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望山

九、傻子

望山 苏雷白 2566 2017-04-26 18:17:49

  金俊九在兽都自生自灭的混了一年,最近他总有些心慌,家里好像都没人理他了,给老姨家打过探口风的电话也没听出啥来,再次拒绝了给出自己下落的提议,也没听到老姨多说一句,难道家里人都把他忘了?!他要求韩柳接电话,他的老姐姐直接就把电话给他挂了,留他自己和电话里的忙音相顾无言。

心情不好的时候运气似乎就会很差,云晓楼在工地打工被砸了脑袋,工地给的赔偿根本不够支付医药费,金俊九只能求着房东退了三个月的房租,房东老太太是个厚道人,看他们可怜退了租,也没要他们的违约金,但是月底前补不上房租还是要搬走腾房子的。金俊九一边打工一边照顾着云晓楼,累的不行,送了病号饭,自己就在床边的椅子上睡着了。醒过来就看见云小楼坐在床上看着他掉眼泪,一边嘴里念叨着对不起对不起。

看着他包的跟个木乃伊样的脑袋,金俊九歪着头:“对不起咋办?以身相许?你要不要先去变个性?不过你现在这样都快破了相了,谁要?呵呵。”

云晓楼继续吧嗒吧嗒掉眼泪。金俊九叹着气说:“对不起就好好吃饭,好好睡觉,快点出院,哥哥我真的快撑不住了。“

“那那,我现在就出院。“云晓楼慌里慌张要下床,他是真的内疚自己连累了别人。

金俊九忙按住他,把人推回床上:“你消停点吧,人还没好利索,你现在回了家才是个麻烦,我都问过医生了,你再住三天就可以出院了,医药费我都结过了,这几天你要是觉得自己哪里不舒服,一定要和医生说,别回了家给我添麻烦。”

云晓楼嗯嗯着点头,怎么看都像只受了挫的大笨狗。

金俊九闭上眼在心里叹气,云晓楼还不知道房子退租交了医药费的事,这刚出院就要搬家,可是到现在搬到哪里都还没个头绪。

三天的时间里,金俊九到处的找住的地方,可是没钱能住到哪里去?难道真的去住那些流浪汉住的烂尾楼?毫无头绪。

三天一到,云小楼顶着被剃成刺头的脑袋跟着金俊九出了院,他总觉的今天走在前面的人背影格外沉重,可是不知为什么他就是张不开嘴问一句为什么。沉默里爬上了他们租住的顶楼,云晓楼一直低着头,前面的人突然停住的身子,让他一头撞上。他捂着脑袋抬起头想问个究竟,就看金俊九手里的东西全掉到了地上,直愣愣的看着前方,他从后面探出脑袋,就看见他们的房门前站了一个女生。

很漂亮的一个女生,白白净净眉眼秀丽,眼睛水水的格外好看,穿着一件红裙子,好似一团花火,脸上带着浅淡的笑,总能感觉到和时下女生很不同的样子,但又说不出具体的什么。

云晓楼还在打量对方,就看前面刚才呆愣着的金俊九突然就扑了过去,把那女生撞的向后仰了过去,就被紧紧搂到了怀里,明明比对方高那么多,却把脑袋压在人家肩膀上呜呜的哭了。

韩柳有些恍惚,就在被包进怀里的那一刻,有些感受似乎重叠了。当金俊九像小兽一样呜呜的眼泪打湿她肩膀的时候,她都没有推开他,只是由着他,甚至觉得自己的眼角莫名其妙的有些湿润。像是试探一样,慢慢的回抱着对方,轻轻拍着他的后背,闭上眼,叹息着把自己的头放入对方的肩窝,熟悉与陌生交织幽怨。

金俊九就那么抱着,没有被推开竟然让他莫名更觉委屈,手臂的力度下意识的收紧,当对方回抱的轻拍时他感觉压力烦恼好像都没了,当对方的头偎进他的肩窝时,他是什么感觉?他想我真的比她高了好多,以后该不会再被压着打了,总算舒畅的呼出一口浊气。

