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望山

七、日常

望山 苏雷白 2315 2017-04-26 18:05:44

  放学后金俊九如常的约了老情人,他是个标准的好男人,嗯。

他到了约定的地方,就看某敏已经先到了,忙紧跑几步奔过去,就看那人靠在墙边上回眸望他。

蓝姑娘,刚刚学会了抽烟,一只手托着自己另一只胳膊,白皙的手指松松的夹着烟,对着金俊九喷了一口烟,自以为很有风情。

金俊九躲开头,呸呸两声,皱着眉从她手上把烟抢下来,扔到地上用力踩灭,一边教育她:“好女人谁抽烟啊?!”

蓝姑娘噘嘴,嗔道:“你好像老古董,我抽烟我就不是好女人,韩柳也抽烟你知道吗?她比我抽的可凶多了,那她更不是好女人。”

“胡说,她才多大,顶多算个误入歧途的女孩。”金俊九说的义正言辞。

女人对年龄问题从小到大一样的敏感,何况面对自己的小男友,蓝姑娘马上炸毛:“金俊九,她是女孩我是女人,你会算数不?她比我还大一岁呢。”

“是是是,我知道她比你老了三个月。”金俊九息事宁人的竖起三根手指头。

蓝姑娘的手奔着他的脸就掐了过去,金俊九一边躲一边嗷嗷叫:“你这掐人的坏毛病和谁学的?”

“和你的老姐姐学的,过来让我掐了算数。”

大老爷们怎么能让个小女人欺负住,金俊九抓着人家姑娘的俩条胳膊不撒手,可惜顾上没顾下,下盘没防住,被踹了好几脚。

“行了行了,别闹了哈,咱上韩柳家蹭饭去,她前两天屯了好多小食品,都是好东西。”

“我不去,我又不是要饭的。”蓝姑娘傲娇了。

“走吧,走吧,咱都给她吃光了,气死她,边吃还能看热闹,她前个儿偷喝酒让我老姨给揍了。”

一听说韩柳被揍了,蓝姑娘莫名的舒坦了,马上响应号召的一起去蹭饭了。

到了韩柳家,门刚敲一下就开了,搞的金俊九吓了一跳。就见门里面,韩柳眯着眼看他,很怨念很怨念的表情。

“嗨。”蓝姑娘从金俊九身后探出头,摇了摇手。

韩柳不理会他们,回身进屋一边对着里面喊:“妈,你大外甥又带着他的老女人来蹭吃蹭喝了!”

金俊九一脸黑线的,拉住要冲上去拼命的蓝姑娘。

不知从那个房间传出柳妈气势十足的声音:“谁来了,你都得给我站着,不站满三个钟你别想坐下。”

“我不想坐下啊,我就想躺下。”韩柳凄凄懊懊的小声嘀咕着。

“你又咋了?又喝酒被抓住了?”金俊九自己换了拖鞋,一边伺候自己老女友更鞋,一边对老姐姐表示好奇性质的慰问。

“我啥也没干啊,我就唱了几句歌。”韩柳仰天长叹,觉得自己要委屈死了,她放学回来就想出去玩玩,年轻人啊她现在是,总不能天天在家关着吧,会长毛的……好吧,事实上是不让喝酒,她就想去找几根烟抽抽。

“你该不会是又唱了,什么五十六个民族哈利路亚了吧?”金俊九一脸烂泥扶不上墙的即视感。

韩柳撇嘴:“我就唱了几句说走咱就走啊,你有我有全都有啊。”

金俊九咔吧咔吧眼睛:“嗯,我估计老姨是想到了武松,想到了三碗不过岗了。”

“我冤枉啊,娘亲,我冤啊我。”韩柳回身就去找她娘承认错误去了。

蓝姑娘用手指头戳金俊九:“咱还留下吗?人家好像有家事要处理啊。”

“咱本来不就是来看热闹的嘛,这不挺好的。”金俊九理所当然的正直样。

蓝姑娘点点头,乐了,刚刚浮现的一点恻隐之心刺啦一下子全淹死了。

韩柳罚站就像身上长蛆似的,考墙上鼓涌来磨蹭去,没个老实,嘴上还得冲着她娘哼唧,后来干脆趴地上耍赖了。

蓝姑娘坐沙发上吃着水果,看热闹,感觉比电视好看多了,呵呵。

柳妈看着韩柳那个死样子,真是丢人现眼,立立眼睛让她赶紧进屋去自己反省。韩柳马上生龙活虎的爬起来颠颠的回自己屋了。

金俊九还没看够热闹呢,忙喊着:“这有水果你不吃啊?”

韩柳把房门关上的时候,不忘有礼貌的回一句:“撑死你得了。”

韩柳回了屋就躺床上了,罚站是个体力活好不好,真累啊。大脸猫蹦到床上,用大脑袋蹭她,呼噜呼噜睡一觉吧。

等开饭的时候,金俊九和蓝德敏都上桌吃饭了,也没看韩柳从屋里出来。金俊九看看他老姨就问:“不叫我姐出来吃啊?”

“不用叫,饿了自己就出来吃了,肯定是在屋里搂着猫睡觉呢。”果然是知女莫若母啊。

金俊九嘿嘿两声:“我还是去叫一下吧。”说完就去验证某人的存在状态了。蓝姑娘也好奇想跟着,总还是没好意思,看热闹太明显了有点对不起人家的饭啊,呵呵。

小九爷门也不敲,悄悄的推开房门,就看韩柳还真没睡觉,正很认真的坐写字台前,无比认真的样子,有人靠近都没发现。因为是背对着金俊九也看不见她在干嘛,心里还想这罚站有用啊,都知道好好学习,天天向上了。

不过等他站到她身后看清她干嘛,金俊九就有点傻眼了。就看写字台上一溜摆着几样东西,有戒指,有玉挂件,还有个空酒瓶子……这些都不是重点,重点是韩柳正一脸纠结的拿着针在自己手指尖上扎,下手比较轻,好不容易挤出点血珠,忙着往身前的几样东西上擦。

“嘿,你干嘛呢诶?”金俊九没忍住拍了拍韩柳的肩膀,这不是又犯病了吧。

韩柳被突如其来的冲击吓得一哆嗦,拍着胸脯回头瞪人,看眼房门方向除了金俊九没别人进来,才松了口气。

“谁让你进来的,没长手不会敲门啊?”

金俊九根本不接她的茬口,主要是他真挺好奇这奇葩在干嘛呢,用手指头指了指桌上的东西:“你这是几个意思啊,干嘛呢?”

“你管得着吗?”韩柳瞪眼很不友好梗着脖子,主要是她没法解释啊,她还真不好意思说实话啊。其实吧她刚才睡醒了就有点饿了,又不好意思出去,就突然想起以前看小说里什么随身空间都是滴血认主来着,她都重生了,附带个其他奇迹也不是不可能是吧……好吧她当时估计是有点睡糊涂了才会有这么个想法,你看她连空酒瓶子都拿来凑数,就能看出有多傻来。

金俊九用手指头磨蹭着自己的下巴,看着韩柳语重心长的说:“你说你要是想滴血认亲啥的,我觉得你找块猪肉比较靠谱。”

然后金俊九想当然的又被揍了,自己找不自在怨得了谁呢。柳妈听着乒乓的进屋把韩柳拉开的时候,蓝德敏就在旁边看着,都不上去关心一下,她就觉得这人有时候就是欠揍,时间长了不打皮子紧,想一想自己是不是应该向野蛮女友发展一下?嗯,值得考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