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望山

十三、肤浅

望山 苏雷白 2288 2017-04-30 19:13:43

  开学的日子,虽说家里不想韩柳住校,却还是要办理入住,起码军训期间是必须住校的。韩爸韩妈后边跟着尾巴金俊九一起送韩柳开学,几个人挤进学校安排的八人寝。

韩柳的床位就在门口的下铺,而她们寝室的对面就是洗手间。金俊九感叹这风水也真是没谁了……

寝室里其他几个人都是家在外地,早早就到了,韩柳是最后一个,有六个室友的家长已经离开,现在寝室里除了她之外还有一个室友的父母在,而且好像还有点故事。

就听那个室友的父母对另一个室友说:“你看学校明天说要检查,要求床单被罩必须统一,可是我们刚才把学校发的都洗了,能不能借你的用一用。”

被问的小姑娘吭吭哧哧也没说借还是不借。

那对父母又开口了:“你收拾东西的时候我看你家不是给你准备了两套吗,把你的借我们一套就行了,都是一个寝室的帮帮忙。”

话都说到这份上了,那姑娘是不借也不行了。那对父母把床单拿回自己女儿床位,三口人还交换了一个有些不屑的眼神。

韩柳家收拾床位的时候,发现自己的床底下已经堆满了东西。上铺的女孩探出头来:“我看你没来,我东西又没地方放,就先放了,我们上铺没有床底下可以放东西,你的床底下我们共用一人一半吧。”

听起来好像有点道理……韩柳笑笑点了点头,那女孩伸出手:“你好,我叫苏苒。”

“你好,我是韩柳。”认识了第一位室友,住在上铺的她。

收拾完东西,韩柳把父母和金俊九送出寝室楼,让他们赶紧回家。韩妈拉着闺女的手:“我突然觉得其实你住校也不错。”

一边的韩爸有默契的点头:“学校也是个小社会,住校更能体验真正的生活,免得以为大家都是“住在你上铺的兄弟”,世界大同亲如一家。”

金俊九拍了拍她的肩,语重心长:“打架的时候记得喊我。”

韩柳无所谓的耸耸肩:“其实我觉得挺好的,起码目前看来都是有话直说的,真小人总好过伪君子。重点是我不大方,但也不是小心眼的,你们尽管放心。”

送自己家人离开,韩柳回了寝室,开门的瞬间,砰的一声就把门口的暖瓶踢碎了,看着那个碎掉的暖瓶,韩柳愣了愣,眼熟后认出那是自己带的。寝室里谁也不吭声,半天,上铺的苏苒才开口:“我刚才去打水了,我不能碰冷水,所以家里给我准备了两个暖瓶,没地方放,就把你的挪了挪地方。”

韩柳看了她一眼,没说话,拿了扫帚把碎暖瓶收走。看时间还早,决定给自己去买个新暖瓶。

学校的林**上,开学这几天都是卖东西和社团招新的师哥师姐,热闹的不得了。韩柳痛快的买了个新暖瓶,不想马上回那个寝室,就在摊子之间晃悠看热闹。

转了一会,突然就觉得有一个地方好像很晃眼,看过去时,有一瞬间韩柳觉得好像电影镜头拉近一样,那个中心像漫画一样闪了钻石的光,还有花朵做背景。心念百转间,人已经走到了跟前,手摸到桌子的下一秒就说:“师哥,我要报名。”

蒋瑜抬眼打量突然天兵天将样出现在眼前的妹子,然后眼光扫到自己身旁几位陪榜的招新社员:“刚才谁说我没号召力来着?谁说请我来是浪费粮食的?”

旁边一眼镜妹撇撇嘴,推了推眼镜,不理他,摆上和蔼可亲的脸,笑咪咪的看着韩柳:“这位学妹,你别只看见师哥,旁边还我们这好几位活生生的师姐呢喂。”

蒋瑜把眼镜妹往旁边推一把:“你别吓到人,小师妹明显是冲我来的。”

“你俩一边吵去,这位同学你知道我们是什么社团吗?”总算有个靠谱的师姐点到了正题。

韩柳把身子直了直,视线向他们桌子后边悬挂的横幅看了过去,然后一脸黑线,难怪这里会门前冷落车马稀,只见红色条幅上六个黑色大字嚣张至极——大腿舞俱乐部!

看那新来的妹子身子好像向后缩了缩,眼镜学姐忙探过身子,一把抓住对方的手:“师妹啊,你别怕哈,那个就是一噱头,我们是正经的舞蹈社团的,到现在可就你一个人肯赏脸啊,这就你刚看上的那个不靠谱的师哥,一个人创意的招新横幅,你看在他人比花娇的份上就先深入的了解一下吧。”

这位师姐的话,可是越说越像拉皮条的啊,可是韩柳还觉得挺顺耳的。好似不经意的把视线扫到整个招新组里唯一的男性,主角师哥蒋瑜身上。哎呀,还是记忆里一样的经典长相……可以这样形容吧……有名句这样贴切的形容过:粉面含春威不露,朱唇微启笑先闻……好吧,那是形容王熙凤的。

蒋瑜好似看出新师妹的“彷徨?”,给她一个迷人的微笑,然后解释道:“这里当然是个正经的舞蹈社团,就是我想不正经你们学校它也不让不是,所以你尽管放心的加入吧,至于我做的广告没人青睐,那是他们的品味问题,师妹你慢慢就会发现,那些个不喜欢我,不懂得欣赏我的人都特别的肤浅。我很高兴认识师妹你啊,一看你就不是一个肤浅的人。”

==……

“话说,师妹你会跳舞吗?我们可是正经的舞蹈社团啊,不会跳舞就没法加入了,难得遇到你这样有品位的师妹,你会跳舞吧?”蒋瑜星星眼望过来。

“以前学过几年,后来就没再练了。”韩柳看了看手里的报名表,填还是不填这是个问题。

眼镜师姐摸下巴:“你会一字马吗?”

韩柳忙点头,这个她会。

眼镜学姐拍巴掌:“那就没问题了,来填表吧。”

一字马?韩柳又抬头看了眼那社团招新的条幅,觉得他们好像真就是大腿舞俱乐部的样子啊。

眼镜学姐在一边指点怎么填表一边说:“我们可是正经的舞蹈社团,都是可以算得上专业级的舞蹈人,咱们社团唯一跳舞不咋地的就是你面前这位师哥了,他在咱社团的作用只有一个,就是招牌。我们社团的“教义?!”是,语言是花朵,行动是果实,所以你这位师哥就是我们的花朵哈哈哈……”

看着韩柳填完了表,眼镜学姐接过来收好。

一旁蒋瑜冲韩柳灿烂一笑:“师妹,有个事忘了和你说,我不是你们学校的,就是来客串一下,师妹不要太失望。”

那笑容在今日的阳光下有了闪光……好吧,那只是牙比较白。

有人说所有的一见钟情都是见色起意,日久生情不过是权衡利弊……那么她对他就是权衡利弊后的见色起意……

至于那习惯使然后的白头偕老,和她真的没有关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