当看客的云晓楼想着自己该做些什么的时候,金俊九开始搂着那姑娘左右晃的时候,那姑娘终于把人从自己身上扒了下来,嗯,推是没推开的,云晓楼听到金俊九抗议的嗯嗯声,不过那姑娘动作熟练的用白生生的小手掐着金俊九的耳朵转了三圈,就把一切解决了,话说那姑娘的手长的可真好看啊。

金俊九叫着疼,表情却是很惬意的欢乐,让人怀疑有受虐体质。

韩柳看了看傻不愣登站在旁边的云晓楼,礼貌的招了招手:“你好,我是金俊九的表姐。”

“表姐好。”云晓楼礼貌周到的鞠躬。

一边的金俊九忙着把房门打开,一边把韩柳身边的箱子拿了起来,招呼着:“快进来,快进来。”

后边的云晓楼忙把自己的那些东西也搬进屋。

韩柳走进去,看着这个房间,打扫的很干净,一切都井井有条,不用想一定是金俊九做的,他其实一直是个有条理的人。当年她在这个时间已经出国,并不曾参与他的人生,只是在后来知道这一段他过的很苦,没了房子住还去和流浪汉一样住了一段时间烂尾楼,看来她来的很及时。

金俊九自动自发的把韩柳的行李放进自己的房间,哒哒哒的跑出来,领着韩柳参观自己的小住所,笑容在脸上藏都藏不住。

韩柳也忍不住跟着笑,轻声的问:“就这么高兴?”

“嗯。”大力的点头,更大的笑容。

韩柳抬高手扑棱了对方有些长了的头发,那人狮子狗一样的摇着脑袋。

云晓楼在一边看着,觉得今天房间的采光好像格外的好。

韩柳坐到沙发上,金俊九坐在旁边,指挥着云晓楼去倒茶。韩柳谢过了云晓楼,放下茶杯:“我是来上大学的,我妈过几天就到,我是来先知会你一声,其实半年前你五姐就交代你住在这里了,家里也找人过来看过你了,你也闹的差不多了,其他的不管,这次我上学,你的学籍会一起办过来。”

金俊九看到人就有思想准备了,看来不是要压他回家,那他就更高兴了。

“你自己来的,你一个女孩子,你家里人还真放心。”云晓楼不敢苟同。

“有一个家里长辈的朋友来办事,我就跟着来的,你们这里附近有什么好点的旅馆吗?我恐怕得自己呆几天,家里人才能过来。”

没等云晓楼搭茬,金俊九就急了:“住什么旅馆啊,一个女孩自己住旅馆,你胆子还真大,你就住这儿。”

韩柳咔吧着眼睛看了看这个小房子,一共就两个小卧室,让她住这儿?

云晓楼也瞠目中。

“我住哪?”

“就住这儿啊,和我住。”某人理直气壮。

“睡一张床?”韩柳很直白的问。

云晓楼吞了口口水。

“嗯,咋了?”某人还是理所当然的样子。

“你以为你几岁我几岁呢?”韩柳叹息。

“没事,反正你也没拿我当男人。”

韩柳翻白眼想回问他:那你是不是也没拿我当女人呢?

云晓楼想赶紧结束这个尴尬的话题,忙举手说:“还是我睡客厅沙发吧,反正也没几天。”

“还是小九住吧,我看你好像受伤刚好的样子,再说怎么着也是他的事。”韩柳两句话总结了议题。

金俊九无所谓的样子,只要人留下就好,傻笑继续。

晚饭金俊九做的,简单的东西尽自己所能变着花样做了四个菜,吃饭的时候也是笑着的,傻子一样。吃完饭就钻了卧室和韩柳讲东说西。云晓楼刷了碗,识相的先回了自己房间,晚些时候把自己的被子拿到沙发上的时候,金俊九还是赖在自己房间没有出来。云晓楼躺在沙发上想,一个人怎么可以这么喜欢另一个人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