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望山

十、包养

望山 苏雷白 3034 2017-04-26 18:26:27

  很晚的时候金俊九被韩柳撵出了房间,看见躺在沙发上的云晓楼,金俊九又把他拎回他自己房间,自己躺到沙发上怎么觉得这么舒服呢,满足的直想叹气。

一夜安眠,金俊九早上起来煮粥做早饭,稀奇的是韩柳也早早起来了,在厨房看着他啧啧有声,赞叹他贤惠的样子。随手打开冰箱,看着里面仅剩的白菜帮子,韩柳默默的关上冰箱门。回身看见刚刚起床,睡眼惺忪站在门口的云晓楼,走过去拍了拍对方的肩膀:“走,和姐姐下楼买点东西。”

没等云晓楼慢半拍的答应,金俊九就凑过来喊着:“我去我去。”不过被韩柳推开了。

“你烦不烦,怎么这么粘人了,你在家做饭,我买了牙刷就回来。”

韩柳抓着一边的云晓楼穿鞋下楼,等走出了楼道,某人好像才清醒过来:“我,我还没洗脸呢。”

韩柳认真的看看对方:“没事,脸挺白的。”

云晓楼别别扭扭的不知道该说些啥,只好沉默着带对方到附近一家中型超市。看着对方买了洗漱用品,又买生活用品,到了后来开始买米买油买菜买蛋买肉……他才好像缓过点神来,吭哧着:“太多了太多了。”

韩柳对他笑了笑,回头和超市的人商量着一会把东西给她送上楼,又让他把地址写好。

出了超市韩柳说:“我这次提前来也是为了早点帮帮你们,你还不知道吧,你住院的时候金俊九把你们的房租都退回来给你交了住院费。我要是再晚来几天,你俩可能就要流落街头了。这事你回去就装不知道吧,他没想说,咱们就配合呗。”

云晓楼呆愣愣的,半天才问:“你都是怎么知道的?”

“不是说了家里早就知道他住这里了,所以之前就和房东打好了招呼,这边一有动静不就什么都知道了。”韩柳觉得全家就她一个明白人,知道早早和房东打好关系。

韩柳把情况直白的告诉云晓楼,免得金俊九在那里装圣母,兄弟情也一样需要经营。

“我们家小九脾气挺好的,就是有时候有点一根筋,他要是有什么事转不过来,你就帮着劝一下,不然就给我打个电话。”韩柳递上一张早就准备好的便签纸。

“你们感情真好,亲姐弟也不过如此。”云晓楼乖乖收好纸条,一边感叹。

韩柳笑了笑算是默认:“你们这一年都忙些什么,我听说你也是离家出走的。”

云晓楼其实要比那个看起来挺精挺灵的金俊九要懂人情世故多了,对方开口就明白人家想知道的不是自己的情况,而是自己家孩子的事。简单的介绍了下自己的情况,就把这一年里金俊九在那里打工,两人去电影厂当群演扮死尸,在哪个场子跳过街舞,还参加过什么选秀比赛的都说了。

韩柳还算会聊天,打听完自己想知道的,好心的问了对方和家里有没有联系,这次再开学要不要想办法一起办了学籍,看着对方沉思的样子,也就点到为止了,男孩子是比女孩子好些,但是在外面混了一年也就可以了,再这样任由发展,学到的东西可并不都是好的。

两人回去的路上买了包子和小菜,走到楼下看见家具店,韩柳又买了一张折叠床让店家送到楼上。

云晓楼有些不明白,韩柳在前边走着回说,住的时间可能不只几天,家里人过来前她都要一直住在这里,总不能让他或者金俊九一直住沙发。云晓楼觉得这和昨晚说的怎么不一样了啊,可是他能问吗?

回了家,对于韩柳买了一堆堆的东西,金俊九接受度良好,理所应当的样子,唯一的一点分歧就是在他想把折叠床放进自己房间的时候,被韩柳拧着耳朵扔了出来,只好撅着嘴把床放进了云晓楼的房间。

这天的晚饭是韩柳做的,三菜一汤充满阳光,云晓楼赞叹这姐弟俩都是如此宜家宜室。金俊九却有点没搞清状况,韩柳做饭的时候他就在后面紧张的跟着,生怕出点什么状况,等到菜上了桌还有点不敢相信的样子。先是充满怀疑的夹了一小口菜,尝过还是很可口的样子,就更是不敢相信了。

