过,怎么说都是错话,所谓理智的人只是在他没有碰到让他丧失理智事情的时候,就好像不吸毒的人以为毒瘾能戒,不喝酒的人永远不知道醉后是什么滋味……

韩柳干杯,敬给过去的自己和别人……

当韩柳最后对瓶吹掉整瓶的五粮液时,她觉得自己还是很理智的,她在想,自己如今的小身板是不是要酒精中毒了啊?她觉得热乎乎的脑袋胀大大好像要爆血管的感觉……

金俊九刚回了家说自家在老姨家吃过饭了,就被亲妈抓了劳工,拿着着新出锅的菜肉包再送到老姨家去。他嘟嘟囔囔不情不愿的再次折返,看见开门的保姆,他就突然觉得眼皮有点跳,见对方欲言又止的接了包子就进了厨房,本来想放下东西就回家的他,鬼使神差的自己就往屋子里走。

客厅里灯火通明的,韩柳想妈妈把灯开的这么亮,找了这么宽敞的地方是要进行什么仪式吗?她歪着脑袋笑看,笑的傻兮兮的,她觉得好像有口水笑出来了,她用力打了个酒嗝。

金俊九走进客厅,看见姨妈拿着根擀面杖,站在韩柳面前,气的直哆嗦,而对面的韩柳摇摇晃晃的站不稳,怎么看都不太正常的样子,他再向前走几步就闻到了浓重的酒臭味。

“臭丫头,你看我今天不打死你!”韩母叫嚣着不现实的喊话,韩柳嘿嘿的傻笑。

怒火中烧的韩母,气极之下,擀面杖就打了过去……

金俊九真的是后悔自己反射神经太快啊,那擀面杖打在胳膊上,让他对自己的小细胳膊生存状态产生了怀疑,可是当下他却只能背对着他老姨,用自己的小身板挡着傻笑的酒鬼韩柳。

“老姨,别打了啊,别打了,太疼了啊!”

“死丫头,小小年纪就偷酒喝,看我不打死你!”韩母拿着擀面杖继续绕着圈子挥舞,嗖嗖生风。

“老姨,你全打我身上了,太疼了!”金俊九老鹰抓小鸡样,躲啊躲。

“死小子,你给我起开!”韩母大声咆哮,又一擀面杖挥舞过去。

韩柳被金俊九不算宽厚的臂膀拢在怀里,耍酒疯的吵嚷着:“东西南北中,好酒在山东!何以解忧?唯有杜康!”

然后稍有停手打算的韩母,再次哆嗦着举起了擀面杖==

金俊九继续吱哇的叫着,躲着。真是好热闹啊~

然后韩柳就开心的唱歌了:“五十六个民族,五十六枝花,五十六个兄弟姐妹是一家,五十六种语言汇成一句话,哈利路亚!哈利路亚!哈利路亚!”

金俊九一脸黑线的听着他那傻姐姐唱着奇怪的歌,没想到这歌还可以这么唱,这位姐姐要改信教了吗?

韩母举得高高的擀面杖莫名的放下了,眼泪也随着就下来了。

“老姨,你怎么哭了啊?老姨,你别哭啊。”金俊九手忙脚乱中。

韩爸爸回到家时,他的乖女儿已经耍完酒疯躺在床上睡了,韩妈一脸阶级斗争的在一边给金俊九上药,得到通知来接自家弟弟回家的金家五姐,一脸的不高兴,也拿着药在旁边帮忙。

“小九,疼吧?那里疼要说知道吗?”韩妈妈满脸愧色。

“没事的,不是那么疼其实……嗷嗷,五姐你轻点啊……”金俊九想撑着的男子气概,让她五姐一指头戳穿,忙着往回收自己的小胳膊。

韩妈妈处理好了金俊九,忍不住又凑回了女儿的床边,就又眼泪汪汪了。

金五姐很无语,人家教训自家孩子,结果受伤的只有她家的宝贝老弟,你再看她那行凶的老姨,表情好像那个睡死过去的死丫头得了什么绝症。

床上睡的天昏地暗的韩柳突然一个挺身坐了起来,大吼一声:“人头马一开,好事自然来!”喊完仰身躺回去接着睡死了。

一边哭的抽抽嗒嗒的韩妈妈,被吓的呆愣住了,下一秒缓过神来,就一巴掌拍过去:“臭丫头,我今天打死你算了!”

韩爸爸在一边用力拉着老婆:“你打她现在也没用,她都睡着了,等她醒了再收拾她,你就别生气了。”

韩妈妈哭天抹泪的喊:“你知道她刚才干嘛吗?她冲我唱歌,唱哈利路亚……555555你知道哈利路亚是什么意思吧?555555我告诉你,别再想把她送出国了,我就放身边看着,什么佛家道教天主教都给我一边去!”

韩爸爸搂着老婆的肩,轻声的哄着:“咱不哭了哈,咱也不瞎说话哈,举头三尺有神明,咱闺女就是个普通孩子,以后咱就在身边养着,以后给找个好小子招咱身边来,一起看着,一步都不让离开,好不?”

韩妈妈嗯嗯的点着脑袋,眼泪却还是噼啪的掉着,一时半会是止不住了。

金家五姐看情况不太对劲,拉了傻了吧唧的小弟回家去汇报八卦。

韩爸爸看着替人受过挨打的金俊九,有些不忍,把人送出门,还说着以后有啥事就找老姨夫,你今天做的对,真是个爷们儿!

金家五姐忍不住翻白眼,合着替你家闺女挨打就是爷们儿啊,我家小弟一直就是个爷们儿好不好!转头看一边傻傻的还在关心韩柳啥时候会醒的老弟,不由叹一声,这爷们儿就是有点傻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