“你什么时候学会做饭的?不是这一年里学的吧?为啥啊?你不是早恋了吧?不是为了什么乱七八糟男人学的吧?”金俊九的眼睛瞪的快要只剩白眼仁了。

韩柳一筷子打在对方头上:“做饭需要学吗?你问你老姨,我前些日子头一次下厨就很成功好不好。”她当然不能说这是前世积累的结果,她最拿手的其实是煲汤。

云晓楼边吃饭边赞叹他们家的基因强大,做饭都是这么好吃。看着对方吃的满嘴油光,金俊九刚要出口刺对方几句,桌子下边就被人踢了一脚,看过去,韩柳笑容可掬的问:“你觉得不好吃?”他就什么都不想说了。

几天相处下来,云晓楼就看着韩姐姐买买买,把个本来空空的房子都堆满了,金俊九就在后边把买回来的东西放到它该呆的地方,房间就又变得井井有条,好像本来就应该是这个样子。这几天金俊九连打工都不去了,就在家里跟前跟后的跟着小姐姐转。云晓楼很想说怎么看,都像是一副被包养了的样子,而对象还都是一脸享受的样子,当然他是没胆子说的。

这天晚上他拿了张宣传单回来,犹豫着要不要给对方看,韩柳倒是先发现了,抽过去看完递给了金俊九:“选秀啊,要去吗?”

金俊九看了看点头:“当然去,这就和打鱼一样没准这一网就捞到了呢,你要不要去?”

韩柳没形象的摊在沙发上,呵呵笑:“是不是每个少男少女都有一个明星梦?不过我没有,我上一辈子就没有。”

“那就只能说明你的前世今生都是个老太太,你就只爱钱。“说着弹了弹手里的宣传单,转身和云晓楼说:“咱俩明天就去报名吧。”

“你不爱钱?”韩柳问。

“爱啊,不过你有就好了。你有我有全都有,生不带来死不带去,够花就好的意思。”金俊九也挤进沙发。

韩柳笑而不答,你不爱?呵呵,你以后全身上下的名牌,衣食住行摆的那些谱,哪一个不是钱堆出来的,老话怎么说?人不能把钱带进坟墓,但钱却可以把人带进去。只不过现在说这些都还太早,孩子太小,总还需要做梦。毕竟人生的一切快乐,无非来自于幻想。嗯,所以我们才会觉得自己好像一直都挺快乐的。

韩柳说:“我们上楼下吃宵夜吧,我看楼下有个大排档,预祝你们选秀成功怎么样。“

金俊九没骨头一样靠到她身上:“你是想喝酒了吧,要不要先跟你娘亲报备一下。”

“你知道什么叫会说话的哑巴吗?”韩柳好看的小手摸上了对方好看的耳朵,一下一下的抚摸。

金俊九扑棱一下坐起来,抢救回自己的耳朵,伸手用力的揉搓,把那痒痒的感觉搓掉:“走吧走吧,喝吧喝吧,其实我觉得喝酒总比抽烟好。”

三个人蹦蹦跳跳的跑到楼下大排档,点菜前,韩柳就先要了酒,啤酒白酒都要了。金俊九翻白眼,一副果然如此的样子。酒一上来,金俊九自动自发用牙嗑开瓶盖,给某人满上,菜还没上,对方就嘬了一口,老酒鬼的样子。这个样子的韩柳云晓楼是没见过的。金俊九呵呵的笑:“什么形象都幻灭了吧?这就是本质。”韩柳是满不在乎的,酒过三循菜过五味,大排档里的人也多了起来,她看见隔壁桌上的人就发了呆。金俊九回头看了一眼,没看出所以然来,就问怎么了。

韩柳歪着脑袋,傻笑着伸手指头指着那一桌:“那个小哥哥长的可真好看啊。”

金俊九刚进嘴的一口酒就喷了出去。

韩柳的声音不小,旁边几桌都能听到,沉默中等着好戏上演,云晓楼忙回身和那一桌的人解释:“喝多了,喝多了,小姑娘失恋了脑子就不清楚。”

那个被指长的好看的小哥哥长了一双好看的桃花眼,听了解释看了一眼,笑了笑没有搭话。

“回家回家。”金俊九忙着结账,可不能再在这丢人现眼了。一边把某人还要指着另一桌的手指头掰回来,他给她掰折了的心都有。

酒品一般的韩柳被人带离大排档时还往后看,嘟囔着真好看啊真好看。

金俊九扶着人,那人就一直往地上出溜,没办法只好让云晓楼帮忙,把人架到自己背上,腰直起来的一瞬间好悬没趴到地上。靠,这也太沉了!

“你能减减肥吗?”金俊九把人向上用力拖了拖。

“不能。”喝多的某人回话逻辑清楚干脆。

金俊九咬着牙向前走,云晓楼在旁边扶着说:“要不我来背吧。”他的身板怎么看着也比瘦瘦的金俊九壮些。

金俊九没吱声,继续往前走,心里想着自己是不是应该健健身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